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罪之殇》小说章节目录吴队,马强全文免费试读

被伤及的路人本来年纪就比较大了,加上惊吓,虽然伤情不见得那么重,却也没有抢救过来,依照法律规定,人民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尤其是面对这种严重危害社会的情景下,造成无辜人员伤亡的是可以免责的。

但是就恰恰有这种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时根本不会考虑背景,考虑别人的牺牲,可算是遇到光明正大问政府要钱的时候了,老人去世后,一直少闻少问的儿女突然蹦出来,一副天下第一孝子的姿态,怀着悲痛欲绝的心情狮子大开口,索要赔偿,又是找媒体,又是网上发帖,又是披麻戴孝跑到警局门口又哭又闹,最后,迫于压力,也为了息事宁人,老人的儿女们算是讹了不小的一笔,听说有钱可拿了,一个个又恢复了龙精虎猛的状态。

且不说这些败类,那名年轻刑警却因此变得畏畏缩缩,做事畏首畏尾,尤其是网上的键盘侠,几乎一边倒的喷警察暴力执法云云,所有人似乎都忘了,为了罪犯不再伤害下一个人,这群一样有感情、有家人的年轻生命都忘却了生死,他们的付出才换来了社会的安宁。

这件事情在当地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如果按照凶手的是非观来判断,网上那些喷子的观点也代表了凶手的观点,是年轻刑警的车撞死了老人,前提和背景没人理会,吴队记下了年轻刑警的电话和住址,准备明天一大早就先去探探底。

第二天一早,小段和何苗来上班,简单碰了一下就出发向那个年轻刑警所住的地方出发,车上三个人互相通气了工作的结果。

“郭亮那边的报告出来了,现场依旧是干净的没有一点线索痕迹,死者是窒息而死,被脖子上的项圈勒死的,体内无毒品反应。案发时间前后的小区监控我也调看了,但是这个小区为了节约成本,监控工程做的不到位,有诸多死角,凶手极有可能利用这些死角潜入死者家中。

郭亮的外贸公司也通过经济科的同事彻查过,纳税模范,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公司,实在看不出来这个郭亮有什么里有被杀。”

“柴俊伟夜总会那边的人事部门我去调取了资料,但是价值不大,这种公司真正通过正规入职手续进来的员工就那么几个,更多的是老大一句话就招进来看场子的马仔。我觉得还要从一些线人身上下功夫了解。”

“嗯,知道了,我们这次去找的这个人之前是我们同事,我想你们应该也认识,是三队新进来的小伙子,冯刚,他之前出的事情你们也应该有耳闻,目前冯刚还在休假中,我翻阅最近的案例,这个冯刚最有可能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吴队想了想,又着重跟何苗和小段交代,“我们这次去不是要保护谁,做保镖,而是要和冯刚合作挖出凶手,这个角色定位我希望你们清楚,冯刚的对错不在你我评判之中。”

“明白。”何苗和小段自然明白吴队的意思,冯刚是个好警察,同时在惩治罪恶的同时付出了代价,这次去要注意不要再给他添加更多的压力。

冯刚还没有结婚,和父母住在普通的老旧小区里,何苗开车达到小区的时候,吴队让何苗先别直接去冯刚家,而是在小区里兜兜转转了几圈,熟悉了一下小区的规划格局,这才把车停在稍远的地方,去超市买了些水果礼品,和小段何苗一起步行到了冯刚家。

开门的是冯刚的母亲,看到穿着警服的三人,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紧张,低头看到何苗手里拿着的礼物,再看看三个人一脸笑意,这才放松下来。

“你们找谁?”

虽然冯母的情绪变化只在一瞬间,但是依旧没有逃过吴队的眼睛,这种看到警服会紧张的情绪居然发生在刑警的母亲身上,可想而知,冯刚所经历的事情不但对自己,对家人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英雄难当啊。

“您好,我们是冯刚的同事,来看看他。”

“哎… …哎… …来进来,进来。”冯母表情复杂的打开门让进三人,扭头向屋里喊,“刚子,你同事来看你了。”

屋里明显沉默了一阵,一个面容有些消瘦的小伙子探出头来,“哎?是吴队?您怎么来了?”

之前吴队和冯刚其实没什么太多的交集,冷不丁登门造访,难怪冯刚有些意外。

“刚子,有日子没见了,怎么还胖了?”吴队死皮赖脸,硬装熟人的话让小段和何苗听着都直翻白眼。

“啊?呵呵呵,您说笑了,来来来,赶紧屋里坐。妈,沏壶浓茶,吴队好喝浓茶。”

冯刚妈妈没听出对话中的尴尬来,还真以为俩人挺熟,也放松了警惕,“好好好,你们聊,你们聊。”

冯妈妈去厨房烧水沏茶,屋里几个人才陷入真正的尴尬,冯刚配合着几位让进家门,大家都知道和对方交集不多,没那么熟,冷不丁登门造访,必然有事,却又都不知道怎么张嘴。

吴队皮笑肉不笑的没话找话尬聊,“最近怎么样啊?”

吴队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有失水平,怎么回答?最近挺好?谁心里不知道冯刚为啥休假?说的好听是休假,其实不就是被暂时停职了么?最近不咋样?没有这么聊天的!

冯刚尴尬的笑笑,“还能怎么样,深刻反思,积极学习,努力调整状态,争取早日回到一线。”

“少跟我整这些打报告似得回答,我这次来跟你的那件事没关系,再说,我他妈没觉得你有啥做错的,是你自己过不了你自己那关。”

吴队炮仗似得性子瞧不上这种官腔的调调,直接怼了回去,冯刚听了一愣,连刚从厨房端着茶出来的冯妈妈也听的一愣,来看冯刚的那些同事领导哪有说这话的,即便心里不觉得怎么样,但是也没一个像吴队这样不管不顾,想什么说什么的,但是吴队的这句话却像一个最舒心的定心丸,让冯妈妈眼眶有些湿润。

“来来来,喝茶,喝茶,晚上几位别走了,正好冯刚爸爸在外面买菜,我让他爸多买点菜,晚上在家吃。”冯妈妈也希望吴队多坐坐,开导开导冯刚。

吴队老实不客气,“行,那麻烦您了,对了,何苗,去买瓶酒,晚上一起喝两盅。”

之后的聊天随着冯刚心扉的慢慢打开,尴尬的气氛减少了许多,加上小段和买酒回来的何苗两个人插科打诨,几个人连带冯妈妈都聊得蛮开心。

又过了不久,冯刚爸爸回来,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进门就感觉到了屋里难得的欢快气氛,互相介绍之后,小段和何苗帮着冯妈妈去厨房做饭,吴队和冯刚又陪着冯爸爸聊了起来。

厨房三个动作麻利,没多久整治了一桌子菜,冯刚家也有日子没这么热闹了,冯爸爸也跟吴队推杯换盏起来,除了何苗、小段没喝酒,连冯妈妈也一起陪着喝了几杯。

酒过三巡,吴队借口抽烟,单独和冯刚到了卧室,“小子,看你没那么怂啊?怎么这么点事就扛不住了?”

“您是不知道那名死者家儿子是怎么闹腾的,仗着认识几个领导,有钱有点势力,没完没了的闹,不但去局里闹,还跑到我家来闹,说我穿着警服,草菅人命。我倒没所谓,但是给我爸妈形成了不小的压力,我一来是为了回家陪陪爸妈,二来也是省的给我们队长和局里添麻烦。”

吴队难得的没发飙,叼着烟冷笑了一声,“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注定要背负这样那样的压力。如果没有这种承受能力,那还做哪门子的警察?”

冯刚也许是被委屈了很久,压抑了很久,也听了不少类似的话,趁着喝了点酒,红着眼圈,压低了声音,“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是当警察,既然我的梦想实现,做了警察,流血流汗我不怕,升职加薪我不在乎,拍马上位我更不屑,但是被我舍出性命保护的老百姓不理解我,这才是让我最寒心的。”

冯刚情绪激动,脖子上青筋直蹦,但是怕父母听到,还是压低了声音,“那天我不是没看到那老人,罪犯的车撞过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法躲,我也拼命的想躲开老人,我是为了抓犯人啊,为什么最后我就换来了一片责骂?难道我不应该去追那个犯人?放过他,再有人死在罪犯手里,难道就对了?我们到底做的是一份什么职业?抓不住犯人要被骂,抓犯人的时候要被人骂,我们的同事牺牲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有人骂罪犯?怎么我们同事的牺牲在老百姓眼里变成了无能?我真的想不通… …。”

吴队抽着烟冷静的等着冯刚发泄完,磕了磕烟灰,“委屈?窝囊?你的工作不是为了老百姓人人都夸你好,你的工作是为了没有罪行发生,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良心,不是质问别人的良心… …”

冯刚根本听不进去吴队的说教,“你根本不懂我的感受,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点此阅读《止罪之殇》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武装天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9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