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少年的天空》小说章节目录陈凯,曹家坪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之少年的天空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夏季的晚风

简介:想一下,N多年后的你,还是一事无成。你躺在床上痛哭着,你闭着眼睛,对着上帝说:“求求你,再让我年轻一次吧。”一睁开眼,如愿以偿。那么这回你会怎么活?人们都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它有,只是在书里。现在笔交给我,书你们看!我只愿南柯一梦,醒来仍是少年。

角色:陈凯,曹家坪

《重生之少年的天空》小说章节目录陈凯,曹家坪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之少年的天空》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南方,郴州市。

今年三十岁,今天失去工作的陈凯,大醉一场,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中,躺在沙发上,无声的哭泣着,他不敢把失去工作的事情,告诉妻子,他与妻子认识十年,结婚三年,生了一个女儿,但短短三年时间,他已经换了十份工作,没有一份工作稳定的干了三个月……而妻子因为在五年前,出了一场意外,导致了右手小儿麻痹,使不上劲儿,干不了活,只能在家带带孩子,所以家里的一切开销,都是靠陈凯一个人,艰难的维持着……

十年前,他与妻子相识,五年前他与妻子恋爱,他对妻子说,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你幸福,妻子说好,三年前,妻子不顾家人的反对,与陈凯结婚。

但这三年来,家里条件的都不用拮据二字来形容了,应该用惨淡……有的时候,连女儿的奶粉钱,陈凯都不知道在哪去弄,只能把米熬成粥,再配上水,让女儿喝下去。虽然这三年来,妻子无怨无悔,但这在陈凯心中怎么受的了?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给不了家人……

能让一个过了三十岁的男人,哭的这么伤心,除了父母的离去,那就只有生活了,今晚……陈凯哭了,因为生活哭了,哭的很伤心,却很小声,哭的很难过,却不和任何人说。

小时候我们总想快点长大,以为长大了就能有钱,却不知,长大需要柴米油盐。小时候我们总想快点长大,以为长大就能出人头地。却不知,长大需要金钱维系。小时候我们总想快点长大,以为长大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却不知,你想要的生活,生活不一定会给你。小时候我们总想快点长大,却不知,长大真的非常可怕。

陈凯多么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高中的一节课睡着了,现在的一切经历,都是只不过是一场梦,桌上满是他的口水,他告诉同桌,说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同桌骂他白痴,叫他好好听课。他望着窗外的篮球场,一切都还那么熟悉,一切都还那么充满希望。

是啊,如果生活很难,那我们就做梦吧,因为梦里什么都有,陈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今晚他真的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

郴州市,八中。

“嘭!”

班主任举起课本,砸在了陈凯的头上,皱着眉头说道:“陈凯,你给我起来,上我的课也敢睡觉,你胆子不小啊!”

“嗯???”

陈凯扑棱的一下抬起了头,迷迷糊糊的看着班主任说道:“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给我认真听课,是不是又想让我请你奶奶过来了?”班主任说道。

“你骗谁呢?我奶奶早去世了!”陈凯撇嘴说了一句,就要继续睡。

“……!”班主任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懵逼,揪起陈凯的耳朵说道:“你这孩子,你咋说话呢?你奶奶前天还来了一趟学校呢!”

“切,你骗谁呢,我奶奶五前年就去世了啊,别吵我,明天我还要去找工作呢!”陈凯再次撇嘴回了一句,再次倒头就睡。

班主任一脸问号,再次揪起陈凯的耳朵说道:“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睡傻了?你奶奶昨天还来了学校一趟,怎么就在五前年去世了?还有现在是在学校里,你找什么工作啊?你给我仔细看看这里是哪!”

“我说你烦不烦?我现在在做梦呢,别吵我,行不?”陈凯烦躁的回了一句,揉了揉自己有些生痛的耳朵。

“嗯???”

就是这么一揉,陈凯脑子里,突然闪出了无数个问号,自己不是在做梦吗?怎么还会感觉到疼呢???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嘭!”

班主任彻底怒了,再一次书本拍在了陈凯的脑袋上,指着他的鼻子,很是生气的说道:“陈凯,你明天必须给我叫你爸妈过来,别再跟我说你爸妈出外地了,就算你爸妈出外地了,你也得让他们回来!”

陈凯再次挨这一下,也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疼痛,但他依旧不敢相信,这明明是在梦里啊,这个梦这么真实的么?

“咣咣!”

就在这时,同桌伸腿在桌底下,踢了陈凯俩脚:“我说你是不是真睡傻了?现在上课呢,你说什么做梦啊?”

“唰!”

陈凯瞬间扭头,看着同桌惊呼的说道:“我去!大狗,你咋出现在我的梦里呢?我俩都多少年没见……!”

“嘭!”

话还没说完,班主任又打了一下陈凯的脑袋,这一下打的很用力,随即指着外面,吼着说道:“陈凯,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陈凯也被这一下打懵了,摸了摸脑袋,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张嘴快速问道:“今天是那一年啊???”

“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有病?是不是真的睡傻了?今天什么日子你都不知道?今天是2006年,5月十四号。”班主任皱眉说道,他看着陈凯的表情,感觉他好像是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这孩子真的睡傻了?

陈凯听到这话,心里十分的不可置信,自己竟然来到自己十八岁的时候,他眨了眨眼,扭头看着大狗,说道:“大狗,来,你抽我一个大嘴巴子,用力点,别客气!”

“……你有病啊?你是不是真的睡出神经病来了?”大狗听到这话,十分懵逼的说道。

“哎呀,别磨叽,赶紧打!”

“我下手可挺重,你确定?”

“确定,确定,赶紧的吧!”

“那我来了哈?”大狗挺讲究的打了个招呼。

“嗯嗯,来……!”

“啪!”

陈凯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大狗抬手一个标准的大嘴巴子,就抽在了陈凯的脸,一个巴掌印顿时清晰的显在了陈凯的脸上,班主任和同学们,全部看懵逼了。

唯独陈凯开始兴奋了,他摸着自己的脸,他竟然美梦成真了,他穿越了,回到了自己的十八岁,他带着之后十几年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十八岁……

“陈凯,你给我出去!”班主任疯了。

一分钟后,陈凯兴奋的走出了教室。

……

放学后。

陈凯被班主任教育了一番,让他三天内必须叫爸妈过来,陈凯随口回了一句:“好。“

随后就跟着一直在等着他的同桌大狗,一起走出了学校。

大狗和陈凯是从初中,一直到高中的同学,俩人感情很好,彼此家住的也挺近,都是住在曹家坪那一块。

五分钟后,二人走下学校的缓坡,顺着坑坑洼洼的土路,向家的方向走着,在陈凯的记忆中,五年后,这条土路将会翻新。

“你今天是怎么了?睡一觉人就不对了,班主任这回可是要你叫爸妈过来,你准备怎么办啊?”大狗张嘴问了一句。

“我不叫,因为我不打算读了!”陈凯随口回了一句。

“啊?”大狗一愣:“为什么啊?”

“因为我压根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书也是浪费钱,浪费时间,还不如趁早进入社会,多挣点钱!”陈凯笑着说道。

“切,挣钱是你想挣就挣的啊?再说了,你不上学,你爸妈能同意么?”大狗撇嘴说道。

“我自己的路,为什么要他们同意?”陈凯依旧笑着回道。

“你真不打算读了啊?”大狗看陈凯不像开玩笑,所以,认真的问了一句。

“嗯,真不打算了。”陈凯认真的回了一句。

“你为啥突然冒出这个想法啊?还有,今天你睡了一觉,我怎么就感觉,你像是变了一个人呢?”大狗再问。

“……!”

陈凯略微沉思一会,还是决定把自己穿越秘密告诉大狗,于是搂着大狗的肩膀,小声说道:“大狗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现在的我,是十几年后的我,我现在是穿越回……!”

“滚滚滚!”陈凯话还没说完,大狗直接甩开陈凯的手臂:“当谁是傻逼呢?还尼玛穿越。”

“我说的是真事儿!”陈凯强调一句。

“滚!”

“你真不信?”

“你看我像傻逼么?”大狗斜眼问道。

“你本来就是傻逼!”

“你再说一句?”

“说了,你能咋地?”

“你再说,我就削你!”

“你吹牛逼!”

随即二人就劈哩叭啦的干了起来,打打闹闹的回到了家,五分钟后,大狗率先到家,大狗趁机再次踢了陈凯一脚,随后就直接跑了。

“你明天给我等着!”陈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继续迈步向家的方向走去,但走了没有俩分钟,他突然忘记自己的家在哪了……

在陈凯的记忆中,自己俩年后,就会搬家,所以他现在对他家的具体位置,真的是有些模糊不清了,于是他回头向大狗家的走去,准备问问自己的家在哪……

“咣咣!”

陈凯来到大狗的家门,伸腿一阵敲门。

“咣当!”

大狗打开门,问道:“咋了?”

“我问问你,我家在哪呢?”陈凯表情非常认真的问道。

“……!”大狗瞬间懵逼,表情十分惊愕的说道:“你是不是真的有病了?自己的家住那,都不知道了???”

“……我忘了!”陈凯十分尴尬的说道。

“你在逗我玩吧?自己的家在哪都能忘了?”大狗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真忘了!”陈凯狂汗的回了一句。

“哥们,要不去人民医院神经科挂个号吧?这俩天会来个专家,我活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能忘记自己家在哪的,你特么是个人才,你能不能别闹我了?”

“你磨叽啥啊?赶紧的,送我回家!”陈凯挺不乐意的回了一句。

“你牛逼,我服了!”大狗无语说了一句,拿着钥匙,换了一双鞋,带着陈凯回家了。

……

六七分钟后。

大狗带着陈凯,回到了陈凯的家,陈凯的家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在北京这样的院子,象征着富有,但在我们郴Z,象征着贫穷。

进入院子后,陈凯的奶奶,正鼓弄着柴火,烧着饭。

“奶奶!”

陈凯一看见奶奶,瞬间眼圈通红的喊了一声,他一直和奶奶的关系很好,因为从小父母双亡的原因,所以都是陈凯与奶奶相依为命的,在他的记忆中,七年后,奶奶会因为脑梗去世,但主要也是因为手术费昂贵,那时候自己拿不出那么多钱……

“呵呵,回来了昂!”奶奶回头一笑,招呼说道:“付阳也来了啊,你俩坐一会,洗个手,饭马上快好了!”

“我就不用了,我回家吃!”真名叫付阳的大狗,摆了摆手。

“客气啥啊,一起吃吧!”

“不了,不了,真不用了!”大狗摇了摇头,站在原地想了一下,接着走到陈凯奶奶身边,小声说了一句:“奶奶,这段时间,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带陈凯去一趟人民医院,检查检查脑子,他刚才跟我说他忘记回家的路了,非让我送他回家,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俩人神经科会来个专家,有空就去一下吧,晚了,就不好治了……!”

“啊?”奶奶瞬间懵逼了。

“你和我奶奶说啥呢?”陈凯洗完手后,走过来问道。

“没啥,我走了!”大狗随口回了一句,转身走了。

“他刚才说啥啊?”陈凯扭头看着奶奶问道。

“没啥,去拿桌子吧,吃饭了!”奶奶随口回了一句。

“好叻!”

陈凯点了点头,走进屋内,拿起一张那种可以折起来的凳子,支在了院子中间,随后奶奶把饭菜端了上来,奶孙俩儿就着大米饭,吃了起来。

“你们班主任,今天又打我电话了!”奶奶夹着菜,随口说了一句。

“嗯!”陈凯点了点头,咬着筷子,没吱声。

“你是真的不想上学吗?”奶奶先是叹了一口气,又认真的问了一句。

“嗯!”陈凯一愣,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你不上学,你能去干啥?”奶奶皱眉问道。

“挣钱呗!”陈凯随口回道。

“你怎么挣钱啊?”奶奶笑了。

“我有路子!”

“呵呵,你有什么路子啊?”奶奶笑的更厉害了。

“你到底想说啥啊?”陈凯问道。

“你要是真的不想上学了,我也不勉强你,你去学修车吧!”奶奶说道。

“行!”陈凯一口答应下来。

“……你真是为了不上学,什么都可以答应啊!”奶奶一看陈凯答应的这么快,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呵!”陈凯一笑,因为他知道上学对自己来说,真的没什么用,现在自己带着记忆回到了现在这个年代,挣钱对他来说,那真是太容易了,因为他知道未来的这十几年内,会出现什么行业,什么行业是最挣钱的。

……

十分钟后。

陈凯和奶奶吃完了饭,开始思索自己的第一步,他知道再过不久,磨心塘的那一块的平房,将会拆迁,自己如果能在哪先开个废品回收站,把拆下来的废铁,回收起来,再高价卖出去,这钱一下就来了,这种真实例子,我们郴州确确实实有一列,那人就是知道那里快拆迁了,特意在附近办了一个废品回收站,和拆迁办谈好后,整个拆迁完活后,足足挣了五十多万。

现在陈凯路子是有了,可问题是,启动资金怎么办呢?

原创文章,作者:夏季的晚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1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