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沉一粟》小说章节目录子奚,哦子奚全文免费试读

屋内,森森安静的躺在软塌上,想来这该是她万年来第一次睡在床铺上,而不是以地为床,以叶为被。

棣沉将她带回来之后就施法让她睡过去了。他有太多的困惑了,万年来,他也曾抱过希望,但当它们一次次无情的被现实碾碎之后,希望成了一件奢侈,又让他厌恶的东西。

“魔君,您回来之后就一直没说过话了。沼乌境的结界明明还在,这里怎么就会有个女孩子呢,还有您为什么还把这个人带回来了啊。”典昊觉得自己必须要打破一下这沉默的氛围,而且他的困惑一点不亚于棣沉。

比如,魔君为什么会突然回沼乌境?比如这个少女到底是谁,魔君为什么把她带回来?比如这个女孩是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活下去的?

“典昊,沼乌境的结界是我的本源灵力所化,无人能破。”棣沉轻声说道,伸手间想要去抚摸森森的额头,又有些别扭的堪堪转向她的发丝。

她和记忆中感觉很不一样。她身上有他的气息,有戾气、有煞气,就是没有她曾经至纯的神力。他不知道这些年她一个人在这沼乌境经历了些什么,才能让一个人的气息完完全全的颠倒。

魔界无四时,无日夜,这万年的时光,她是怎么一个人熬过来的?

两万年前,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醒过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粟漓我主,为救苍生,神陨苍穹。皇天后土,六合八荒。尊神之德,足启后人。哀号祭奠,悲痛难陈。”

“尊神棣沉,自甘堕魔,为祸众生,削其神位,昭天以告。”

天崩地裂的毁灭感从四面八方袭来,纵他拥有毁灭六合八荒的能力,却偏偏找不回一个人,找不回她。他记得,醒过来之后,被神界放逐,为天下所不耻。

他成神,随她入主神界,不过因为她喜欢喜欢神界的四时风光,云海缠绵。于他二人而言,神魔无殊,本源同归。而如今看来一切不过一场笑话,他满世界的寻她,哪怕是一丝气息,一缕神魂。

什么水光山色,什么雪月风花,不过是黯淡无光,不过是岁月无尽头,却无人可相伴。

“魔君,您又走神了。典昊还从来没见过您这样。”典昊乖乖的立在一旁,万年来他一直跟着魔君四处寻找尊神粟漓的踪迹。纵使当年神界昭告天下尊神陨落,但是魔君始终相信尊神未死。他总是说:“她是不死不灭的。”

“典昊,魔界的结界,无人可破。”棣沉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神界昭告天下尊神棣沉堕魔后,将其驱逐神界。他回到沼乌境,自此魔界横空出世,五界变为六界,棣沉为始魔,尊魔君。然后他以自身本源为系缔结了魔界的结界,魔界隔绝于世,两万余年未有人进出。

“那她?”

“她生于此。”

棣沉不再说话,回过头继续注视着床上的少女。她和记忆中约莫八九分相似,眉眼之间多了一抹肃杀。她的神魂还不很完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少女不过万岁,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两万年了。整整两万年时间,她的神魂居然才修复到如此地步吗?神魂破碎,抽骨剃魂之痛,她该有多疼?

这一世,纵你生而为魔,我必倾我所有,护你一生安好。

典昊看着万年来凛若冰霜的魔君换下华服,生起灶火,居然——洗手作羹汤?也不知魔君从哪里搞来的一条鱼,杀鱼生火炖汤,好不娴熟!

典昊整个人都看傻眼了,他哪里见过魔君这般模样,一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打搅到魔君,自己就会变成锅里那条鱼。

典昊又回去看看还在床上熟睡的少女,一时晃神,又说不出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因为什么。回来之后魔君就施法让她睡着,他也不敢擅自打扰,只能说魔君做事必有他的道理。

棣沉将做好的鱼汤盛在小碗里,不易被察觉的踌躇了一下,进了司缪殿。

“魔君。”典昊从椅子上站起来,向棣沉行礼。还好魔君终于回来了,他实在不能保证那股想要冲过去掀开床帘一探少女究竟的心情能被压抑到几时。

棣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嘘了一声,示意典昊出去。他放下托盘走到床边,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她醒过来之后,又该如何呢?想来她该是完全不记得他了,他甚至没办法说一句“好久不见”。

这是他最熟悉的人,此刻也是最陌生的人。她是她,也不再是她。

他在房间里犹豫了好一会,还是依着桌子坐下,坐得笔直,又觉得有些别扭。略微顿了一下,做了做并不存在的心理建设,右手随意一挥,撤去了森森身上的魔力。

森森是缓缓睁开眼的。这一觉和以前都不一样,她醒过来发现自己在柔软的床榻上,盖着云被,床惟是轻纱做的,能朦朦胧胧看见外面。

她想起睡着前,自己正和两个人僵持着。再然后,想必是自己技不如人,甚至尚未交手就输了。森森捏了捏松软的云被,比树叶舒服了上万倍。

她轻轻起身,身上的衣物都换过了。是她一向喜爱的青灰色,做工更为细致讲究,也甚是尊贵。床边放了一双新鞋,正合她的大小,上面用银线绣满了云水波纹,煞是好看。

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是那个她看不透的为首的男人,她醒过来就感受到了。但是想来对方并无敌意,更不用说那人身上的气息,熟悉又好闻,森森并不排斥。

男人左手执杯,右手拎一只小巧的碧绿色茶壶,慢慢地斟满半杯茶水,推到身侧的位置上,又为自己斟了一杯。

桌上还放着一碗鱼汤,冒着腾腾的热气,黑森林是没有鱼这种东西的,但是森森认识。很多东西森森都不曾见过,但她都知道,不过也从来不觉得奇怪。

他侧脸的弧度锋利得如冰霜,眉角深邃而寒厉,瞳孔里似是压缩了万载时光。

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想来他的眼神里,就是整个宇宙。森森看的略微有些出神,心底细微的波动连她自己也没察觉,瞬间恢复如初。

原创文章,作者:芋泥牛奶啵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1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