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贼,女帝和我一起造反》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结束早朝后,宋雪换上常服便出了宫。

看那些大臣吵架,还不如跟龙渊坐在院子里发呆。

让宋仁投驾着马车,带她来到书院所在巷子的拐角,下车后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龙渊所在的课室,此时龙渊刚好准备结束这半天的课程。

宣布下课之后,龙渊随手将教材丢到下边的柜子里,随后立马跑向屋外,看起来简直比那些小孩更像学生。

哪有老师这么期待放学的。

换做以往他可能还会稍微逗留一下,但今天有人在外面等他,那时间可就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

龙渊直接迎着宋雪走了过去。

本来龙渊还想来个拥抱的,但比较保守的宋雪还是一把将龙渊给推开了。

私底下怎么都好,但在外边还是要矜持一下。

“事情不多,忙完就过来找你了。”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肩并肩走向外面。

屋内的学生们,听说某个漂亮的姐姐又来找他们先生了,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收好东西,然后围在两人身边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姐姐和先生是夫妻吗?”

“姐姐这么漂亮,怎么会看上先生呢?”

“姐姐你回去可要好好说说先生,他今天早上又双叒叕迟到了。”

“……”

在孩子们天真无邪的发言下,宋雪的双颊染上了一抹淡红。

两人就这么被簇拥着来到巷口,龙渊回头向众人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再说下去,这位漂亮姐姐就要原地挖个坑钻进去了,街上人多,路上注意安全,记得避让马车。”

“好!”

众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随后便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跑去。

几个男孩本来是想偷偷溜达出去玩的,但想了想他们还是先回了趟家。

放学必须先回家报平安,出门的话必须跟家里人说明自己要去哪玩,要去多久,约定的时间到了就得马上回家。

这是龙渊对他们这些学生的硬性要求。

曾经有人试图挑战过先生的权威,但先生的手段极其残忍。

半夜溜到学生家里,用橡皮擦把他们的本子全部擦干净,第二天又以没写作业为由,罚他们做双倍的作业。

然而做完作业的当天晚上,他们的本子又会惨遭毒手,锁柜子里都没用,这位先生会撬锁。

这样惨绝人寰的日子会持续一个星期。

往前走了一会,两人来到了闹市区。

宋雪将腰间的荷包取下并递给了龙渊,手上传来了熟悉的膈应感,龙渊不打开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十二月还没到,怎么就发零花钱了?”

龙渊在成亲的第二天,就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都交给宋雪打理了,反正对方的房子多到令人发指,再加上几套应该也没什么区别。

但他教书先生的工资少得可怜,而家里的饭菜又是他在买,所以宋雪每个月的月初都会给他一笔钱用于日常开销。

俗称零花钱。

“想多了,一会买东西,你来付钱。”

“要是不够,就先用你的私房钱顶着。”

跟着宋雪从街头逛到街尾,期间只要是宋雪看上的东西,她就会立马让老板打包,后面的龙渊则负责给钱和拿货。

宋雪很少出来逛街,所以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能吸引她的目光,后面的其他商贩也立马抓住了商机,把他们商品中最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摆在了最前面。

毕竟出手大方且干脆的顾客,这年头已经不多见了。

然而就在龙渊和宋雪准备回头再逛一圈的时候,有一队禁军就这么黑着脸从他们面前跑过,那苦大仇深的样子看起来,就跟他们老婆被绿了一样。

“大白天的禁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雪有些不悦地说道,因为禁军的缘故,一些不知情的小商贩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回家了。

在她上任之前,岷州城内的禁军就是一群打家劫舍的街溜子,普通百姓和商贩看到他们都是能躲就躲。

接连有几十个禁军统领被砍之后,民众对禁军的印象才逐渐回暖,慢慢的也开始配合禁军的工作,但宋雪的要求依旧是,非必要情况不能大动干戈。

如今,禁军如此大张旗鼓地出现在大街上,让宋雪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又有人在暗中捣鬼。

龙渊随口解释道:“刚刚几公里外发生了爆炸,应该跟那个有关吧,据说还抓到了几个可疑人员。”

“你怎么知道的?”宋雪撇过头问道。

龙渊先是一愣,然后才缓缓回复道:“有个学生的家长就在那附近摆摊,早先过来把孩子接走的时候顺便和我说的,那条街现在已经被封锁了。”

麻了,差点就说漏嘴了。

“这样啊。”

宋雪也不怀疑,只是默默将信息记下。

不管爆炸的起因是什么,可疑人员的调查总算有进展了,勉强也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明天有关这件事的报告应该就会送到内廷吧。

可难得出门逛一次街,就这么被打扰了果然还是很让人不爽啊。

要不要先扣上他们半年的俸禄呢……

看着宋雪若有所思的样子,龙渊的心情也变得有些不快。

虽然爆炸是我引发的,但影响到我家小雪逛街的心情,那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要不找个机会揍他们一顿好了……

准备前往爆炸现场进行深度排查的一众禁军,突然感到有一股恶寒窜上了他们的脊髓。

那感觉就像被恶狼和猛虎给同时盯上了。

而在龙渊和宋雪所在位置的后方,醉仙楼三楼的一号包间内,三个穿着华贵的男子,正眺望着远处的街景。

看着那些禁军行动的方向,他们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就在刚刚,与他们达成合作的某一境外势力,被官兵连锅端了,他们至今都没能明白计划到底是哪一步出现了纰漏。

林盖一拳锤在柱子上,语气愤恨道:“给他们使用的身份全都合理合法,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随手转了下桌上的空杯,杯底在旋转的同时,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负责盯梢的探子也反馈了,这几天他们很少出门,唯一做得比较出格的事情,是在市场买了几只鸡,顺便还在池塘边挖了几公斤的泥。”

林盖的眉头紧蹙:“他们好端端的,挖泥做什么?”

“据说是要做叫花鸡。”

眼看杯子已经要停止旋转了,面具男又立起手指对着杯子的边缘弹了一下,玩得不亦乐乎。

林盖扭头看向另一个世家的联络人,并吩咐道:“计划大概率已经败露,马上安排那些还没暴露的武者进行转移,做好作战准备,我们可能要提前行动。”

张伟闻言,立马起身准备离开。

但在他出门之前,林盖又叫住了他。

在张伟疑惑的目光下,林盖思索片刻,随后补充说道:“顺便告诉他们,行动结束之前所有人都禁止食用叫花鸡。”

张伟有些汗颜。

他们暴露了,有叫花鸡什么事啊……

但负责人发话了,他也只能照办。

原创文章,作者:灰涩的果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6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