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罪之殇》小说章节目录吴队,马强全文免费试读

刘萍一看吴队这幅傻德行就知道,他是走不了了,冷着脸,站在雨中看着吴队瞎忙活。

笑笑在出租车里看到了爸爸,本来撅小嘴闷闷不乐,瞬间笑成了一朵花,推门跑下车,“爸爸,爸爸,你赶回来和我们一起去看海啊?”

吴队有些局促的看看冷着脸的媳妇,赶紧脱下外套挡在媳妇头上,把笑笑抱进出租车,“那个… …爸爸要抓坏人,下次再陪你和妈妈去看海?好不好?”

小孩子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你又骗人!你就是坏人!”说着推开吴队,关上了车门,留下吴队一脸尴尬,无言以对。

惹恼了小祖宗,赶紧回来哄媳妇,“媳妇,你看,实在是不巧,案子刚发生,都在调查取证的节骨眼上… …。”

“案子,案子,你能有一半这么在意你的孩子么?”刘萍冷着脸打断吴队,“你这是来干嘛来了?”

“送你们啊!”

“你是不是傻?送我们把行李放上出租车?”

“哦,对对对。”吴队一拍脑门,转身就要拿行李。

每次吴队爽约都会这样不知所措的犯二,刘萍已经见怪不怪了,“行了,笑笑已经在车上了,别折腾了,下雨天的,再把孩子折腾病了。你忙你的去吧,记得按点吃饭… …唉,说了也白说。”

刘萍说着把外套披回吴队身上,看着这个铮铮铁骨的硬汉此刻头发被雨水打湿,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一脸窘迫,强挤着笑容,心里不禁一阵心疼,“行了,行了,别这晾着了,你又不知道几天不换衣服了,浇个湿呼呼的,再捂出病来。”

“哎… …哎… …没事,没事。”

刘萍叹口气,拉门上车,安抚笑笑,出租司机早等的不耐烦了,发动汽车扬长而去,吴队站着直发愣,直到看不到车尾灯才一跺脚,咬着牙直骂,“倒霉凶手,你大爷的,让我逮着看我不扒你皮。”

吴队臊眉耷眼的回到警队,众人看到吴队这么快回来都纳闷,看吴队表情不爽,也都不敢多问,小段抱着一摞资料跑过来,看到吴队一脸吃惊。

“这么快?送走嫂子和笑笑了?”

“送走了。”

“送哪了?这么快?”

“送上出租车了!”

“… …”小段气的直翻白眼。

“线索调查的怎么样?我让你找的材料都找的了么?”

“哪那么快,你去眯会吧,一会有结果了我叫你。”

吴队想想也是,老婆孩子把自己的心都搅乱了,需要静一静,恢复理智,答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办公室,在沙发上盖着外套闭目养神,一边平静思绪,一边梳理现场勘查所收集到的信息。

这种作案手法前所未见,根本没有什么前车经验可借鉴,凶手如果只是为了取柴俊伟的性命,要么一枪,要么一刀,太多干脆利落的方法了,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开肠破肚,这凶手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离开时还把一切线索打扫的干干净净,这份心理素质太强了吧?

吴队思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被小段推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窗外雨还没有停,天色阴沉,不过吴队却很喜欢这样的天气,阳光明媚的天气给人热烈、外放的感觉,这种天气会给人更内敛、沉稳的感觉,而吴队的职业也恰恰需要后者的这份冷静。

桌上放着小段点的外卖,自己虽然脾气有点暴躁,但是周围的人都在包容自己,对自己默默惦记着,关心着,让这个糙汉子心里暖暖的。

打开窗户,屋外的湿润的凉风让吴队心神一爽,伸个懒腰,几口扒拉完盒饭,吴队马上找回了状态。

“小段、何苗,资料准备的怎么样?”

小段看到吴队走出办公室,急忙抱着一摞文件跑过来,“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体内含有一氧化二氮,应该是在死前吸食了大量的“笑气”,可是据我们调查了解,柴俊伟对自己的身体十分注意,虽然他的夜总会经营这种东西,甚至还有毒品,但是他自己却绝不会碰,而且如果是被外力强迫的话,有太多比笑气更迅速有效的选择了,为什么凶手会选择这种边缘化的毒品。不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死者会有那么诡异的表情了,一定是在大量吸食了“笑气”后才动的手,这样死者连反抗都不会反抗。对不对?”

每次小段在汇报情况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想法和推测揉进去,这也是这个机灵丫头学习的方式,每次吴队都会指出小段推测中的问题,让她受益匪浅。

吴队思索一下,过滤了小段汇报中的内容之后,扬扬下巴,“何苗,你也说说。”

何苗嘴慢,每次都抢不过快嘴的小段,都是吴队发了话才慢条斯理的汇报自己的想法,“第一,笑气是麻醉剂的一种,现在年轻人使用的也比较泛滥,但是目前法律上还没有将笑气列入毒品行列,就是说种边缘化的物质易于得到,还不会因为渠道暴露凶手身份,由此可见这个凶手心思缜密的可怕。

第二,大量吸食笑气之后,会导致幻觉和深度麻醉,这样对凶手行凶会十分有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房间里这么大的动作,死者没有挣扎痕迹,也没有惊动到门外的小弟。

第三,在尸检报告中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死者胃囊底部有一个非溃疡形成的小孔,我去和法医科的弟兄落实过,是用器械外力穿刺造成的,这个应该和为什么死者的大部分肠道都吞进胃里有关。设想一下,如果肠道的前端被强制插入食道,人的本能反应应该是呕吐,但是凶手通过胃部的小洞固定住肠道,使死者无法呕出,那么在咽喉肌肉的作用下,死者会产生自动吞咽的动作,也就是说,死者的一挂下水还真是他自己吞下去的。”

何苗的阐述更有条理和逻辑性,也说的太细致,吴队叼着烟,剔着牙浑不在意,小段可是越听越不舒服,“这个凶手有必要这么变态么?再说了,都开膛破肚了,还这么多操作,人不早挂了?”

“那不一定。”何苗不敢和吴队顶嘴,跟小段可不客气,“柴俊伟身高一米七左右,肠道也就七、八米,除了体外残留的不到两米,还剩下五米左右,肠道插入食道和胃部的前期,吞咽速度较快,即便到后面因为大量失血造成死者死亡,但是肌肉的本能动作还在惯性持续,在完全死亡前把肠道吞咽到这个程度,完全可能。”,

何苗思路要比小段清晰的多,猜测也更大胆,小段说不过何苗,转头看向吴队,吴队此刻摸着下巴的胡渣,脑子不知道想什么,看到小段投来的眼神,才回过神来,“干嘛?”

“什么干嘛?我们说的对不对啊?”

“靠谱,不过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凶手会如此大费周章折磨柴俊伟,我们假设这种作案手段成立,那就要顺着找疑点,先不说凶手是怎么进出死者办公室的,这么大量的笑气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进办公室,又如何让从来不碰毒品的死者吸食?凶手的作案手法说明他精通医学知识,时间分寸都掌握的极好,这种人怎么会跟柴俊伟这种人有交集?还有那面鬼牌是什么意思?什么样的动机会导致凶手用这么残忍的手段让死者受尽痛苦死亡?… …。”

吴队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了几句,抬眼看到小段和何苗熬了一夜,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行了,把我要的材料都放在这,你俩回去补一觉,不要太纠结于死者的死亡方式,这种案子更多的线索应该在其他方面,我看看材料,捋一捋,你俩先回。”

撵走何苗和小段两人,周围偷耳朵学艺的也都知道吴队要独自安静整理思路,不敢打扰吴队,就都走开了,屋里就剩吴队一个人。

没有上来就盲目翻阅资料,而是拿起白板笔,在办公室的落地白板上写下了“柴俊伟”三个字,然后轻轻敲打着手掌,来回踱着步。

就作案手法的猜测刚刚两个小家伙已经脑洞大开了,无论正确与否先放一边,现在需要更专业的侦破推理方式来进行更科学的侦破。

案件的侦破推理一般常用的方式有经验思维、原始思维和逻辑思维,经验思维顾名思义是总结古往今来的类似案件,找到共性寻求案件的突破点,这一点也正是吴队临危受命的原因,上级在指派吴队担任案件负责的时候就已经经验化的把吴队之前曾经接触过的邪教案子和这个案子画了等号,吴队也就成了唯一的经验者,但是吴队自己心里明白,一来之前的案子自己所接触的和这个完全不同,而且所积累的经验根本不足以找到突破点。

原始思维方式在吴队看了就有点玄乎了,这种思维方式只有具象没有抽象,只有描述没有概念,只有联想没有分析,只有直觉没有推理,只有神秘力量没有物质原因,只有注定了的没有偶然发生,对于这种联想和直觉,吴队基本也把他归类于个人经验。吴队认为这种思维方式只可以做辅助,不能做主要思维方式。总不能告诉一个人,我直觉觉得你有罪,所以抓了你吧?

原创文章,作者:武装天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