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之时说爱你》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你觉得我需要吗?”

几乎是秒回答,语气冷的不行。

“那……这些东西我先保存,如果你以后需要,我一定如数奉还。”

齐笑眼珠子转转,看向了门口肌肉健硕的保镖,不苟言笑的站在那儿。

看来,今天不签完这个,是不会让她离开了。

她抱着文件,小小的身子蹲在离茶几最远的边上,指尖微微颤抖在乙方署名上,签下自己的姓名。

刚签完一份,身后就传来略带讥讽的声音。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划清界限?”

齐笑手一顿,她背对着他,看不清男人什么表情,也不敢看,只觉得周围的佣人都憋住了呼吸。

他好像生气了,来的那么莫名其妙。

“我没有。”

他不是很清楚吗,早已经划不清了。

文件数量很多,等她签完外面已经完全黑了,齐笑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腕,卷长的睫毛颤了颤,往身后看去。

直直的撞上了那道冷漠如水的目光,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都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走。

良久,她开口:“我签完了。”

沉默的如一潭死水……

时间在逼仄的空气中缓缓拉长……

齐笑抿了下嘴,正欲开口,身后就传来一声惊讶的尖叫声!

“齐宝啊!!!”

微微抬头,就看见螺旋楼梯口走来一个女人。

焦黄短发微卷,鹅黄的旗袍更加凸显出她妙曼风姿,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不开口时自带大家闺秀的书香气息。

她看见齐笑后双眼发光,又惊又喜:“齐宝啊!!!来了怎么不跟姨说一声。”

女人一把握住女孩的手腕,上下打量,让齐笑一阵发怵,又捏了捏她脸颊。

“你怎么这个打扮?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齐笑被她手心握得发烫,都快忘了自己还穿着IT女那身装扮,摇摇头。

“呃……蓝姨啊,这个只是工作需要。”

“什么工作把我齐宝糟蹋成这样?唉,我看看,几天不见,怎么又瘦了?这么晚了吃晚饭了没?要不要试试我新研究出来的松花江糕点,很好吃的,王大妈,雷总管都这么说。”

齐笑嘴角抽了抽,她太清楚姨的那厨艺,故作可惜的推迟:“哎呀,蓝姨,我也很想尝尝,但是实在是……可惜,太可惜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可以吗?”

女孩特意把“太可惜了”拖的又长又重,好像真的充满了惋惜。

这一幕正好落在男人漆黑的眸中,倒映出女孩明媚的笑容,露出洁白可爱的兔牙。

就算是穿的再奇怪,好像也挡不住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外面下这么大的风雪,还回去什么啊回去,今晚就乖乖的住下吧,听话。”

蓝海颜说完心有余悸的扫了眼风森,有时候他这个外甥,她自己都怕。

还好后者一副老神在在,无所谓的神色。

这态度好像是允许的。

“带她去阁楼第三个房间。”开口的人正是风森。

阁楼第三个房间正是风家老宅的主卧,在这工作的王妈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她看着眼前这个笑的明媚的小姑娘,心里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

五年前,这个小姑娘一口一口王妈的叫,任谁都讨厌不起来,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把少爷害的这么惨。

等安顿好了齐笑,一下楼遇到雷管家在浇水,就开始嘀嘀咕咕浑身不舒服的数落。

“又是这个齐笑,也不知道少爷怎么想的,还敢往家里带,她一来啊,风家必定鸡飞狗跳。”

“我看啊,齐小姐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她回来,少爷就有救了。”

雷管家觑她一眼,觉得好笑,把盆栽换了一个向阳的方向,剪掉多余的枯叶,看着心情不错。

“有救什么啊有救,她不害少爷就不错了,你忘了五年前的事情了,少爷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现在想想就揪心,她要是图财就好了,我就怕她还害命啊。”

“唉,人家不在的时候,你还天天念叨关心她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回来了又刀子嘴豆腐心了?”

王妈把修理好的花花草草搬离了位置,不服气的反驳一句。

“谁关心她啊,我是关心少爷。”

冷色调的房间里,男人修长的双手抵触额头,漆黑的眸子盯着泛着寒光的电子屏幕,心里传来熟悉的隐隐疼觉。

那个雨夜在脑海里开始呈片段式播放,还有那抹渐行渐远的白影。

她还是走了!

走了。

他捂住胸口忍着疼,翻出柜子里的白色药瓶倒出几粒,就着白开水一饮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额间的虚汗渐渐褪去,男人才恢复一点知觉。

“咚咚咚!”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风森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疲惫的声音带着些许嘶哑。

“进。”

“咔嚓”一声,门被轻轻打开,先是乌黑的发丝泄了进来,然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来。

女孩奶油光滑的小脸上没有黑框眼镜的束缚,露出了本来的真实面目。

不得不承认,她是绝美的,看一眼很难忘记,一双漂亮的眸子眉梢微微扬起,不笑时清纯唯美,一笑便勾人魂魄。

就是个妖精。

女孩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局促不安的颤了下长睫,才看到冷白的台灯下的书桌前坐着的男人。

他松松垮垮的裹着浴袍,露出几乎是惨白的肌肤,头发半湿不干的随意搭着,微微遮住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气压一如既往的低。

最主要的,他在看她。

那么直白,带着丝丝冷意。

只稍看了那么一眼,齐笑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缩回了一只脚,可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推了她一把,她一声惊呼,整个人都进到了男人的房间,退无可退。

再也藏不住手里死死抱着的枕头。女孩低着头,拱了拱脚指头,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似的。

小手挠了挠后脑勺,哂笑一番。

“嘿嘿嘿。”

她就应该早点离开这里的,不然哪来这么多事!

每次留下都没好事,可恶。

“有事?”清冽的声音在前方响起,男人率先开口。

原创文章,作者:倒吊的愚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