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之时说爱你》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回过神的齐笑有些心疼的看着风森, 她张了张五指,最终还是轻轻的拍着男人的后背,安慰道。

“没事了,没事了,不怕,没走呢……没走……”

梦中好像听到了女孩的安慰,闻到一股熟悉的淡淡奶香,男人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下意识的往齐笑的身上靠了靠。

滚烫的肌肤通过手臂像一股电流直击齐笑的大脑。

抽了抽手臂,纹丝不动!

齐笑打了个喷嚏,傻眼了。

不会一个晚上她就维持这个动作吧。

她不甘心的又动了动,得到的结果就是男人不舒服的哼哼一声,抱的更紧了。

女孩郁闷了,低着头细细的打量着男人那张妖孽的脸,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眉眼,心里顿时五味陈杂。

男人睡着的时候比白天温顺多了,就像是一头沉睡的小狮子,一点锋芒都没有。

平时想要接近他简直难如登天,更别说动手动脚了,这下可好,终于被她逮到机会了。

齐笑暗搓搓的伸出手轻轻的戳了戳男人的睫毛,乌黑根根分明的睫毛又密又长,像蝴蝶的翅膀微微煽动。

“真不知道一个男人要这么长的睫毛干嘛,不如剪下来给我。”

话音刚落,男人就蓦地睁开了那双猩红的眸子,短暂的对视一秒之后。

齐笑吓得一屁股墩坐在地板上: “我……,我……。”

齐笑惊恐的看着他,下意识的想跑,却被身后的一只大手拉住,一把压在身下,柔软的身子在沙发上弹了一下。

双手被牢牢禁锢起来。

“阿森……”

他应她,哼了一声:“嗯?”

四目相对,男人两颊绯红,漆黑的眸里面是惊慌失措的她,随即,他嘴角一扬,薄削的唇直接压了上来。

“阿森……唔。”

清泌清凉又夹着几丝酒气,一步步攻城掠池,游入她的口中,唇齿间都充满着暧昧的气味。

齐笑大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感受到那炽热慢慢点燃她全身,出于本能的想要推开男人。

“你……放……”

风森好像被她的反抗激怒了一般,收紧了腰间的手臂,连本带利的疯狂的吻她,渐渐地变为撕扯,浓厚的腥甜味荡漾在嘴里。

“姐姐……”

“姐姐”二字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击着齐笑的大脑,脑海中某根弦“啪啦”一声绷断。

就连带着她的抵抗都慢了一拍。

“阿森,你放开我,呜呜呜……唔……”

他好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唤着她:“姐姐……”

“你放开……”

“姐姐。”

他声音因为醉酒的原因,哑哑的,透着特殊的魔力。

不知吻了多久,齐笑大脑重度缺氧,就在她以为自己要休克过去的时候,风森停止了动作,双手却还紧紧的搂着她,语气轻佻的问她。

“姐姐,好玩吗?”

齐笑哪里知道好不好玩,就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猛地咳嗽了几声,摸了下被吻的红肿的嘴唇,不可置信的开口。

“你……你喝醉了。”

“没醉。”

两人距离近的似乎能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那湿润的衣服贴的她很不舒服,就算如此,她也不敢乱动,怕再次激怒他。

过了好久,她缓过气来,委屈的想哭:“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他沉声道:“不好。”

“那……你别在这儿睡,会感冒的。”

风森根本没有听进去,疲惫的低头埋在她的颈窝处,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身上的气味。

齐笑身子一抖,感觉到那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肌肤上,弄的心里也痒痒的,她挣扎的动了动,声音带着哭腔叫他名字。

“阿……阿森,听话好不好?回房间再睡,感冒的感受真的挺不好受的……”

“就算你身强力壮也不要小瞧了感冒,感冒还会引起其他一些疾病,到时候会很麻烦的,很多人就是不重视感冒最后丢了小命,真的。”

看男人还是不动声色,齐笑咬了咬唇,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那个,那个,其实,阿……森,你压着我,我有点不舒……嗷呜!”

“服”这个字都还没说出口,风森就咬了一口她的颈项。

“姐姐,你好吵。”

“我……我……。”

居然还嫌她吵?好吧,确实是挺吵的,齐笑委屈的闭上了嘴。

几乎整个人都架在她身上,搞得齐笑有些体力不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醉了还是装醉,她也不敢问。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在齐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男人终于抬头了,俊美如斯的脸绯红一片,语气冰冷的询问她。

“为什么要拒绝?”

齐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疑惑的问:“拒绝什么?”

“你还要装吗?”

她垂眸直视他,冰冷的瞳孔居然带着不易察觉的怒意,悄然问道。

“是指结婚的那件事吗?”

几天前风老太太去世那晚,她驱走了所有人,病房就她们两个人,她握住齐笑的手语气虚弱。

“笑笑,我的身体我知道,有些事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我在这人世间唯一的挂念就只剩下风森他们哥妹两了,现如今小森变成这样,我实在放心不下,笑笑啊,算我求你了,咳咳。”

“跟风森结婚。”

当时,齐笑凭本能的拒绝了,要是跟风森结婚,凭他现在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会被活生生的玩死的。

“风奶奶,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

话音刚落,就感觉背后凉飕飕的,风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正半眯着眼睛危险的注视着她,目光暗沉。

眼底的寒意令她心里发麻。

他不发一语,转身离去。

风老太太虚弱的咳嗽几声,要不是仗着活不了几天,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把风森的心口逆鳞齐笑找来,也不敢无理取闹的求着齐笑跟他结婚。

“笑笑啊……。”风老太太脸色惨白,语气虚弱:“算我求你了,我跪下求你……。”

风老太太颤抖的手,居然想要拔掉氧气管:“笑笑啊……,求求你,你不答应我,

我……死不瞑目。”

原创文章,作者:倒吊的愚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