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沉一粟》小说章节目录子奚,哦子奚全文免费试读

森森睁开眼,眼前依旧是不辨日夜的黑森林,和以往无数次睁开眼一样,没有任何不同。偏偏怎么今天觉得有哪里不一样呢?

“都已经出现幻听了吗?”少女冷嘲一声,从满是枯树枝的地上站起来,每一步都咯吱作响,让人以为是不是踩到了什么尸骨。

森森还是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毕竟不是经常都能在醒过来时有一种不一样的、想要去探究的心情。

一些长得像幽灵一样的小东西朝她飘过来,她叫它们幽幽。

她真的很不会起名字,她给自己取名森森,因为她从森林中醒过来;她叫这里黑森林,因为黑色是这片森林里目之所及能看到的一切。

几只魔物窸窸窣窣地窜过不远处的灌木。果然,还是老样子。

她甚至都一点不失望,如果有人从有记忆开始,就在一片黑压压的森林中长大,就会知道好奇是件极低概率的事件。这里除了树还是树,几千年过去,不过是小树长成了大树,大树长成了参天大树,小森林长成了大森林。

“还以为会有太阳升起来呢。”森森拉了一下衣裙,又是轻嘲一声,倚着一棵古树盘腿坐下。

她穿着青灰色的纱裙,三千青丝随风而动,脚踝处用细丝线系了一只好看的银铃铛,上面雕刻了古老而繁复的图案,若有若无的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她是这片黯淡无光的黑森林中甚是扎眼的一抹浅色。

森森闭上双眼,用神识去感知每一寸土地。她一个人在这里生长了数千年,这是她修炼的方式,没有人告诉她如何修炼,也没有人跟她说为什么要修炼。她知道幽幽就是这些灵力的化身,所以她们相处极为融洽,这是一种本能。

沼乌境外

男子站立于盘旋的苍龙之上,着一身玄青色长袍,辅以金丝纹绣的流云纹,修长的身躯立得笔直,眼中无波无澜,看不出喜怒,瞧不透岁月,似睥睨众生。

下方是汹涌的海面,携卷着巨浪而怒吼,在压抑的天空下海水呈现出令人畏惧的一片苍黑。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陆地,没有任何生灵,只有无边的海带给人的原始的恐惧。

苍龙在他的足下发出一声沉重的怒吼,蕴含着古老而压抑的气息,在这空旷的海面之上声音传的极远极远。

男子向下看了一眼,那里海面逐渐滚滚的分开,伫立起高耸的浪潮,尽头是摸不透虚实的结界。苍龙随即化作一束光影奔向结界那头,分开的海水逐渐吞没了那条通道,乌云也逐渐散去,海面重新恢复了清澈湛蓝的模样。

“万年了。”他用指腹抚触着古树的纹理,古树发出一声哀鸣,直贯天地,开始剧烈的摇晃。

接着是整片森林的响应,一时间这片土地上的树木无一不发出长啸,高亢而洪亮,迎接王者归来。只是磅礴的气势还隐藏住了几抹哀凉。

这里几乎从不见天日,终日黑压压的一片。他抬头,一座古老的殿宇破虚空而出,逐渐浮现出全貌。轰然间殿门大开,迎接它的主人。

“谁。”森森倏的睁开双眸,眼瞳中充满了警惕,灰黑色的灵力在她双掌浮现。她背贴着树干缓缓站起来,抬头看见了半空中的宫殿,嘴角浮现出饶有兴趣的一抹弧度。

森森收敛了灵力,用手轻轻拍了拍幽幽们的脑袋,在原地消失了。她知道来人的方向,她能感受得到。

对面的人浑身透露着危险而强大的气息。深邃的眼睛里没有温度,眉宇间蔚然而深秀。明明脸庞十分清秀,棱角分明,过分的好看,却偏偏杀气极重。

他身旁站了一个男孩,看上去比森森大一些,该有的稚嫩却好像被戾气磨得所剩无几,平添了几分不相当的沉稳。

“二位,可是这里曾经的主人?”对方明显比自己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对二对她来说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森森的声音淡淡的,有一丝嘶哑,是长久不说话的缘故,但莫名的好听,像她脚踝的铃铛一样。

森森看了一眼若隐若现的宫殿,那男子身上有十分熟悉的气息,想来也曾在此处修炼过万年,甚至数十万年。该是远在自己之前就是这里的人了。

“来者何人。”典昊满眼戾气,微挪身姿挡在另外一名男子身前,摆好了架势,只等他一个示意便会去撕碎了眼前这人。

突如其来的敌意让森森也警惕了不少,她一只脚微微向后收力,重力向前转移,身形却稳住未动。这个小男孩看上去修为不错,但绝不是她的对手,只是他后面那人…森森还看不透他的虚实。

“森森并无恶意,也无意与二位为敌,只是我在此处万年,从未见过别的人,方来一探究竟。若打扰到了二位,森森离开便是。”

话是这样说着,森森也没有一丝放松的意思,她倒是不去看那少年,只是一直在打量他身后的人。正如方才所说,好奇是件极低概率的事件,此刻恰巧赶上了,却偏偏又摸不透对面一丝一毫。

在她刚出现的那一瞬,棣沉的眼中便微微颤动了一下,万年不曾见过的一抹光芒转瞬即逝,甚至微微抬了抬手指似乎是想要去触碰,但瞬间又恢复了素日清冷的模样。

森森等着典昊的动作,典昊等着棣沉的指示,而棣沉,只是站着,目光死死锁在森森身上。一时间静止得有些可怕。

“哥哥!”小女孩用软乎乎的小手扒开捂住自己眼睛的双手,转头看向身后的人,先前的阴霾一扫而过,咯吱咯吱的笑着。

“你怎么在这里,我寻了你好久。”男孩并着小女孩在溪边坐下,和她一起用脚丫轻抚着溪水,踢出一朵朵浪花。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是好看的碧色。

“我以为,以为…”女孩一下子又低落了下来,眼睛红了一大半,泪水在眼眶打转转,嘟着小嘴,声音轻轻的。

“傻漓儿,莫不是以为哥哥忘了你的生辰不成?喏,看这是什么?”男孩伸出方才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手里抓着一个好看的银铃铛,上面的花纹没有用灵力,是他亲手雕刻上去的。

银铃铛上映射着水面反射过来的波纹,甚是精致好看,在风中晃一晃,声音可以传的好远,好远…

“魔君。”典昊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和这个女孩在这里僵持好一会时间了,打也不是,放也不是。

棣沉回过神来,目光注视着少女脚踝的铃铛。袖袍一挥和少女一起消失在原地,典昊也瞬即化作青龙向宫殿飞去。

几只幽幽从树后探出脑袋,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抖擞抖擞身子,欢脱的化为一缕烟散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芋泥牛奶啵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1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