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之时说爱你》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我呢,是想请你这几天,帮我照看关心照看一下风森。你既然是风奶奶看中的人,我也愿意相信你,虽然风森表面上不说,我还是看得出来风奶奶去世,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

“他这小子从小就这样,心思太重情绪什么都不外露,我就怕他心里承受不住,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齐宝,我虽然知道这个请求有点……”

风奶奶去世对齐笑的打击都不小,对风森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只是风森现在那么厌恶她,她的关心,怕是只会火上浇油。

也料到她会这么说,齐笑眨了眨眼睛默不作声,蓝海颜激动的握住她的双手,眼睛红肿。

“齐宝啊,就当是风家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

齐笑吸了吸鼻子,眼泪差点涌了出来,这几天哭的次数太多了,眼睛都是涩涩的。

“姨,我留下来没用的。”

蓝海颜眉头一皱,心疼的抹去了女孩眼泪,也没说是不是,使起了苦肉计。

“小森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也没吃多少东西,照这个情况下去,我真不知道他还能撑几天,唉,小森要是也出什么意外,我也不活了。”

齐笑低着头,心里很乱很乱。

“到底啥大仇大怨的过不去?齐宝啊,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啊。”

蓝海颜拉着齐笑往屋里拽,丝毫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一直拉到客房,“你也好久没休息了,好好睡一觉吧,这几天辛苦你了,眼睛都哭肿了,等下我叫女佣拿冰袋给你敷敷。”

齐笑放下了包,捂着漂亮的眼睛坐在床上,算是妥协了。

安置好了一切,还是觉得不放心,蓝海颜安抚说道:“既然答应住下了,机票什么的给我吧,好不好?”

齐笑点头,从包里拿出那张快被捏碎的机票,递给了她,下一秒,就被蓝海颜撕碎的干净,扔在垃圾桶里。

窗外的古宅静悄悄的,只有雪花落地的声音。齐笑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听到外面熟悉的车鸣声,才蓦地睁眼,缓缓爬了起来。

她得离开,不然就会死在这儿。

风森不会放过她的。

齐笑简单利索拿起自己的包,在检查有什么东西遗落的时候,看到了柜桌上的那本红色本子,微微犹豫之后装进包里。

“齐小姐,你这是要离开吗?”站在楼道等她的女佣开口问道,后面还站了一群黑衣保镖。

齐笑愣了一下,急匆匆的边走边回答:“咱们后悔无期。”

“齐小姐,天色已经晚了,晚上外出不太安全,要不再住一夜吧。”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

留下来才不安全呢。

女佣执拗不过,使了个眼神给雷觉,雷觉倒是无所谓的开口:“齐小姐,你其实不用这么着急走,主子要是想对你做什么的话早就做了,也不会留到现在了。”

什么叫想做早就做了?

齐小姐瞪他一眼,还是没停止步伐,可没走的几步,小腿被什么东西绊住,再也挪不开了。

女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她的小腿哭。

“齐小姐,你要是就这样走了,主子问责起来,我们这些下人也脱不了干系的。这大冬天的我上哪儿去找工作?而且工资还那么高,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可怎么活啊。齐小姐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齐笑嘴角抽了抽,还真敢说。

看她毫不动容,女佣哭的更伤心了:“再说了,你不是答应蓝夫人吗?现在走了,你对的起文老太太的嘱咐吗?还有风老太太啊,她还尸骨未寒啊……”

风奶奶……

被活命冲昏了头脑,差点忘记这茬了。

齐笑心里动摇了一下。

“啧。”

可是,她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啊!就她五年前的所作所为,凭风森现在那性格手段,够她死八百次了。

可是……齐笑脑袋里一闪而过,葬礼上男人疲惫的眼神,一身颓气,面带寒意嘲讽的看着墓碑的样子。

行李从指尖滑落,齐笑咬着后槽牙,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对着女佣说。

“你到时候记得给我收尸!!!”

再住一晚而已,也不会改变什么,他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回这里,齐笑这么安慰着自己。

齐笑趴在堆满积雪的窗户口,像只等待主人回家的宠物一样,眨巴着张望外面的世界。

每次车灯闪过,她都吓的伸长脑袋,可是每辆每辆,都不是记忆中的那辆。

手机里传来了飞机误班的短信,齐笑眯了眯眼睛删掉短信,捧着热乎乎的牛奶喝了一口,走进了房间。

已经凌晨一点了,应该不会回来了。

或许说,根本不想看到她。

她松了一口气,静静的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临近清晨的时候,齐笑双眼无神盯着天花板。

一时觉得口干舌燥,刚走到客厅想找水喝,脚下就“咣当”一声踢翻了什么东西,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特别响。

女孩裹着毛茸茸的睡衣,小手擦了擦眼睛,才看清地面上东倒西歪的堆满了酒瓶。

顺着酒瓶看去,就看到了沙发上仰躺着一个男人。

一张熟悉的面孔。

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连忙解释道。

“那个,那个……我口渴,是出来找水喝的。”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还是没有反应。

齐笑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走近,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皎洁的月光打在他冷白的皮肤上,男人浑身已经湿透了,漆黑的领带松垮的搭在上面,淡薄的衬衣欲盖弥彰的呈现出古铜色的结实肌肉,线条流畅的人鱼线没入裤腰。

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又欲又撩。

风奶奶去世这几天,他肯定很累吧。

明明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却要承担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伸出白皙的手指戳了戳他。

“风……森,风……森?风森?”

“风森,你醒醒……,这么睡下去你会感冒的。”

“滚!”

突如其来的一声,吓的齐笑魂都没了。

男人好看的眉毛皱了皱,继续梦呓。

“都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倒吊的愚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