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罪之殇》小说章节目录吴队,马强全文免费试读

“现在分头调查,小段,你去跟郭亮这条线,看看各方面报告出来没有,包括仔细查郭亮的背景,尤其是他外贸公司的情况;何苗,你去柴俊伟的夜总会,找人事部门,把近三个月入职、离职的人员资料给我找回来;凶手下一个目标的事情我来跟,明天一早我们来碰。”

打发走小段和何苗,吴队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着电脑发呆,很少见到吴队如此失神的状态,即便面对穷凶极恶的悍匪恶徒也不见吴队有一丝犹豫。

吴队盯着眼前的黑漆漆的电脑屏幕,一根一根的抽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烟雾缭绕,键盘上也被溅满了烟灰。

掐灭了手中的最后一根烟,吴队好像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偏着头吹了吹键盘和桌面的烟灰,按下了开机键。

此刻,天色已黑,办公室的同事也早就下班离开,一直呆坐在电脑前的吴队灯也没开,吴队脸上映着屏幕中闪烁的开机画面,光线忽明忽暗中似乎看到吴队眼里有泪花,有恼恨,有不舍,种种复杂的情感纠结在一起。

电脑打开,屏幕桌面上的内容十分简单,几个简单的图标而已,吴队却似乎选择了很久,点开一个程序,密码登录之后,打开了警队内部档案,查询执法过程中由于执法过当造成伤亡的备份档案,第一个案件的档案夹被吴队点开,档案在电脑屏幕上打开,档案内记录的照片眉眼间居然和吴队有些相似。

“吴锦飞,男,前刑警大队队长,抓捕逃犯过程中,在罪犯胁持人质且时机尚未成熟情况下,冒然开枪,击毙罪犯同时导致人质头部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抓捕过程中,吴情绪激动,多次无视领导指示,擅自行动,直接导致了罪犯做出极端行为… …”

吴队眼眶微红,面无表情的读着这份档案,看似找到一名可能成为凶手下一个目标的意外造成人质死亡的警员执法案例,但是,档案最后却写着吴锦飞在人质死亡后,长期抑郁,已经在十多年前就自杀身亡了。

吴队又点起一根烟,放在烟灰缸边上,透过袅袅上升的烟柱,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喃喃说了句,“爸,好久不见!”

吴队当年还在上学,事发前几天听父亲讲起过这件案件,一名丧心病狂的恋童癖杀人狂在本市疯狂作案,多个孩子遇害,而且遇害的孩子无论男女都被残忍性侵过,甚至死后还被凶手割下生殖器,全市人心惶惶,吴队还记得父亲提起这件事情时恨的牙关紧咬,脑门上血管直蹦。

当时所有学生的家长都会准时去学校接孩子上下学,但是吴队的父亲因为追查罪犯,无暇顾及孩子,只能反复告诫吴队下学一定要赶紧回家,而且要跟着顺路的同学和家长,绝不能一个人到处乱跑。

吴队当时并没有害怕,只是在那时更想念去世的妈妈和爷爷奶奶,在吴队看来,终于有个机会可以让爸爸也像其他孩子的家长一样来接送自己的时候,爸爸依旧忙着自己工作,无暇顾及自己。

父亲去世后,曾经和父亲一同经历了抓捕过程,并联名力保吴队父亲的几位叔叔告诉过吴队当时的情景,但是吴队的父亲带队,终于找到了这个杀人狂隐藏在郊区垃圾场里老巢,当所有人冲进门的那一刻,眼前的情景让所有几乎发狂。

屋里充满腥臭的味道,遍地的血污、垃圾,昏黄的灯光下凶手满身血迹,正从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笼中往外拖拽一名衣衫褴褛的女童,女童惊恐不已,想要尖叫却被凶手的脏手捂住了嘴,所有人都忘不了那双恐惧到极点的眼睛。

由于凶手胁持着女童,所以无法强攻,在屋内周旋的过程中,凶手还不忘打开冰箱,凶手从冰箱里拿出的东西彻底激怒了吴队的父亲,那是许多血肉模糊,从受害孩子们身上割下的生殖器。

吴队的父亲和所有人双眼充血,几乎疯狂了,却又因为顾及到女童的安危,不敢妄动,狂怒的心情和被人质安全束缚的行动,吴队的父亲双拳握得发白,浑身厉抖。

凶手手持刀具横在女童的脖子上,胁迫众人退出屋子,自己也走出小屋,发狂的吴队父亲不顾上级指示,一路紧追这个畜生,沿途凶手在女童身上留下的一道道血痕,沿途洒落的血迹,像插在吴队父亲心上的刀,吴队的父亲像头发狂的公牛,将罪犯逼进了垃圾场边缘一处已经坍塌的残垣断壁,凶手自觉没有了退路,反倒当着吴队的面一口一口舔食着女童伤口的鲜血,女童已经吓得表情木然,眼神涣散,没有了反应。

吴队父亲举着枪,双手颤抖,“王八蛋,畜生,你不得好死!”

“你猜我还在不在乎自己怎么死?这辈子我快活够了……嘿嘿嘿”

吴队父亲咬着牙冷静下来紧盯着罪犯,终于发现了一个绝佳的阻击机会,虽然只有一瞬间,吴队父亲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子弹带着无尽的仇恨击碎了罪犯的头颅,但是这个恶魔却在死后也没有松开抓着女童的手,木然的女童被拽着也向后倒去,却意外的倒在一根突出的钢筋上。

钢筋瞬间透体而出,女童此刻没有了慌张,过分冷静,甚至有一丝解脱后浅笑的表情出现在不到十岁的孩子脸上,一瞬间诡异的宁静。

“啊……”吴队的父亲发了疯似的扑过去,面对从孩子身体穿出的钢筋却手无足措,眼泪瞬间喷涌而出,所有子弹全部倾泻在了恶魔身上,依旧无法平复心中的悔恨和遗憾,直到吴队父亲用石块将那罪犯的脑袋砸的稀碎,才被赶来的同事拉开。

变态杀人狂案件告破,罪犯罪有应得,几乎所有人,甚至包括女童的家长也都认为吴队父亲是个大英雄,但是吴队父亲却没有原谅自己,见到女童家长那天,吴队父亲跪下给女童家长磕了三个响头。

从此吴队父亲似乎迅速苍老了,整天喝酒,即便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英雄,但在法律上吴队父亲仍然违抗了命令,造成了严重后果,在多人联名力保之下,被判定心理状况不适合再呆在警队,被警队除名。

在偶尔吴队父亲没有喝多的时候,曾经和吴队说过,“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允许犯罪的存在?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那个女孩子会原谅自己么?如果我没有开枪,那孩子是不是不会死?难道要我眼看着那个孩子被折磨死?阻止世间罪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么?”

无数的问题终于压垮了这个叱咤风云的队长,严重的抑郁甚至让吴队父亲出现了幻觉,曾经老百姓眼中的英雄终于过不去自己这一关,自杀身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现在许多局里的同事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件案子,吴队也继承父亲的遗志,成为了一名刑警,依旧延续了父亲嫉恶如仇的性格,但是却比自己的父亲更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

父亲在自己心目中依旧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由此吴队也明白了,这世间的罪恶如同阳光下的阴影,不可避免的存在,要阻止罪恶,惩治罪恶也势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自己所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没有办法陪伴妻儿,而父亲的所付出的代价则是自己的生命和无辜孩子的生命。

吴队没有想到何苗清奇的脑洞思路可以把凶手下一个目标引到这个方向,不希望机灵又多事的两个小鬼知道这件事情,一来两个人毕竟年轻,是非观念没有那么坚固,很容易被像自己父亲这种虽然触犯了法律规定,但是依旧被所有视为英雄的人误导了是非观,说的极端些,警察本就是一个以杀止杀的职业,如果不正确引导,真的难免会出现激进分子;

二来,就以这两个小鬼的八卦劲,要是知道这件事还不把自己烦死?而且,即便是两个人找到目标了,还是要自己来接触比较方便。

关掉父亲的档案,从一堆或重或轻的内部反思的案件中排查着可能性,在这堆档案中,不少案例在吴队看来有些吹毛求疵了,本来就是拿着脑袋去救人,去抓罪犯,过程中如果造成人质意外或者周围群众意外也就罢了,人犯死亡也要追责,但是在吴队看来如果当时不是当机立断,可能会造成更多普通民众的死亡,在是非这一点上,吴队虽有不少意见,但也只能服从。

跳开一些鸡毛蒜皮的投诉,吴队终于发现了一个靠谱的案例,案例中是一名另一组的年轻刑警,敢冲敢拼,吴队对其印象还不错,一次开车抓捕罪犯的过程中,自己的车被罪犯的车撞到失控,虽然这名年轻刑警拼尽全力控制,但是车还是翻了,同时伤及了一名躲闪不及的路人。

原创文章,作者:武装天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