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罪之殇》小说章节目录吴队,马强全文免费试读

小段突然灵光一现,“柴俊伟的办公室是东西朝向,办公桌的是坐东朝西,沙发本来应该是坐西朝东的,特意把沙发转向朝西意思是送死者西方极乐么?”

“还西方极乐?凶手下手这么狠,还送去极乐?古时候斩首行刑的时候都会让犯人面朝西跪,中国传统文化中,西方是白虎镇守,让犯人面朝西跪意喻将犯人送入虎口。结合凶手的手段,我判断凶手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准则判罪,同时又是一名行刑者。”

在场的众人都没想到吴队居然对神话民俗还有研究,而且推理的思路可以如此天马行空,都静静的怕打断吴队的思路,吴队则不管众人的反应,又进入了换位推导的状态。

“凶手不是什么教徒,但是对传统文化很了解,对各类教义也都涉猎广泛,甚至将各类宗教糅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宗教体系,他就是自己的教主。”

“第二,你刚刚提到的死者伤口,我也仔细看过,从角度和力度上可以看得出来凶手的的确确受过训练,不过是传统武术的训练,凶器应该就是匕首。”

何苗举着手插嘴,“传统武术里有匕首么?”

“有,自古就是刺客的必修课程,现代军队中的匕首术更多结合了西方匕首格斗的套路,更注重实战。”

所有人都在听着吴队的推理,突然被小段打断,都不满的冲着小段翻白眼,小段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多余,吐吐舌头,赶紧保持安静。

吴队闭眼思索一阵,又很快恢复到自己的状态中,“要用匕首开膛破肚,力道需要不小,对于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十之八九会用反手握刀。”一边说,一边拿起桌上的碳素笔,反手握在手里,向下比划着。

“反手握刀,切入口还是偏大的角度,说明何苗对凶手的身高判断应该不错。对了,柴俊伟不是从小习武么?查查他师从哪家?有没有什么师兄弟什么的还有联系?另外以匕首为主的传统武术门派很少,在武术圈子里打听打听,有多少师傅在修习传授这门功夫?”

“第三,也是我最想不通的,凶手是从哪里进去办公室行凶的,怎么可能做的这么一点痕迹都没有。我绝不相信凶手可以隐身什么的,所以我有个设想,凶手在办公室里藏了几天,一直没有离开。小段,马上调取夜总会的监控视频,至少案发前一周的,给我一帧一帧的过。”

说完三个点,吴队谁也不理,自顾自的陷入喃喃自语的状态中,所有人都知道,吴队这是有很多没有想通的地方,自己在和自己较劲,没人敢打扰吴队,各自散开做自己的工作。

吴队布置的任务交给小段和何苗,少不了许多周边部门配合,几天之后,何苗和小段向吴队汇报工作。

吴队看着小段和何苗的脸色,一脸低落,知道两个人的搜集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心中偷笑,脸上却不苟言笑。

“来,把你们搜集到的信息说一下吧。”

小段和何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第一个汇报,大违两个人的性格,一脸霜打茄子的德行,把吴队气乐了。

“没进展?有阻碍?还是得到的线索你们觉得没价值?”

这个时候的小段,再也没了机关枪似得抢话,闪躲着吴队的眼神,脚底下直踢何苗。吴队也装没看见,任由两个小鬼耍花腔。

“额… …”何苗被逼的没办法,终于开了腔,“吴队,我们对本市能了解到的一些武术门派,一些招生的格斗教育机构都进行了调查,但是没有找到您说的那个什么以匕首术为主的门派,另外,我们去调取夜总会的监控视频,谁知道夜总会的监控视频是一个月一清,案发前一天正好是清理硬盘的日子,而且也没留下什么备份,所以… …。”何苗像承认错误似得,一边说一边低着头。

吴队看着两个人,实在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笑的前仰后合,笑的小段和何苗莫名其妙。

“你们取证就像逛超市?你推导出线索,证件就在货架上摆着让你们去拿?看你们那怂德行,这种情况太正常了,反而要是一帆风顺我才觉得不正常。就这点心理素质还做刑警?趁早回家结婚抱孩子去。”

小段眼珠子一转悠,斜眼盯着吴队,“您早知道我们拿不到有价值的线索?”

“废话,我哪知道?不过找不到线索也是一种线索,说明凶手十分熟悉公安系统的侦破手段,把所有的证据都规避了。我们不能拿传统的套路来看待这件案子了。”

“什么意思?”小段知道自己的鬼机灵无论如何也跟不上吴队思路的跳跃。

“我们还是把凶手想简单了,凶手的反侦察能力不但体现在现场,更体现在对刑侦手段的熟悉上,所以反而证实了我的一个想法。”

小段和何苗同时睁大了眼睛,异口同声的说道,“吴队,您不是说怀疑自己人吧?”

“没什么不可能,我们的队伍中难免会出现较为激进的同事,根据自己的判断滥用私刑。当自己是蝙蝠侠了。”

“不过现在看来,柴俊伟倒也真是罪有应得,这个人包娼庇赌,多少家庭都毁在他手里了,又苦于证据不足,没办法制裁他,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凶手倒也做了件好事。”

吴队对小段的看法不以为然,“古时候有劫富济贫,打抱不平的侠客,是因为法律的不健全和执法的不公正,现在我们需要这种侠客么?要我们干嘛吃的?况且,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绝不是这种凭一己之私,违背国家法律的人,你们不能带着对柴俊伟的偏见来审视这个案件,毕竟人已经死了,天大的罪过他也算还了,现在的受害者是柴俊伟,我们至少要找出这个凭个人的判断执行判决的凶手,心态必须调整好。”

三人正在聊着,突然,吴队办公室的门被一把推开,吴队眉头微微一皱,谁这么冒失?连门都不敲?不知道这屋子里正分析案情呢么?

推门进来的是另一组的一个小伙子,满头大汗,神情有些慌张,“吴队,又一件诡异凶案。”

吴队眉头紧锁,按灭了手中的烟,招呼小段和何苗,“收拾东西,走!”

问清楚案发地点,何苗开车,小段坐在副驾,吴队和那个小伙子在后座,吴队依旧一根接一根的点着烟,听小伙子汇报案情。

“我们是在上午九点多接到报案,案发地点在一处高档小区的别墅区,第一发现人是负责每周打扫的物业人员,早晨这名物业人员照常入户打扫,发现了死者,我们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死者的死法太… …太诡异了,所以我们队长让我赶紧通知您。”

“诡异?怎么个诡异法?大概说说。”

“我只看了一眼,细节没有看的太清楚,不过,死者赤身裸体,手脚被捆绑,带着项圈,而且手脚的指头被割开露出了指骨。”小伙子脸上表情有些阴晴不定,明显心有余悸,“我们队长说凶手犯案的手法和您那个案子很像,所以派我赶紧来通知您,顺便把一些基础案情向您汇报。”

吴队一边听着,一边猛抽烟,没有问任何问题,一直陷入思考之中。

警车鸣着笛开至一处高档的社区,大门宏伟耸立,门前奔马喷泉,大气恢弘,单是看这个门脸就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住得起的小区,小区是人车分离,车开不进社区内,吴队带着小段和何苗跟着小伙子下车直奔案发现场。

小区里的环境更是美轮美奂,虽然现在已经入秋,但是园区内的植物在精心护理之下反而更显韵味,此时小区内众多的业主和好事之人远远围观低语着,紧张的气氛和绚丽的美景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氛围。

进入到别墅区需要穿过前面的几栋高层,吴队叼着烟,深锁的眉头一路无语,其他人知道吴队的习惯,没有人废话搭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响起,“吴大队长,您怎么才来啊。”

“怎么又有你?你好这口是咋地?”

说话的人正是牛副局,牛副局一路小跑迎上来,一脸苦相,“大哥,你以为我愿意啊,案子偏在我的管片里犯,你让我有什么招?破案我不如你们,还脱不了干系,屁颠的伺候你们各位大爷呗。”

吴队白了牛副局一眼,不理他的风凉话,“现场在哪?”

牛副局指着前面一堆人围着的地方,“就是那间别墅,现在的人啥都新鲜,明知道是死人了,还围着看,真行,不嫌晦气。”

“废什么话呢?你吃的就是这碗饭,嫌晦气闪一边去,哪那么多牢骚?”

牛副局闻言轻轻扇了自己一嘴巴,“我说错话,我说错话,吴大队长,赶紧吧。”

原创文章,作者:武装天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