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贼,女帝和我一起造反》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怎么禁军又整天往外跑,这么勤奋也没见他们抓到多少罪犯。”

“我比较好奇的是,既然监狱里那么多犯人,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去监狱抓人?”

“真是个好问题,敢问这位兄台师从何派?”

“兄台不敢当,在下来自青山,对这种问题稍有涉猎。”

两个路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在大街上热烈地讨论了起来。

路过的龙渊瞥了两人一眼,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

青山?那不是岷州精神病院的代称吗?

不过这几天的岷州城,确实又乱了不少。

暴露的那些个境外武者,最终还是没能扛住禁军的酷刑,把他们知道的情报全抖落了出去。

但他们的同伙貌似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没等禁军开始行动,他们便完成了撤离。

随着调查逐渐深入,那几个掌管禁军的殿前司,感觉心脏拔凉拔凉的。

从现场情况来看,秘密进入岷州城的武者起码过百。

这些家伙到底想干嘛,能干嘛?

他们不是很敢想。

可没给出结果的话,他们那位顶头上司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们更不敢想。

这感觉横竖都是一个死啊!

“这就是你们筛选出来的名单?”

宋雪扬了扬手头那一摞资料,浓重的墨水味弥漫在空气中。

“是的,近半年来的入城资料都在这里了。”

宋仁投顶着黑眼圈说道,在确认了那些间谍的进城方式后,他立马带人进行了详尽的排查。

但岷州城来往的人实在太多,排除原住民后,剩下的名字依旧有上万个,想从里面抓到可疑分子,跟大海捞针也没什么区别了。

宋雪有些头疼,如果排查不出来的话,那就只能等待对方露出马脚了。

张家、林家、李家、黄家……

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的世家并不多。

她比较担心的是,那几个世家会选择在这种时候联合,如果对方联合施压的话,那她还真不一定顶得住压力。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作为一个合格的工具人,宋仁投在看到宋雪那一脸疲惫的样子时,立马愧疚地跪在地上。

“属下无能,没能完成陛下交予我们的任务,请陛下责罚。”

在宋仁投的设想中,宋雪应该会将他扶起,然后跟他君臣和睦地客套几句。

比如不要因为一时的失利而失落,以后要继续努力什么的。

如此一来,既让皇帝就有了台阶下,又让他们成功脱身,简直一举两得。

这可是他们护龙山庄祖传手册中的顶级技法之一。

简称:以退为进!

但他似乎忘了一件事,女帝向来都不按常理出牌。

“你这锅倒是背得挺熟练的。”

宋雪先是肯定了宋仁投察言观色的能力,但还没等宋仁投放下心来,宋雪便接着说道:“既然你都承认错误了,那我不罚你好像有点说不过去,还记得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吗?”

宋仁投顺着宋雪的目光向下看去,视线最终定格在了他自己的膝盖上。

旁边没有其他人时禁止下跪,不然就去打扫整个皇宫的如厕……

艹,失算了。

“先欠着,巡游典礼如果出现意外,你就和禁军那些人一起改行做保洁吧。”

宋雪轻啜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已经凉了,但幽香如故。

再看看桌子上那叠墨水都还没干的人员名单,宋雪难掩脸上的忧郁之色。

世家、境外势力、叛军、还有其他立场不明的组织。

她的精力有限,只能一个一个慢慢解决,但世家和境外势力近期都很蹦达,牵一发而动全身,她应该如何取舍?

是先攘外、还是安内。

午后,宋雪结束了当天的工作回到家中。

但刚一进门,宋雪就好像听到了什么虎狼之语。

“虽然才两岁,但身体就已经发育得如此成熟且丰腴,对于你这种身材,我们男人一向无法抗拒。”

说着,龙渊还伸手摸向了对方的腹部,也不管对方是否同意,将脸埋进去就是一阵猛吸。

半晌过后,龙渊这才心满意足地抬起了头并低声感叹道:“卧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胖的小猫咪!”

将猫咪放在地上,从桌上的罐子里摸出一把小鱼干,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下,龙渊将鱼干撒了出去。

猫咪看到猎物的瞬间,立马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并一路小跑到鱼干落地的地方,抬起鼻尖嗅了嗅,确认货物质量纯正后,直接原地啃了起来。

总感觉……像是达成了什么肮脏的交易。

在看到宋雪的时候,猫咪也没有逃跑的意思,想来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龙渊先洗了下手,然后才从厨房拿了壶热水、一个小瓷罐、以及一套茶具。

温壶、装茶、润茶、冲泡、运壶、倒茶。

“新到的黄山毛峰,尝尝味道怎么样。”

虽然流程不是很标准,但他们两个业余人士,也没必要计较太多。

对他们来说,只要好喝解渴就行。

宋雪的评价也很简单粗暴:“挺好喝的,可以在家里多备一点。”

龙渊微微点了点头,并开始考虑什么时候再去洗劫一遍某个倒霉和尚的茶室。

看着宋雪那微微蹙起的眉头,龙渊有些不放心地问道:“看来你心情不太好,是工作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宋雪举杯的动作顿了顿,就这么双手拿着茶杯:“嗯,稍微遇到了点麻烦。”

“不如跟我分享一下?一个人憋着会很累的。”龙渊说着,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十指交叉着看向了宋雪。

宋雪则犹豫了一下:皇帝向来没有朋友,也没有可以倾诉的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这也是宋雪不愿意暴露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她害怕皇帝这个身份,会导致他们俩的感情变质。

但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分享一下工作上遇到的问题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根据自己目前所处的境地,宋雪换了一个比较常见的说法。

“如果你是商会会长,公会里有内鬼想要把你架空,外面有人想要趁机兼并你的商会,但你的精力只足以支撑你优先解决其中一个问题,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内鬼和外敌达成了合作,你说该怎么办?”

这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呢?

某个奇怪的想法在龙渊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便消失不见。

快速捋清了宋雪的问题后,龙渊接着问道:“内鬼为什么会想着叛变,难道给的钱不够?”

宋雪摇了摇头:“待遇已经是业内顶级了,但他们好像不满于此。”

“那一般就只有两种情况了。”

龙渊竖起食指并缓缓说道:“内鬼只是单纯地想要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与外敌合作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要借助对方的力量牵制你们的精力,他好浑水摸鱼,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只要大胆地将内鬼解决掉就可以了。”

“不用担心外敌和内鬼反扑吗?”宋雪顺着龙渊的答案问道。

“内鬼不会傻到把关键信息捅出去,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商会真的被外人兼并了,他们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差。”

这么一说,宋雪当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内鬼和外敌只是在削弱商会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双方并没有达成进一步的合作。

如果商会对其中一方下手,那一方只会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进行观望,找机会谋求更大的利益。

“那另一种情况就是双方达成合作了对吧?”宋雪随口问道,但语气却十分笃定。

龙渊骄傲地点了点头:“不愧是我老婆,悟性果然高人一等。”

“外敌许诺了足够的利益,让内鬼提供帮助,这种情况下商会面临的压力,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外部,只能优先解决外敌,再考虑除掉内鬼的事情,而且在此期间还要分出精力平衡内部,防止内鬼跳脚,不然就跟裸奔没什么区别。”

这么一说,局势就已经很明朗了。

宋雪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题其实很简单,只不过以她的视角,顾虑的东西实在太多,反而忽视了其中最根本的东西。

驱使各家做出行动的,其实就是一个利字。

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宋雪不由得感叹道:“不容易啊。”

“的确挺不容易的。”

龙渊轻笑着,又往茶壶里添了热水。

今天下午是品茶时间。

原创文章,作者:灰涩的果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