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游戏》小说章节目录方涵,秦大爷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惊悚游戏

小说:悬疑

作者:万米

简介:寂静深夜,公路上的无人出租车;黑夜中,徘徊在校园之间的诡异倒立行走之人;深山古堡的骇人尖笑;老旧阁楼上,有人不停来回踱步;阴森蜡像馆,时不时传来的咀嚼声;这是一场关于亡者和活人之间,狂欢和悲哀的盛宴。方涵因为一场诡异的车祸,入局其中,不知后面等待他的是福还是祸….

角色:方涵,秦大爷

《惊悚游戏》小说章节目录方涵,秦大爷全文免费试读

《惊悚游戏》第1章 清明不宜出门免费阅读

阴历,二月廿三。

清明。

应是春光明媚,草木盎然,天空明朗,万物创新。

但今日却阴雨缠绵。

灰蒙天空上,绵绵细雨,簌簌而落。

城市中,稀疏地行人撑着雨伞,步子紧凑地行走在街道上。

今天是清明,是祭拜亲人先祖的日子。

在一些巷口,依稀可见一些被雨水冲刷的纸钱灰烬。

哒。

一脚踏在积水中,水花四溅。

撑着把黑伞的方涵,站在街边,抬头看了天空后,伸手招来辆出租车。

“小哥,要去哪?”

“城郊公墓!”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上车的方涵,戴着副黑框眼镜,而且肤色惨白,像是许久没有出门的样子。

想来是个宅男吧,因为今天是清明的缘故,才会想起出门。

“小哥,是去探望自己的亲人吧?”

“不是,是回家。”

“哈哈,小哥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你不也是在开玩笑?”

“额….”

司机话语一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即,启动了汽车。

方涵手枕着脸,默默注视着车窗外不断后移的景物。

出租车内气氛沉闷,司机也没有说话的欲望,闷着头,一心开车。

经过一路沉默后,出租车来到了城郊公墓。

咔。

付完钱下车,方涵撑起手中的黑伞,看着前方半开的铁门,以及后面的墓群。

“小哥,别伤心,哪家不还有人去世啊,看开了就好!”

也许是司机觉得方涵看起来很悲伤的样子,离开前还扬声安慰了他一下。

待方涵回头时,出租车已经离开了。

城郊的公墓,建造了近二十年,漫山遍野都是墓碑。

不过近年来因为城市规划,一片新的公墓群在城市另一边修建完毕。

所以,清明来此扫墓的人,比起前些年,少了许多。

现在来此扫墓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以家庭或者几人结伴,来此扫墓。

而向方涵独自一人,有些罕见。

门口保卫室的大爷,巴巴抽着旱烟。

他见到方涵走来,吐出一口烟雾,“小方,你又来扫墓了啊?”

方涵转过头,看向咧嘴露出黄牙的大爷,轻轻点头。

“是啊,我又来了!”

“给!”

门卫大爷披着衣服,从里面提着个黑色袋子,交到方涵手上。

“鲜花,下雨就不用烧纸钱了!”

“秦大爷,谢谢了。”方涵接过袋子道。

“这有啥,我还要替那个女娃谢谢你呢!

一个孤儿,在这世上无亲无故,幸好有你每年还能记着人家。”

门卫秦大爷咧嘴,拍着方涵肩膀笑道。

方涵嘴唇微启,却没说话,然后提着袋子,走向墓群。

见着方涵离去的背影,秦大爷咂了一口手中的旱烟。

“这孩子,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簌簌簌。

天上雨点依旧在落。

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雨雾。

撑着黑伞的方涵,踏着石阶,慢慢来到一处墓碑前。

看着上面的黑白照,方涵放下手中的袋子。

“小菲,我又来看你了。”

照片上,一个短发女孩露着白牙,正开心地笑着。

盯着照片,方涵轻轻拭去上面的水雾。

“我劝你们夫妇还是不要收养那个孩子,他对周围的人十分警惕,有很强的攻击性,我怕你们收养了他,不好照顾。”

“那他身旁的那个小女孩呢?”

“她的话,你们二位倒是可以收养,不过就是身体有些不好,经常生病,落下了病根。”

“这倒没事,我们夫妇还是有些财力,可以给她治病的。”

“这样啊,那咱们就去登记办理手续吧!”

那年的盛夏,唯一能和小男孩亲近的小女孩被人领走了,此后便再也不见。

而当再见之时,一人躺在里面,一人站在外面。

取出袋子内的鲜花,放在墓碑前。

没有过多的话,方涵静静待了半个小时后,撑伞离开。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人行人欲断魂。

簌簌而下的小雨,让人倍感寂寥。

方涵撑伞拾阶而下。

四周的雨幕遮掩住视线,朦胧而带着丝丝凉意。

“秦大爷,我就先走了!”

路过门卫室时,方涵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哎,方小子,以后有空常来。”

“行,赶明儿,我在这先买块地….”

“晦气晦气,臭小子,赶紧滚!”

方涵摆摆手,转身离去。

哒哒哒。

地面积聚的积水被溅起,逐渐打湿方涵的裤腿。

他撑着伞,慢慢走到街边。

公路间一辆辆汽车停滞不前,喇叭声不断响起,整条道显得十分拥挤。

“前面出事了吗?”

方涵还想打车,看现在这个情况,怕是不行了。

前方的十字路口,两三辆警车和一辆消防车停靠在路边,蓝白色的警用隔离带呈环状将中心位置圈起。

一位位好奇围观的群众,站在隔离带后,探着脑袋往里看。

几名交警配合着消防人员,围着一辆扭曲变形的汽车,进行救援工作,一侧的医护人员随时准备救治伤者。

“哎呀,这司机也太倒霉了吧,车子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人还有气没有?”

“这谁说的准啊,刚才我就看见那出租车就跟发疯了一样,突然一下就出事了!”

“是啊,我也看见了,明明先前那会儿,这路口就他一辆车子,居然也能出车祸!”

“莫不是速度太快,加上下雨打滑了?”

“不知道啊,反正那会儿,我看见好像是红灯来着,不像是打滑。”

“那这就奇怪了!”

“哎哎哎…..司机被救出来了!”

消防人员终于切割开扭曲的车门,露出其中的司机。

当出事司机刚被抬出,不少围观群众,当场弯腰呕吐起来。

方涵站在人群中,眼皮抖了抖,深深吸口气。

只见那出事司机半个脑袋凹陷下去,白的红的溅射在整个车子内。

甚至当车门被打开时,混杂的红白相间的液体流了出来。

当方涵忍住内心的不适,仔细看去时,他好像发现这司机似乎有点眼熟。

很像之前,载他到公墓的出租车司机。

人群内,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看了眼状况后,压低帽檐,转身快步离开。

“行车时,由于高速冲击造成的颅骨大面积塌陷骨折?”

“唉,小伙子你是学医的吗?刚才听人说不是红灯,怎么会是开车的时候撞到的嘛,你看周围就他一辆车出事了。”

身旁有大妈听到方涵的分析,咂嘴说道。

方涵轻轻摇头,“我不是学医的,只不过知道一点而已,我也只是根据伤者的受伤部位进行分析,具体还是要看医生的诊断!”

说完方涵慢慢挤出人群,临了回望了一眼被抬上担架,已经没生气的司机。

“旦夕福祸,犹不可知。”

收回心思,方涵朝前走去,看看能不能打到车。

经过一处胡同口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叮!

硬币落地发出的声音。

走进胡同,方涵抬眼望去。

他看见一个昏迷的人,正在被什么东西拖拽,身体一寸寸消失在原地。

一顶上面有着斑点血渍的鸭舌帽,掉落一旁。

方涵心神一惊,瞳孔微缩,随即装作有些急切的样子。

他快步来到一个垃圾桶边,嘴里嘀咕着,“憋死我了。”

说完,半拉裤子,直接开始放水。

而且边放水,嘴里还边吹着口哨。

拖拽的动作一顿,还剩一双脚留在原地。

放水结束,方涵打了抖,提起裤子,朝着胡同外走去。

走到一半,他俯身捡起一枚硬币。

“哟,运气不错,出门捡钱了。”

收起硬币后,方涵快步走出胡同。

身后胡同内,拖动的声音再次响起,直到最后剩下的双腿,完全消失在空气中,才缓缓消散。

出了胡同的方涵,头也没回,快步走到人多的地方。

打车,回家。

——

此章节于清明节发布。

原创文章,作者:万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