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夫人捉鬼超厉害!》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逆袭:夫人捉鬼超厉害!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星河逐风

简介:【强强+马甲+捉鬼+甜宠1v1】  边境大佬顾墨重生成林家刚领回的女儿,一天撞鬼三次,实在扰人心神,亲自上演徒手捉鬼,一只比一只捉的欢。  鬼:你别过来啊啊妈妈有人捉我!  众人评价她:花痴无脑,愚蠢草包!  她摇身一变,商界巨鳄,玄门宗师,机甲教授统统在她面前称臣!  一众大佬争着抢着要给她介绍自家儿女,这位却悄无声息和楚家那位搞上了。  楚二爷:给我介绍情敌?来,保证他能活着回去!

角色:

《重生逆袭:夫人捉鬼超厉害!》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逆袭:夫人捉鬼超厉害!》第1章 边境王者,绝世陨落免费阅读

“你不是喜欢躲在厕所吗,喜欢厕所还是马桶的味道?!啊?”

黄少紧紧揪住手下女孩长而浓密的头发,迫使她跪在马桶前,将人按在马桶上,嘴角勾着满是恶意的笑容。

浓郁而妖娆的血红顺着瓷白的马桶往下流,流的满地都是,染红女孩的衣裳,晕开大片血花。

“这么喜欢马桶,那你就去吃屎吧!”黄少哈哈大笑,身边两个小弟也跟着叫嚣附和。

“黄少,这臭丫头就是犯贱,吃屎绝对会乖一些!”

“刚好我这边可以录个视频,到时候往校网一放,哈哈哈……她绝对没脸再呆在云京一大了!”

女孩不堪受辱,疯狂挣扎,额头的鲜血不要命地往外涌。

“还敢抢我们云妹的男朋友,你怎么不去死呢?!”黄少眼中闪过阴霾,手指紧紧勒住她的脖颈,将女孩的脑袋往马桶里使劲按。

女孩张口咬住黄少的手臂,力道之大,狠狠撕下一块肉来。

鲜血横流,混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

黄少吃痛,一把将人甩出去。

嘭——

地面瓷砖碎裂,女孩毫无声息躺在血泊中。

两个小弟吓傻了。

“黄,黄少,怎么办,她该不会死了吧!”

那么重的一声嘭,地面都碎了,怕是人脑袋都撞坏了。

其中一个犹豫地走上前,伸手探女孩鼻息,当即一惊,猛然缩回手。

“黄少,真,真死了……”

黄少紧紧捂住流血的手臂,额上冒着冷汗,他冷冷看着地上的人,“怕什么,是她自己在厕所不慎摔倒,脑袋磕在地上,这里又没有监控,当然是咱们怎么说就是什么!”

手臂的伤口需要处理,他狠狠啐了一口,“真是晦气!这种垃圾死在我眼前,我都嫌脏!”

说着黄少不再看地上的人,准备离开这里。

脚踩在女孩的血中,一只瘦弱满是血污的手突然拉住他脚腕,力气死紧死紧的,指甲仿佛要嵌进血肉中。

两个小弟惊叫。

“活了!怎么又活了!诈尸啦!”

黄少低头一看,顾墨正睁着一双冰冷狠厉的眼睛看他,那眼睛混了鲜血,眼珠子都是红的,带着无限凉薄与冷意,如冬日寒潭散发凶戾之气的野兽,死死盯着他。

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顾墨那个臭丫头怎么可能露出这种骇人眼神。

黄少想踢开她的手,却没能甩掉。

“臭丫头!你给我松开!松开!”

掐着他脚踝的手非但没松,还越来越紧,周围一圈皮肉变得青紫,溢血,还有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钻心的疼痛从脚踝传来,黄少疯狂大叫。

“啊——臭丫头!我的脚!你们两个还站着干什么,赶紧把人给我拉开!”

他刚说完,脚下被人用劲一扭,肉体落地发出沉重闷响,直接摔得他昏天黑地,眼冒金星。

顾墨整个人好像从血池里捞出来的,脸上是血,白衬衫也全是血,指尖还有未凝固的液体缓缓往下滴。

她阴沉着一双墨眸,似深不见底的漩涡,慢慢站起身来。

腰背笔直如松,双腿修长优雅,微卷的发披在身后,几缕垂在胸前,凌乱而恣意,绝世独立。

气势陡然变了,空气一瞬间凝固,压迫的人直喘不过气来。

“你们两个还站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抓住,往死里打!这种垃圾东西就应该去跪着吃屎!”

黄少脚腕疼的直冒冷汗,他心里那叫一个火气旺盛,快把天烧出窟窿来了,眼睛瞪着顾墨,喷出火苗。

两个小弟相互对视一眼,张牙舞爪扑上去。

顾墨轻蔑瞟过两人,抬手拉住一人伸来的胳膊,狠狠反折一拧,同时旋身跃起一脚,踢在另一人胸口,直接把人踢飞出去,撞到墙面摔在地上。

脚尖踹中手里人的膝弯,迫使他跪在地上,一条腿屈起,脚底踩上他的后背,留下一个血印子,狠狠下压。

她凤眸微眯,神情狂野又放肆,极为嚣张。

“一群渣滓!爷手下不知多少亡魂,你们还不够给爷儿添菜的!”

黄少见她轻而易举把两个大男人制服,终于感到害怕,惊恐倒退,想站起来逃跑,脚上的疼痛却让他无法立起。

耳边尽是哀嚎,顾墨不为所动,下颌微抬,朝黄少冷冷一笑,把脚下的人踢到一边,朝他走去。

黄少哆哆嗦嗦往后退,“你你你,你不是顾墨!你是谁!”

“我就是顾墨!”

顾墨伸手揪住黄少衣领,将人拖到马桶前,纤细手腕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掐住他的脖颈,狠狠抡进马桶。

“想吃屎是不是,我向来是个大方的人,满足你!”

黄少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已经进了马桶,拼命挣扎也挣不过,顾墨就是有雷打不动的力气,死不放手。

她眼眸狠戾,眼看着马桶里的人不动弹了,才把人扔出来,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见。

“记好了,下次别来招惹我。”

顾墨轻哼,目光冷冰冰扫向另外两人,嗓音低沉警告。

“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明白吗?”

“明白明白。”还勉强清醒的两个小弟慌不迭答应,神情畏惧。

开玩笑,顾墨明显被刺激的不正常了,变了个人似的,不赶紧答应那不赶着找死吗。

顾墨走到门口,拧了拧厕所门,没拧开,被锁住了。

后退两步,猛地发力踢在门锁上,谁知用力过大,一指宽厚实的木门居然应声而倒。

她摇摇头,“啧,真不禁踹。”

走到走廊上,温暖的阳光照到顾墨侧脸,她睫毛微颤,抬目朝天空望去,悠悠白云,天幕湛蓝,正如蓝色汪洋中那巨大游轮,熊熊爆炸中烈火燃烧的灵魂。

谁能想到纵横边境十余年的边境王者狂墨,会重生到一个十八岁刚步入大学的女孩身上。

这个女孩,和她同名,也叫顾墨。

浑身血衣走在广阔校园里,路过的人议论纷纷,指着她小声嘀咕。

“看,这不是顾墨吗?”

“她一身血是怎么回事,哈哈,被打了吧?”

“看着被打的挺惨呢,一个花痴草包,敢觊觎咱们男神,活该被打!”

“就是!”

……

陈明珠正在宿舍楼下面的花坛边拿着猫粮喂猫。

一只小黑猫和三花正优雅地坐在地上吃猫粮。

她看着小猫,露出温柔的笑容,伸手轻轻摸摸小猫的脑袋。

一抬头,顾墨浑身血红从旁边走过去,她吓了一跳。

“顾墨!”

顾墨停住步子,扭头看她,目光犀利而冷然。

“有事?”

顾墨头疼的厉害,神色不耐,显得五官精致的小脸很是阴沉。

“你这……”陈明珠欲言又止,见旁边不断有人朝她们瞧,先把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褪下来,给顾墨披上,“你先披着,这么多人看到,对你不好。”

顾墨斜睨她一眼,又看看地上吃猫粮的两只猫。

“谢了。”

说罢转身,走进宿舍楼。

青城苑是云京一大独属感知学院的宿舍楼区。

随着先进时代到来,少数人觉醒一种名叫感知的东西,感知相当于奇幻小说中的精神力,这部分人通过感知,可以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

云京一大是第一所开启感知学院的大学,招收所有觉醒感知力的学生。

只是针对感知的了解尚在摸索阶段,整个感知学院,只分了五个系种。

机械系。

指挥系。

机甲系。

操控系。

特殊系。

上四系为主,没有四者天赋的学生,则留在特殊系。

感知学院内体系不同,也是整个一大竞争最激烈的学院。

此时正是九月,刚开学没多久还未分系的时候。

而顾墨疯狂追求校草季南风的事情,已经在校网挂好几天了。

顾墨找到306号宿舍。

四人间的宿舍,已入住三人,宿舍内部条件不错,全木质一米五上下铺大床,配套有小客厅洗手间淋浴室,还给学生单独准备一间大书房。

顾墨下铺就是陈明珠,另一个室友不在。

她脱下身上脏污的衣裳,冲澡,换了身简练舒适的黑白休闲运动装。

一头栽倒床上,睡觉。

睡到一半,床下传来细细碎碎的动静,好像有人用指甲划拉床板。

尖锐刺耳的声音让顾墨无法忽视。

她烦不胜烦地翻身。

那动静依然在。

呲啦。

咯吱。

顾墨一下恼了。

她伸手抄过床头的小白兔毛绒抱枕扔下去。

“别吵!看不到有人睡觉?再吵把你打散了!”

床下终于消停。

顾墨这才进入梦乡。

每个人人生中,自己都是主角,而很多女主,重生前都眼瞎过,顾墨也不例外。

6666年,8月,公海。

残阳似血,火烧云卷。

足以承载几万人的巨大豪华游轮熊熊燃烧,火光漫天,黑烟翻腾直上九万里。

顾墨一身精心准备的纯白礼服裙沾染了灰烬,右腹处殷红渗血。

她站在甲板上,微微弓腰,右手紧紧捂住伤处,凤眸犀利,直直盯着对面同样白西装的俊美男人。

两相对峙,气势不弱半分。

“顾墨,你命数已尽。”萧如明神色淡漠,双手背于身后,轻描淡写诉说一个事实。

他身旁是十几个黑衣保镖,个个武力不俗,手持枪械。

“呵。”顾墨痛心疾首,语气悲怆而酸楚,声声泣血,“如明,我们相伴十年,我护了你十年,追了你八年,现如今,你都没有半分心动吗?”

“没有。”

萧如明答的干脆,那令顾墨无比熟悉的眉眼再也没有了曾经温和的笑,只余刻骨铭心的恨,对她的恨。

那些隐藏的,在心里随着一年年流逝而生根发芽的仇恨藤蔓如潮水涌出,淹没他,也淹没顾墨,死死将两人缠绕在一起。

“尽管你对我好,但我不会忘记,你害死了我父母,让我家破人亡,寄人篱下!”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十年了,他盼了十年,终于盼来今天,大仇得报!

顾墨黝黑的瞳孔里衬着燎原烈火,火势滔天,燃烧了巨大桅杆和船帆,背景是末日般的夕阳,前路黑暗没有尽头。

大火烧尽她的心意,烧尽以往种种,烧红她的眼。

今天是萧如明的生日,她准备了一场盛大惊喜,现在全变成泡影,泡影随着她的心,碎成一半半,渣子都不剩。

顾墨此时才明白,这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是她为自己编织的梦,一场凄凉又荒唐的风花雪月。

她早该清醒了。

顾墨额上冒着细密汗珠,强撑直起身体,忍着心痛,扬声放肆大笑,眼泪却不自觉流下。

“我顾墨,纵横边境十余年,也有眼瞎到这地步的份儿上,我承认,那场意外是我造成的,你父母也是因我而死,我已经尽力在弥补了,这十年,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金钱,权利,势力!”

“你说你想在世界最高的建筑上留下你的名字,我就亲手设计了这世上最高的塔,在塔顶烙印下你的姓名,你说你想要世上第一架机甲,我亲手制作出来给你,别人没有的殊荣,你全占到了。”

“为了你,我放弃了我原本的未婚夫,心甘情愿过一辈子刀口拭血的生活,外人只道,我边境王者狂墨,千秋万代,永垂不朽,哈哈哈……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笑话!”

萧如明背在身后的手无声攥成拳头。

“多说无益。”他冷冷吐出四个字。

顾墨又哭又笑,她转头望着远处一片暗黑汪洋,心痛到极致,竟渐渐失了痛觉。

她眼底浮上狠意。

从腰后的暗袋里抽出锋利的匕首,冷光在掌心翻卷,划过裙摆,一块纯白碎布飘向半空。

“我顾墨向来拿得起放得下!以往是我无知,但我做过的事,从不后悔!今日我不会逃,你要我的命,是我欠你的,还了这条命,你我便清算了!从此黄泉见面,再无瓜葛!”

萧如明冷笑,“你休想,你欠我两条命,岂是你说抵就能抵的!”

他就是看不惯顾墨永远这么洒脱,这么狂,这么傲,偏偏还比任何人过的好!

顾墨听了这话,忽而平静望向他,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

“另一条命,其实我早就还你了。”

萧如明还想细问,游轮突然爆炸,强大气流把所有人掀飞出去。

顾墨被热浪席卷,掉入大海,浮浮沉沉,失去意识。

原创文章,作者:星河逐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3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