《穿越成又奶又A的疯批兽医》小说章节目录吕家,莫恕全文免费试读

虞柏舟面无表情地往旁边挪了挪。

两人也默契地跟着往旁边移了移,眼睛却一直盯不能动弹的火王。

此时此刻,溯阳和莫恕除了惊叹,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莫明有点同情这家伙,被一个小丫头治得服服贴贴,估计圣王看到也要感叹:儿子终于遇上克星。

望着发出亮得刺眼光芒的医用电筒,吕微霜满意地点点头,再次用木棒抵住火王的嘴巴,细细检查他的口腔情况。

虞柏舟看看土豆又看看吕微霜,目光不觉移到旁边的药箱,药箱分成好几格,每个格子里面整齐摆放不同的瓷瓶,以及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工具。

吕微霜经过一番观察后,很快就发现问题。

火王的后槽牙处一片红肿,明显的发炎症状,脓包已经相当的明显。

取出手套戴上在红肿的牙龈处慢慢地摸索,指腹感觉到异物在存在,伸手从药箱取出一把拔牙钳。

故意开合两下发出咔嚓的声音,骤然看到拔牙钳,再听到那个声音,火王差点吓尿了,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虞柏舟。

吕微霜心里暗暗偷笑,让你刚才凶我,面上却故意安慰道:“放心,方才麻醉剂的剂量,眼下就算给你开膛剖腹,你都不会有痛感,拔掉一颗牙就更不会有感觉。”

听到要给他拔牙,火王直接泪奔,可怜兮兮地看着吕微霜。

看到火王被吓成这样,吕微霜憋着笑,悄悄拿出镊子,从脓包里面拔出一根东西,看了看放到旁边的盘子里。

再拿出一支空针管,火王吓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虽然没有痛感但仍能感觉到,有异物扎进自己的牙肉里面。

片刻后吕微霜拔出针管,把里面的东西也挤进盘子里,如此反得几回直到抽出来是鲜血为止,又在牙龈上抹了药才长呼一口气道:“亏得发现及时,你这口虎牙算是保住。”

从药箱里取出一青两白三个瓷瓶,举起青瓷瓶道:“这瓶是口服药,另外两瓶是含服,上面有服用说明。”

溯阳上前想接过来药,就听到吕微霜道:“出诊费、医疗费、麻醉费、药费,加上你们承诺给我的住宿费,总共是纹银……十两,如果你有办法送我出城可少付五百钱。”

“先付账再取药,你们谁付钱。”

吕微霜回头问身后三名男子,莫恕和溯阳看向虞柏舟。

虞柏舟盯着盘子里东西问:“盘子里那根是什么东西?”

“是一根鱼刺。”

“你自己付钱。”

吕微霜刚答完,虞柏舟就冷冷开口。

他的话明显是对火王说的,吕微霜马上看向火王。

尽管不知道虞柏舟为何拒绝付账,肯定是跟那根刺脱不了关系,吕微霜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火王嘴里哼哼几声,目光不屑地瞟向别处,他不知道吕微霜懂兽语,已经知道他不打算付账。

吕微霜从药箱里出一把手术刀,抚着刀刃道:“小人平时也接些阉鸡、阉猪啊羊啊的活,经常有酒楼会从小人手上买走各种蛋蛋,据说蛋蛋不仅是一道美食还能壮=阳。”

火王:“吼呜……”你是什么意思。

吕微霜解释道:“雪虎的蛋蛋,肯定能卖出大价钱。”

嘶……

溯阳倒抽一口气。

莫恕脸上的肌肉也狠狠抽了抽。

他们没想到有人敢威胁火王,没想到火王会被人威胁。

望着锋利的小刀,火王眼里划过一丝恐慌,嘴里还发一阵阵呜鸣,像是在向虞柏舟求助。

虞柏舟冷哼一声算回应,吕微霜已经绕到火王身后:“殿下,您有所不知,火王没蛋蛋是好事,以后他绝对不会整天想着找母老虎。”

“当真?”虞柏舟问。

“当真。”吕微霜道。

“呜呜……”火王发出一阵阵哀鸣。

吕微霜伸手揪起火王的尾巴,正要下刀时忽然又道:“缝合伤口的线有两种,一种是常见缝合线,还有一种可吸收缝合线,你们想要哪一种?”

“有什么区别吗?”

见识过她的土豆点灯后,虞柏舟对吕微霜的东西感兴趣。

吕微霜头也不抬道:“前者要拆线后者不用,当然价格后者也比前者贵。”

“能用在人身上吗?”

鉴于自身的职业,溯阳也忍不住好奇开口。

吕微霜想一下:“理论上是可以的,只是小人没有在人身上试验过,兽医嘛不能拿人开刀。”

“好了,说了这么多,问了这么多,你们到底付不付钱。”吕微霜再次开口要钱,殿内几人统统都不吭声。

果然大户人家的钱不好挣,吕微霜忽然认命地叹了口气,默默放下三瓶药道:“都这个时辰,家中还有老弱病残孕需要照顾,告辞。”

“你不要钱了?”虞柏舟问。

“就当小人做好事不求回报。”

吕微霜委屈地扁扁嘴,肚子还很配合地发出咕咕的声音。

晚饭没着落,钱也不敢讨,吕微霜眼下的要求降到很低——活着走出暮云山庄。

虞柏舟盯着吕微霜不发话,吕微霜拉一下腰带勒紧肚子,若无其事地整理好药箱,仍然希望有奇迹发生。

结果却让她失望了,迟疑一下小心翼翼道:“那个……钱你们可以不给,但是之前说好会给小人解决出城问题,你们应该不会食言吧。”

“是谁说过这话?”

溯阳看一眼七皇子故意问吕微霜。

吕微霜马上明白了,反正没有力气辩论,行了礼背着大药箱识趣地离开大殿。

溯阳若有所思道:“殿下,您有没有注意到,方才她明明有看到你的脸,怎么会没有半点反应啊?”

若在平时有女子能看到虞柏舟的绝世容颜,没有疯掉、晕倒最少也会大声尖叫,这小丫头平常得跟没看到似的。

虞柏舟斜了他一眼,溯阳顿时闭紧嘴巴,俯身捡起地上的土豆道:“我送去厨房,属下今晚忽然有些想吃土豆。”

抱着土豆离开时,漫不经心道:“到底是从暮云山庄出去,殿下还是让人在暗中盯着她,以免得她被宵小盯上。”

“莫恕。”虞柏舟冷冷开口。

“是,卑职马上去安排人。”莫恕匆匆离开大殿。

原创文章,作者:霜十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4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