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奶狗世子学会宠妻后》小说章节目录卫平,金吾卫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当奶狗世子学会宠妻后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月苟

简介:撒娇鬼小世子×面冷心软长公主长公主到了择婿的年纪, 庆国上下议论纷纷谁能摘下长公主这朵高岭之花,却没想到自家公主被燕北回来的纨绔小世子叼走了,群臣摇着头并不觉得公主与世子是良配,小世子年纪小,顽劣还不懂疼人,怕是委屈公主了。结果姜寒婉产子之日,秦昭不顾众人阻止闯入产房抱着姜寒婉大哭:婉婉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这么痛的。姜寒婉虚弱且无奈的摸着秦昭的脑袋:阿昭别哭了,你哭的鼻涕都流我脖子上了…

角色:卫平,金吾卫

《当奶狗世子学会宠妻后》小说章节目录卫平,金吾卫全文免费试读

《当奶狗世子学会宠妻后》第1章 世子归京免费阅读

大庆嘉献二十三年的仲秋,京城不同于往日。坊市酒楼附近,花楼赌坊接连成片,因临近中秋,皆是人满为患。多的是从城外来采买玩乐之人。

酒楼之中,闲时无聊的富商,书生等众人上着小酒小菜议论着近期京城异动。 “我朝近日清贵世家的车马不约而同的齐赴京都,你们猜是为了什么?”台上酒楼的说书先生笑眯眯的问道。

“可别又要打战了吧。”

”贵族老爷们的事儿,我们这小老百姓怎能晓得……”

“快说快说……”

说书先生卖了个关子,见调动到了酒客的兴趣 ,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安静,安静!并非是战乱,而是其他喜事。”

“我朝皆知,当今陛下育有五位皇子,可金枝玉叶仅有两位。”

“能够引起世家震动且拖家带口回京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

“那便是公主择婿!”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激动地抢声道。

说书先生被抢了话语也不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就是不知是先皇后所出的长公主,还是继后生的二公主择婿。”

说书先生随后又言:

“两位公主都到了相看驸马的年纪。不管是哪位公主,世家子弟若有幸入选,那可是喊陛下一声岳丈,带动着整个家族直上青云的好事啊!”

“我觉得英国公的大公子配得上长公主,能文会武 还是个大将军呢!”一个江湖少侠模样的人兴冲冲的说到。

“大将军算什么!怎么不说是镇北王世子呢,三公四侯前面还有一异姓王呢,”一个从燕北州回来的走商不屑撇嘴道。

“听闻这世子体弱,这…还是一个纨绔公主怎么看的上…”

“那可是镇北王的嫡子啊,一州之主可不是开玩笑的!”

“…..”

楼下的人热火朝天的聊着, 酒楼三楼天字房。

一个清冷绝艳,眼下带着朱砂痣,身穿红锦齐胸襦裙的冷美人盘坐在榻上吃着糕点。

玉手翻着账本,查看这个季度手上产业的收益。

一举一动都带着矜贵。

“殿下,这话本里有个词好适合你啊…”

一个清丽的蓝衣女婢在一旁的板凳上咬着糕点,指着手中的话本对着榻上的清冷美人说道。

“唔…又是形容女子之美的词吗,碧珠你能不能找点正经事做做啊,别老看些奇怪的东西。”

榻上的正是楼下讨论的主角之一,懿宁长公主姜寒婉,她头也不抬,继续看着账本语气无奈的说。

“不是啊,是扶弟魔…”

姜寒婉的大宫女碧珠语气严肃的回答。

“听着可不像好词啊…”

“描述女子为了扶持弟弟着了魔。”

姜寒婉无语,放下账本倚靠在榻边。

“说吧,永锦又做了什么惹你不开心了。”

“殿下!我跟您说!你真的不能再惯着五皇子了!自从知道百宝阁是您的产业后,天天去百宝阁买珍宝挂账,自己玩就算了,还送给二公主!”碧珠咬牙切齿的说着。

五皇子那个没心没肺的,天天花着长公主的钱去讨好同父异母的二公主,恶心至极。明明与长公主才是一母同出。

“我就告诉他这一家,寒记钱庄可是从来没告诉过他,想着等他等大些了再看看,若日后还是这样,就只能护住他一条命,夺嫡就算了。”

一听到关于五皇子的事,姜寒婉叹了一声,顿感心中无比疲惫。

自从先皇后逝世后,五皇子就被交到了现在的皇后手中抚养,姜寒婉那时年幼,对于父皇这样的决定无能为力。

想着母后生前交代她照顾好幼弟,这才对五皇子上心了些,不然其实姜寒婉也算是个冷情的人儿。

姜寒婉聪慧,比起皇子也不遑多让,靠着前皇后所留下的嫁妆起家。

不仅仅是京中的百宝阁,除了陛下,皇族中无人可知,遍布全国的寒记钱庄就是姜寒婉创办,就是为了日后手中多一些筹码。

“殿下你还是要为自己盘算着,四皇子在继后手上长大…”

“好啦,我知道的,永锦若是会心疼我,自然得帮,若是他心中无我,我又不是傻子,还一直倒贴着。”

“账看完了该回宫一趟做准备了,等下还要再出来见成公子呢。”

姜寒婉起身,身姿玲珑有致,伸了个懒腰,轻声打断了碧珠的念叨。

碧珠有些哀怨的应了声,两人整理了一番,开门向外走去。

为了减少麻烦,主仆二人便顺着楼梯下楼往八珍楼后门走去。乘上了马车向皇宫驶去…

而过了几刻钟,酒楼前门大道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

京都大道禁止骑马急行,不知是哪个胆大妄为之人敢在这勋贵齐聚的特殊时间段触霉头。酒楼靠窗的茶客被窗外的马蹄声吸引,心生好奇,回头一看。

速度之快,只见白衣黑马从眼前闪过。

就在这时,一队金吾卫巡逻队才从街角出现。领头的小将看清大道有人无视禁令在大道骑马急行,立马带人飞奔到前方路段,大声呵斥制止。做好准备擒马的准备。

吁!!!

黑马上的人见前方突然出现一队人,立马猛拉缰绳, 脚夹马肚!黑马长嘶一声,前蹄腾空。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周围的群众定眼一看,一匹全身乌黑没一丝杂毛的高马上坐着的是一个俊美绝伦的锦衣少年。容貌之俊,以至于旁边胭脂楼被声音吸引的千金小姐见了都个个脸带红霞,好奇的目光紧紧的跟随着这个小公子。

只见这少年肤色透白。剑眉之下一双桃花眼如墨玉般深邃发亮 ,侧脸棱角分明,抿住的樱红薄唇透露着一丝少年气 。

身着月白银丝锦袍,白玉腰扣带,胸前绣的水墨白鹤踊踊欲飞。好一个怒马鲜衣少年郎!

“何事阻我!”

清泠的声音响起,锦衣公子不解的挑眉开口问道。

今日当值的是金吾卫是礼部侍郎卫之文的次子卫平。卫平一见这穿着打扮便觉得又是刚上京的勋贵子嗣。

“长得是真俊呀。咳咳…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没个功名还到处喝酒打架跑马的纨绔子弟,定是家中庶子才这般没有礼数”。

卫平心里为少年的容貌感到震惊而后又不屑。就算是你是爵府公子又怎样,也得乖乖下马领罚,我们金吾卫可不是寻常府衙。

“京都大道禁止骑马,就数你们这些外地来的乡巴佬不懂事。速速下马随我前往京兆府领罚,不然别怪本大人不客气了!”

卫平见少年眼生想必不是京都勋贵,傲慢的说道,一副看不起的模样。

“我不一样,我有特赦可以的。我有事,你躲开罢。”少年认真的说到。

“妄言!叫你下来就下来,你当你是皇子还是王爷啊!在这里我说了算!是龙都得给我盘着!哪那么多废话,再说多赏你十大板!”

卫平身处金吾卫嚣张惯了,加上其父乃手握实权的尚书。比一些已经落魄的伯爷在圣上面前更加说的上话。有些落魄贵族的子弟根本不敢招惹卫平。

平时这番话吓起纨绔子弟屡试不爽。可这马上少年纹丝不动。周围围观的百姓发出嗤笑。

听到周围人的嗤笑卫平羞怒。“这是不给我面子啊,看我等下怎么治你!”卫平心中愤恨道。

卫平见少年还是无动于衷,怒极,便上手擒拿准备打一顿再抓回去。

此时另一个金吾卫拉住了卫平嘀咕道“你看他的马,追风马。还是只有三公以上的世家才骑起的纯血追风,说不定真有特赦,况且也没出问题。算了。”

卫平平时身处金吾卫特殊部门作威作福惯了。并不把世家子弟放在眼里。这会他失了面子。已然是想找些回面子。

“正经国公家的嫡出公子能在京道上玩?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指不定是个没用的庶子呢”卫平反口讥讽道。

“我就不能是不正经的有用嫡子嘛!”

少年眉头微皱,抿了抿唇,明显有些不满的回嘴道。

修长的手指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向卫平扔去后便驾马离去。

周围百姓见俊美公子准备离去便不再关注了,暗笑一声就回过头各做各事了。

卫平已然发火上头了,并不打算接,用佩剑将玉牌狠狠打落在地。身旁的金吾卫同僚深感不妥,嘟喃着弯下腰拾起玉牌随意一瞅,差点没吓岔气。

“是、是…”

“ 是什么是!!还能是天王老子不成!没看见人跑了吗,快追啊!到时候我要剥了他的皮!”卫平狠狠说道。

“是世子!镇北王世子的玉牌!”同僚捋直了舌头, 急急说道。

“是世子我也…”

“……”

“你说什么?”卫平听清后脸皮一僵。

此时的这支金吾卫小队面面相觑。

卫平沉默片刻后,颤抖的手拿过玉牌看了起来。

玉牌边上绣着祥云纹,正面写着镇北 反面写着秦昭。是内务府为了方便皇嗣王爷等直系宗亲外出行事时制定的身份牌。

镇北王虽是异姓王,但也是属于皇家超品亲王。而且独坐燕北一洲,拥兵百万,权高位重。其世子同等皇子身份,自然是有资格配备身份牌的。

只是不知为何镇北王世子会出现在京都。

“原来是世子殿下呀,怪不得长着一副天人之姿。

“我刚才就是秉公办事,没做啥特别的事情吧”。

卫平脸色发白笑着说道。虽然看起来像哭。

“……”

“卫兄你刚才说他乡巴佬呢。”

“胡说!你乱讲!我没有!”

“对对对,你还想扯他下马”。

“卫哥你快起来地上脏,不要跪着讲话啊。”

“看来卫伯母今晚可以不用煮卫哥的饭了。”

金吾卫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卫平的耳中,现在的卫平面如死灰只想当场离世。

而马上的秦昭此刻正美滋滋的快马向皇宫前进…

满脑子都是成亲成亲成亲…

原创文章,作者:月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0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