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沉一粟》小说章节目录子奚,哦子奚全文免费试读

“醒了?”棣沉拿起自己的一杯茶,轻轻吹了一下,入口,略涩,微甘。“可还习惯?”

“我该走了。”森森看了一眼那人所在的方向,没有走过去吃盏茶的意思。踱步走到门口,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

他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森森知道。她也没有兴趣了解更多的事情,这片森林里没有日夜,醒来即修炼,困了即入眠。这里除了幽幽无人和她做伴,魔物倒是要多少有多少,他们终日行尸走肉般游走,互相杀戮,但从不犯她。

大活人?这倒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她着实没什么兴趣。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比如我是谁,比如,你是谁?”棣沉放下杯子,抬起眼眸看着她的背影,瘦弱却坚毅,冷峻而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有一丝晃神,漓儿,你可会怨我,两万年才寻到你?

森森胸口闪过一丝刺痛,她伸手揉了揉,这种感觉让她很是不舒服。一只幽幽从门缝中吃力的挤进来,看见森森的时候开心的绕着她蹦了好几圈。

森森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弹弹的,手感极佳,这才是她熟悉的一切。她环顾四周,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朦胧感,这种感觉让她胸口一阵一阵的刺痛,头昏沉沉的。

她没有回话,挥手打开房门。

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一下没站稳,踉跄了好几步,堪堪稳住身形,冲眼前的少女尴尬的笑了笑。察觉到另一个方向的目光,典昊瞬间正色,颔首而立,不敢吭声。

森森居然觉得有些好笑。她又看了看宫殿内的景色:天空是蓝色的,湛蓝的、明晃晃的天空,这是森森从来没见过的天空的颜色。一轮明日高悬头顶,暖烘烘的。

“太阳真的出来了啊。”少女抬头露出浅淡的笑容,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似是扫净万年的阴霾。

森森没有过多停留,一晃身形消失在原地。幽幽跟不上她,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转圈圈,似是向低沉的方向驻足了一会,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噗嗤噗嗤向着森森消失的方向追去了。

“我叫棣沉。”

这是离开前森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男人的声音极好听,不像他的外表一样凛厉,反而透着丝丝温柔,像有一只手在宠溺的揉她的脑袋,许整个天地任她放纵。

“魔君,我…”森森一走,典昊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他有些惊慌,颔首而立,不敢去看棣沉的眼睛。

他自小跟着魔君,向来懂事,从不曾有过什么差错。刚刚他也不知道为何,鬼使神差的就躲到了门口偷听。

自第一眼,森森就在他心中掀起了波澜,这是一种原始而本能想要靠近的冲动。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

“典昊,你跟着我多久了。”茶已经凉了,棣沉轻轻哆了一口,索然无味,覆手收了杯子,倒是看着那碗鱼汤出神。

“想来一万三千年有余了。”一万五千年前,东陆龙族天降凶兆,灾难四起,神界屡次遣人相助均不得终。后查明灾祸源头为一只刚降生的小龙,族人谓之不祥,欲斩杀之。龙王念其年幼,故留其一命,逐出龙族,由是乎浩劫遂止。

“你以后跟着本尊,唤作典昊。”

“你可知本尊为魔,诸神众仙乃至天下之人皆畏我、惧我,恨我?”

“典昊,你与旁人不同,你是苍龙。”

“你这些年跟着我,可知我是在做什么。”棣沉站起身子,朝屋外走过去。他抬头看了一眼刚才森森看过的天空,一万年了,想必她是第一次见到阳光吧。棣沉眉心一皱,倏的有些心疼。

典昊没有说话,他当然是不知道的。他敬魔君如父,这些年来跟着他走遍了寰宇六合,只知道魔君在寻找尊神粟漓的踪迹。但棣沉鲜少与他说话,他也不问,魔君自是有自己的事要做,待来日他羽翼丰满可抵挡一方,自会成为魔君的得力助手。

“典昊,你是青龙,四大神兽之一的青龙。”棣沉踱步到庭院中,施法幻化出一张石桌和两只石凳。他走过去坐下,摆手唤典昊到身侧。

典昊愣住了,他抬头看向棣沉,越发的捉摸不透。此刻的魔君,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了,又似乎没有。典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晃神了。

“我们应该会在魔界停留一段日子了。”

这倒是典昊没想过的,他们二人这些年来不停奔走,几乎从未在某处停留过长时间。想来是和刚才的姑娘有关,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略微踌躇了一下,道:“方才…典昊请魔君责罚!”典昊从石凳上猛的站起来,抱拳单膝跪下。

说起来,魔君倒也从未真的责罚过他什么。魔君从来不说,但是对他是极为容忍和包含的,他知道魔君只是不善言辞。又或者,是纵有万般牵挂,却无人可言说。

“无妨。”棣沉略微伸手扶住典昊的胳膊,典昊抬起头刚好和他对视,这一望,似是一眼忘尽万年,看见阳光下融化了如铁的冰霜。

森森落地后仍然是熟悉的黑森林,苍穹一如既往的晦暗,她开始有些想念适才的天空了。这里万年如一日,幽幽从不长大,也从不离去,好像她就是它们世界里的全部。

自她有记忆以来,便是这片树林,便是幽幽,便是行尸走肉的魔物,便是和灵力为伴而修炼,这就是她的全世界了。她视幽幽为家人,视黑森林为故土。

她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是谁,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这里只有她。但是日子久了,就乏了,这些问题总归是想不出答案的。她也很少再有心思去探究别的任何事了。

森森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裙,比平日里自己穿的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上面纹绣的图案透露着一丝神秘而古老的气息,是四大神兽的图腾交织缠绕而成,似万方朝拜。她用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锦缎上还有方才阳光暖暖的温度。

不安的感觉从无形中袭来,她的生活中第一次有了闯入者,带着让她熟悉而又抗拒的感觉。

她踩着枯桠的树枝,身旁不时有魔物晃过。魔物身上也有森森熟悉的灵力,万物之灵是公平的,不论是她,还是魔物,均分的一丝照拂。但她并不喜欢他们。

想到方才的男人,森森一时诧异,他和这些魔物看似截然不同,但本质上又透露出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日这些玩意儿似乎比平时戾气更重,动作也快了不少。起初森森还没有注意,但是他们的行动实在太过统一,显得那么诡异,叫人实在无法忽视。

森森轻点脚尖,旋身歇到一棵大树的树冠上,这里向来是黑森林的制高点,可俯视整片大陆。无事的时候森森也会到这里来发会儿呆,看看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远方。

不过如今的话,她抬头看看空中若隐若现的殿宇,睥睨万物一般傲然伫立于上空,在这片阴暗的大地此刻才象征着绝对的权力。

森森冷眼向下看去,如审视一般:魔物比一般人高大许多,森森在脑海中比划了一下,总得有一个半棣沉那么高吧。它们浑身长满了玄色鳞甲,厚厚的一层模糊了整个躯体的轮廓,看上去坚不可摧。它们也没有脸,辨不出五官,终日没有目的地游走在这片森林里,和森森互不相犯。

而森森今日却破天荒的看见这些魔物有意识的在做同一件事,四面八方的朝着殿宇的方向聚集,如雷电般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她一时讶异原来这里如此多魔物的吗,不过也是,他们长的都一样,就算见到了就都以为是同一只罢了。

森森自然知道这一切都该和莫名出现的棣沉有关。她不喜陌生的东西,陌生的人,一个人的时候要自在许多。她敛了神色,在树冠上伸了一个懒腰,极为惬意。

森森招手叫来了几只幽幽,挪到它们身上,算是免费的坐骑,还软绵绵的不甚舒服。幽幽载着轻飘飘的少女在空中慢悠悠的荡着,她翻了个身趴在幽幽上,双手托起下颌,墨发随意的散在肩侧,有些警惕的关注着下方魔物的动作。

不过等了许久再没有别的动静,魔物们聚集到宫殿下之后,统一的单膝下跪,远看黑压压的一片,整齐划一,竟有浩浩荡荡的声势。

它们好像一时之间静止了,空气安静得让人有些不舒服,绝对的静止往往象征着绝对的臣服。森森已经在幽幽云团上翻转变了好几个姿势了,她甚至开始打哈欠了。

倏忽间一声龙啸划过长空,一条巨大的苍龙破苍穹而出,龙息延绵数千里。龙鳞泛着低调的闪光,比魔物身上的鳞片好看了不知道数万倍。

“是条小龙啊。”森森认出来这是刚刚在房门差点摔倒的少年,竟一时有些反差萌的错愕。

“小龙”伸展开自己庞大的身躯,绕天际而游走,压抑的深空一时有了肃穆的庄重。

猛然间一束光影划破厚重的云层,毫不犹豫的穿过虚空闯入森林。接着是两束、三束…星星点点骤而如崩裂般划破了整个云层。

阴霾逐渐散去,森森抬头,是方才所见的那方天空,湛蓝而清澈。

典昊化作龙身,远远的看着那一个小点。少女的脸颊在光亮的辉照下清澈透亮了许多,就是还有些消瘦,沼乌境果然是没什么好东西可吃的。他想了想那碗凉掉的鱼汤,一时觉得有些可惜。

森森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身形一闪隐没在晴空中。

典昊眼巴巴的看着她就这么走掉了,有一丝失落。魔界万年如一日,偏生魔君交给他这么个任务,此后境内日夜皆为他职。他本就不是掌日夜之神,龙族尚司降雨,但他可是神兽苍龙,才不管此等小事!

“她喜欢太阳。”典昊又想起方才魔君同他交代的,想到能讨得少女欢心,典昊原本还是很期待的。可惜好像她并不领情。

典昊心情有些烦躁,朝着下方的魔物一声怒吼,散去了黑压压的一片大军。

森森方才其实是有些惊喜的,但她尚未摸透那两人的目的,显然在她之前黑森林是有主的。万年来森森虽然孤寂,但活得随性,如今她第一次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森森有些头疼,今日一切都怪怪的,她不喜欢这种不安的感觉。

她伸手揉了揉脑袋,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再睁眼时,眼底一片凌厉,眸子透着极深邃的黛蓝,似亘古幽长,孕化天地。杀戮的气息一闪而过。

没有人可以打搅我的生活。森森摩挲着拳头,闭眸睁眼间,一切如常。脚踝上的银铃铛咿咿呀呀的发出声响,懒散而清透。

原创文章,作者:芋泥牛奶啵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1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