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之始》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大道之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栖霞山上小居士

简介: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灵气复苏,大妖频出,邪祟乱世,神醒人间。李伯阳携带金手指,道传异世,颠覆旧秩序,重定三界。

角色:

《大道之始》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大道之始》第1章 客居异乡脱凡躯免费阅读

大乾皇朝,青阳府鹿溪县。

刘家镇,刘氏大宅最近在闹邪祟,已经死了三个人了。

黄昏,太阳渐渐西下。

刘府大门前,刘员外圆滚滚的身子不停地走来走去,不时地踮起脚望向街道。

片刻,远远看见一道身影不急不缓的向刘府走来。

刘员外油腻的胖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一溜烟的跑下台阶。

实在是不得不激动,花重金请了几个奇人异士,都没办法,反而激起了鬼物凶性。

等身影近前,原来是位三十岁左右,作道人打扮的男子,身后背着一把长剑,左手持着一把拂尘,右手提着一个米黄色的布袋。

“李道长,您终于来了,可把我给急坏了。”

刘员外低头哈腰的朝来人出声,一双胖手伸出想要去帮道人拎布袋。

“急什么,小小邪祟,不值一提,贫道说会到,自然不会食言。”

李伯阳缓缓说道,甩了甩手中拂尘。

“走吧,进去看看,不过想要除去此物,还得是晚上。”

刘员外自然不敢多说,做了个请的姿势。

二人步入庭院,李伯阳打量一番,蹙了蹙眉头。

“看着有一股鬼气夹杂着煞气,倒是没有怨气,应该不是这刘员外做的孽。”

心里嘀咕一声。

“确实是鬼物作祟,等晚上我再动手除去。”

“作孽唉,想我刘景良经常修桥补路,积德行善,怎么会遭此祸端。”

刘员外欲哭无泪,唉声叹气。

“行了,贫道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恨不得把一个铜板当两个花,修桥补路跟你有啥关系。走吧,晚上再说。”

午夜子时,月明星稀。

整个刘府阴气森森,一阵黑烟飘过,瞬间化成人形,飘在空中,却是个女鬼,长发飞扬,面色惨白。

房间里,盘膝而坐闭目养神的李伯阳睁开眼睛,朝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刘员外招呼一声。

“走吧,来了。”

“我……我也要去吗?道长,您自己去行不行?

”甭废话,有贫道在,你怕什么?”

你当然会得亲眼见见鬼物,顺便看看我怎么大发神威,不然你怎么乖乖掏钱,不是我缺德,实在是穷啊。无量个天尊!

刘员外吓得浑身肥肉一顿乱颤,但拗不过道人,只能乖乖跟在后面。

“嘎吱”

二人出现在屋门外,女鬼看见生人,面目开始狰狞。只要吸了眼前之人的阳气,修为一定能更进一步,说不定阴躯能开始由阴转阳。

“孽障,死后不乖乖入轮回,还在这里害人,业力缠身,当真是不知死活。”

李伯阳一声清喝,抽出背后长剑,指向女鬼。

“臭道士,找死,纳命来吧!”

女鬼周身黑气涌动,手一挥,黑气涌动犹如长蛇向袭向李伯阳,而后,身后又是一道白练向李伯阳缠去。

李伯阳站定,面色微肃,手执长剑,只见剑身黄光闪烁,挥剑斩向黑气。两者相遇,黑气逐渐消散,剑光去势不减,杀向女鬼。

同时,脚下踩着罡步,手持拂尘抽向要到身前的白练,刚一接触,白练犹如天女散花般的漰碎成一片片,逐渐消散在空中。

剑光散去,传来一声惨叫,黑气散去,月光洒落院子,却是鬼物已除。

身后刘员外,浑身发抖,终是松懈下来,瘫成一团,大口大口的呼气。

李伯阳显得云淡风轻,然后又盘膝坐下念了一遍《度人经》,起身拍了拍土。

“刘员外,鬼物已除,你大可放心了。”

刘员外挣扎着站起身子,从怀里摸索出三张银票,递向道人。

“李道长,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您千万别嫌弃。”

看见银票,李伯阳淡然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嘴角翘了翘。

还算你个刘胖子有眼力见,不枉费贫道一阵表演,有了这些钱就可以修缮道观了。

“斩妖除魔本是我等修道人的本分,黄白之物于我等修道之人亦是无用,但既然是居士的一片心意,便以之了却你我因果。”

接过银票,快速揣进怀里。

随后,不顾刘员外的殷切挽留,匆匆朝外走去。

伴着月光,走在回道观的路上,不由得思绪飘飞,已经穿越了一年了,不容易啊。

“系统,出来。”

眼前显示出一个简洁的面板:

姓名:李伯阳

境界:炼精化气(初期)

福德:72

神通:通幽、导引、斩妖

每一个穿越者都有一个金手指,这是不变的道理,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带来了一个神通兑换系统。

一年时间,才兑换了三个地煞神通,而兑换需要福德之气。

福德之气只有斩杀有业力的妖魔鬼怪,或者做出对天地有益之事才能获得。

其中一个地煞神通需要一百点功德之气,而天罡神通更是离谱,每一个需要一万点。

“任重而道远啊,慢慢来,一定会成仙做祖的,不过经过一年的观察,没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修道之人啊。”

自我安慰一番,又埋头赶路。

李伯阳前世是地球的一个图书管理员,被倒塌的书架压死,浑浑噩噩的穿越到这个世界,附身在这具身体。

这世界,自从两年前灵气复苏,鬼怪逐渐出现,开始变得危险无比,鬼物频出,妖怪渐生。而原身在一次下山“降妖除魔”的过程中被妖魔所除,才被李伯阳所趁。

这具身体也叫李伯阳,长的倒是面如冠玉,仪表堂堂,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这倒也是,面貌上不占优势,怎么可能把鹿溪县那些小少妇哄得团团转。

半个时辰后。

“终于赶回来了,鼠大郎,快开门。”

李伯阳敲了敲随时都能掉了的大门,朝里面喊到。

“嘎吱”

“老爷,您回来了,这趟赚了多少?”

门口一只约摸小狗大小的灰老鼠,直立着,两撇小胡子一颤一颤的,略显急促,朝李伯阳口吐人言问道。

“没多少,不过修道观的钱应该够了,我明天请人来修缮。”

李伯阳边走边说。

这鼠妖是只快开灵智的老鼠,经常来道观偷吃。一日,被李伯阳捉住后点化,收为童子,起名鼠大,不过它更喜欢别人称它为鼠大郎。

鼠大郎听到李伯阳的回答,小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泽。

终于不用再住柴房了,眼睛里光芒闪烁,已经开计划着自己的鼠窝该改造成什么样子,抬起爪子,擦了擦口水。

一抬头,见李伯阳已经步入房间,鼠大一拍脑袋,紧追两步,在后面喊道:“哦,老爷,县城的陈捕快说有事找你,让您明天务必去一趟。”

“嗯”

李伯阳随口应了一句,便回房修炼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栖霞山上小居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