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之时说爱你》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一个星期前,下着漫天大雪……

“齐小姐,已经到墓地了,车里凉,继续睡下去会感冒的,要你实在困的话,等忙完这些,回去之后再睡吧。”

齐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十分懵逼的问了句。

“这是哪儿啊?”

“风家的私人墓地,齐小姐,你没事吧?”

齐笑错愕的往车窗外望去,雨幕中,庄严的墓地中竖立着十几块漆黑的墓碑。

顿时心里一紧。

对,这里是风氏的墓地。

也是风老太太的——葬礼。

下了车,寒风袭来冷的她打了个颤,天空已经纷纷扬扬的飘落着雪花,顺着雪花的视线抬头望去,一双漆黑如墨的皮鞋蓦地闯入了视线,破天荒的寒意铺天盖地的袭来。

齐笑顶着微微红肿的眼睛,便看见雪地上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男人。

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终于走到她的面前。

“风……。”

“借过。”

还没来的及开口,就被硬生生的打断。

男人波澜不惊擦肩而过,甚至没有看她一眼,越走越远,消失在风雪中。等她反应过来,空气中只留下令人窒息的烟酒气息,

和颓废的丧气。

齐笑心里隐隐刺疼了一下。

从她回国参加葬礼这几天一直都住在风宅里,闲暇时寥寥看到过几次他忙碌的身影,可他像是对待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陌生人,从头到尾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

五年前那场车祸,她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再后来过了一段时间,通过各种手段,才打探到他受了重伤,差点弄得半身不遂,在医院躺了足足半年痊愈。

所以,他恨她是理所应当的。

齐笑踩着阶梯进了墓地,墓地冷冷清清没来几个人,零零落落的站着,不知是真是假哭丧着脸,抹着眼泪。

“这个女娃娃到底是什么来路?这么年轻有些手段呀!风老太太为什么那么看好她?我之前怎么没见过这号人物?”

“什么来路?就是不周区暴发户齐家的那个大女儿。”

“啊?齐家?哪个齐家?洛城有这号人家?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没听说正常,听说八九年前突然一夜暴富跻身上层名流,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的手段,是一个不入流的家族,不受待见的很。”

交谈声在男人走来的时候戛然而止,他们缝住了嘴巴,接二连三的往后隐退去。

女孩倒是没有太介意别人说了什么,把手上的鲜花放在了风老太太的祭台上,透过漆黑的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好像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

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和仪器,脸上的肉已瘦尽。平时穿戴讲究整齐的风奶奶,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笑笑,笑笑……你来了吗?笑笑?咳咳……”

老人好像感受到了女孩的到来,手指动了动,伸向了齐笑。

女孩颤抖着握住老人那枯瘦如柴的手,上面布满了各种青肿的针痕,看着触目惊心。

“笑笑啊……你可算回来了,都整整五年了,咳咳……你也该放下了。”

齐笑心底一涩:“奶奶,对不起……”

“没关系了,没关系了。最近做梦,我老爱梦到五年前那段时光,那时候啊,老头子也还在,小森也不像这般……。”

风老太太话语顿了一下,咳嗽几声转移开了话题:“笑笑啊……还记得你五年前整天跟在我身后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孙媳妇,做我的孙媳妇需要什么条件身份吗?咳咳……我现在告诉你……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外面那些庸脂俗粉我还真看不上……”

风奶奶的声音越发哑然,声音小的不行,娓娓道来的叙述了不少事件。

齐笑眼底深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酸涩的不行:“风奶奶,你不要说话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老人安抚性的拍了拍女孩的手背,强硬的扯着笑容:“我的身体我最清楚,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

五年前风奶奶就待齐笑极好,像是亲奶奶一样,若是说她对风老太太没有一点感恩之心,也不会回国。

她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之前的是非。

“齐小姐,别太伤心了。”身后有人安慰着她,视线模糊的已经辨不清是谁了。

“没事。”

齐笑颤了颤睫毛,站起身抬头,碰撞到了那束阴鸷的视线。

顺着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嘴角挂笑的某人。

男人立于风里,身姿挺高颀长,他已经完全褪去了当年那副青涩的模样,眉宇间多了几分不可言喻的凌厉,与着不凡的出身,不威自怒。

像是天生的王者,身上有着不可比拟的矜贵和傲气,特别是那双狭长的眸子,幽深如墨,眼底都是阴鸷。

他目光沉沉的移向墓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始至终没掉一个眼泪。

看了好一会,她才转身离开。

持续三天三夜的葬礼结束,回到风家老宅已经深夜了。

风家老宅与市中心远远隔绝,遗世独立,原本就住着风老奶奶一个人。自从风老奶奶去世之后,这栋古老的庄园就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齐宝!?”

下了车,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有人唤她。

一身黑色素衣的阔家太太走了过来,长发卷着复古法式烫,保养得当的眼角是还未干的泪痕。

浑身上下具有和风老太太一样的温和和令人无法直视的威仪。

细细看去眉眼之间居然和风森有几分相似。

“齐宝啊!耽误你几分钟可以吗?”

看样子又是一个说客。

齐笑神色复杂的停滞了一下,看了眼手表,点了点头,“蓝姨,可以是可以,但是请你长话短说,我还得赶飞机。”

一听到赶飞机,蓝海颜脸部肌肉跳动一下,边把女孩往屋里拉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持之以恒。

“赶什么飞机啊飞机?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嘛?唉,我这人心直口快,我就直话直说了嗷。”

原创文章,作者:倒吊的愚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