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仙族》小说章节目录林世尘,林永华全文免费试读

感受完自身变化后,林世尘还是决定要找林永华请教往后修行方向。

走出洞府,满头白发的父亲孤身一人等候于洞府不远处,离开了山顶修炼,林永华脸色更加苍白,偶尔会发出咳嗽声,修士是不会出现什么疾病的,这咳嗽声证明了修士一定有内伤在身。

“哈哈哈,尘儿,恭喜成功筑基。”林永华看着往自己走来的林世尘,苍白的脸上也难掩此时他的喜悦之情。

“幸不辱命,有父亲的指点,筑基时所谓的难关并非坚不可摧,请父亲指点孩儿筑基后的道路,孩儿想以最快速度成长,为家族分忧。”林世尘看着苍老的父亲,想到家族目前的困境,筑基的喜悦冲淡了不少。

“去吾洞府谈这些事情吧,你可以试试御物飞行了,相信这法术对你来说并不困难。”林永华已经祭出他的飞剑,向山顶飞去。

御物飞行当然难不倒林世尘,这门法术需要神识和灵元共同支撑,如果修士没有到达筑基期,灵气没有转换成灵元,难以支撑起御物的高度及速度。

神识则是判断周围是否有障碍以及控制方向,如果神识不强,高速飞行中如果碰到障碍物,危险可想而知。

自行筑基的林世尘无论神识还是灵元都远超同阶,御物自然没有问题,关键是他现在没有拿的出手的法器来御呀!!!

神识进入储物袋,唯一拿的出手,让自己能显得潇洒一些的,也只有一柄一阶中品法剑,用神识先笼罩整柄法剑,随后附上灵元,一跃而上,林世尘开始往山顶飞去,在空中划出了美丽的‘曲线’。

林永华看着歪歪扭扭飞来的林世尘,看着儿子脸上难得露出的少年心性的笑容,眼中却显出了无奈之感。

一种不能给予儿子更好修炼资源的无奈,对家族前景的一种无奈,甚至有一种对天道不公的无奈,但他明白,一切的无奈都源于自身的不够强大。

随着林世尘下了飞剑,林永华与林世尘进入洞府。

林永华大手一挥,洞府里一些细小的灰尘飞出了洞府,这是一个简单的法术,‘驱尘术’。三阶灵脉尘埃之物稀少,能让洞府附着一层细小的尘埃,说明了林永华离开洞府已有些时日。

父子二人在一副茶具前盘腿而坐,林永华沏完一壶茶后,说道;“所谓一入筑基,仙凡永别,似你刚刚御剑而来一般,炼气修士无法企及。”

“而进入金丹期,才算是真正的修仙者。结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为父在修仙之路上也如同稚童一般,蹒跚学步,以后我们的交流便为同辈交流,并无指点一说。”

“孩儿以为,仙之所以为仙,以‘仙’字为例,先为‘人’而后入山中修行,孩儿先要做好‘人’这层,再想成仙之说。”

“不管修为如何,您都是孩儿父亲,您对孩儿所说之言,孩儿都会当成指点与教诲” 林世尘认真的说道。

“你的观点并无错,所谓财侣法地,侣可以为异性道侣,也可以为亲友,你已筑基,行为不必如此拘谨,修仙之路漫长无边,寻觅有相同目标且同行者难之又难,你现在这段路,为父与你并肩前行,我们可视作彼此的侣。”

“但每个修仙者都会有各自的道,也就有各自的路,我们终将在某个路口分开,而前路或许会出现新的侣,又或许孤独一人,为父的情况你也明白,希望你在修仙之路上能看见比为父所见更远的风景。”

“你现在进入了筑基期,可以看出你想少走弯路,追求极致的修行速度,在妖兽之乱前达到金丹修为,为家族分担压力。”林永华说到这,眼神望向林世尘,这是询问的目光,但显然他知道答案。

林世尘点头回应,显然林永华还有话没讲完,让林永华继续。

“这做法为父认为不妥,刚才为父说过,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的道,让家族重新崛起在你心中如同你一人责任,这不可取。”

“家族强大是所有家族成员共同的责任,并不需要你一力承担,在坚持你的道下,你只需为之付出你力所能及的力量便可,不要让家族成为你的梦魇,这是为父不希望看到的。”

“而家族是否能重新崛起,也不是凭一人之力可改变,这不仅需要更多的天骄还需要些许机缘。”

“相信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应该明白,你需要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才能在修行上走的更远,以其固步自封的修行,倒不如去慢慢窥探这世界所蕴含的真谛。”

“况且家族里能对你修炼提供的资源已经不多。”林永华的声音依旧很轻,但每句话对林世尘来说如暮鼓晨钟般,让他对修仙有了全新的认识与方向。

“既然孩儿要出去历练,有目标的出行才能够让孩儿内心有充实感,相信这世间应该有治疗父亲伤病的丹药或天材地宝,我想以此为目标出去历练,还望父亲如实相告。”林世尘道。

“为父受伤之后,与外界的联系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对于妖兽丹火的去除方法,也是从书中所得,现在确定有效之物为‘地脉石乳’,并且要三阶地脉里的‘地脉石乳’才能有效治疗好此伤病,量需要五斗以上。”

“这等天材地宝如果被发现必然第一时间被收集,难有遗留,而三元洲被人族掌控的三阶地脉寥寥无几,我们家族族地也只是普通的三阶灵脉,并没有其余属性地脉及伴生灵宝。”

“这‘地脉石乳’算是伴生灵宝,一般是在土属性比较重的地脉中有几率出现,如果周围有灵脉大概率已被挖掘或被金丹妖王占据,妖王不是你现在所能抗衡。”林永华说到这时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说到实力问题,你筑基前,法术练习的较少,理解较深的应该为《玄火天雷功》,施展这门功法中的法术,杀力在同阶中应为上层,对攻情况,以你的自行筑基的底蕴来说,筑基一,二层修士会败于你。”

“但如果遇到土属性为主的防守型修士,会比较麻烦,你要填补的法术,需以攻克土属性防御为主,有良好的法器,法宝也有办法攻克土属性防御。”

“战斗方法根据你自己的喜好来决定。修士有些喜欢大开大合,有些喜欢攻守均衡,有些喜欢防守反击,寻找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也属于修炼的重要环节”林永华还是谆谆善诱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家族成员不知道孩儿突破筑基,孩儿想以炼气九层的散修身份外出历练一番,孩儿认为使用法术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孩儿想从低阶法术开始学习及使用,这样利于对高阶法术的理解。”

“对于家族现状孩儿也了解一些,如果知道孩儿外出历练,不排除黄,李两家人铤而走险。”

“如果引起落英宗金丹修士的截杀,必然无生还可能。”

“所以孩儿想学习一门能够遮掩修为气息或防止探查真实容貌的法术。”虽然要孤身一人外出历练,但看的出林世尘还是满怀信心与期待,双眸中透着坚定。

“提到这些家族纠纷,为父还是说一些对现在局势的看法。首先是李,黄,洪三家,李黄两家因为利益关系可看成盟友,洪家想要从他们手中再分得更多的利益暂时很难,所以只能和我们保持着联系。以洪家族长的品性,可以算是值得信任的盟友。”

“而我们林家算是战力最强的家族,怀义老祖是制符大师,家族的三阶符宝储备还算殷实,这也是我们屹立不倒的底牌。因为要面对妖兽之乱,在道义面前我们四个家族表面也暂时保持着友好状态。”

“洪家借着和我们联盟的关系,也多摄取了一些原本属于我们的资源,但也算代我们保管,和我们也有一定的分成,洪家那边你有空也可以去多走动。”

“坊市,灵石脉,矿石脉都需要筑基修士坐镇,否则难以抵御散修,魔修,妖兽的攻击。虽然我们林家战力最强,但筑基修士只剩我以及你二位爷爷。”

“你二爷爷和五爷爷都是二阶炼丹师,没有越阶战斗的能力,在丹道上也被玄火门和落英宗的两位炼丹师压制,没有独属于我们家族的丹方,导致炼制二阶丹药产生不了太大的利润,只能炼制使用较广的一阶丹药在坊市售卖。”

“你两位爷爷都是三灵根,靠着他们炼丹师的身份,才保证了正常筑基修炼资源,他们还要轮流去风云坊市镇守,修炼时间也减少许多。如果没有天材地宝或者机缘,筑基后期便是他们的极限了。”

“李,黄二家因为有足够财力购买落英宗的筑基丹,筑基修士保持着稳定增长,李家前几年就确定了有七位筑基修士,而黄家就在前几日也有了第七位筑基修士,请帖在你五爷爷那,你五爷爷过几日就要去参加他们的筑基宴会。”

“至于三元洲中,有二到三个筑基修士镇守的家族比较少,这些小家族还不至于心大到窥探我们林家的资源,这些小家族暂时不足为虑。”

“根据我的分析,当初让怀义老祖与尊觞老祖陨落的两场战役,如果不是意外,当时只有风云门有祸水东引的能力,我也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家族一直没有派遣灵根好的家族成员去拜入风云门,拜入风云门中资质最好的家族成员也是三灵根修士。”

“风云门未必没有防范我们林家的心思,我们派去的家族成员从未得到过重用,我们家族的前路是艰难的,你此番外出要以谨慎为主,保全自己为首要前提,不要做力所不及之事,对于能治疗我伤病的天材地宝不是你的实力能获取的,你要知道如果四十年内你能结成金丹,才有能力为家族守护住下次妖兽之乱,林家才有重新崛起的可能。”

“你隐藏修为外出历练的想法我是赞同的,以炼气九层的散修身份外出历练,可以更快的让你看清修仙界的复杂,你筑基成功的消息为父也暂时不会在族内公开,你筑基时的异象为父已经帮你遮掩,除了我暂时只有你五爷爷知晓。”

“不过为父对于隐藏修为的功法没有研究,你可以去藏经阁多翻阅一下,金丹期以下的功法我们家族还是比较齐全的,法术的修炼,入门比较简单,但想到达精通的境界,需要花费心思研究与实战积累。”

“这是怀义老祖留下的符宝,‘天雷玄火符’,这符宝与你的灵根契合,你现在应该可以发挥出此符箓四到五层的威能,等闲筑基中期修士难以抵挡一击,运用得当,对筑基后期修士也能造成伤害。”

“每个符宝能发出三次攻击,这三张符宝可当底牌使用,还有这枚令牌可以自由出入林家的大阵,希望此番外出,你能有所收获。”林永华说完,三张符宝和一枚令牌便缓慢飞到了林世尘面前。

林世尘收取了这四样物品,道;“孩儿研究完法术后,便会自行离去,尽量不惊动族内修士。”

拜别父亲,林世尘施展轻身术便离开,先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原创文章,作者:南泉居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3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