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剑时代》小说章节目录赵清风,赵星辰全文免费试读

赵清风单手轻敲那不知该叫刀鞘还是剑鞘的东西,心头更加愧疚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风光多久,只怕到时候与同龄人距离越来越大,最后只能和没有修炼天赋赵家人一般去干些杂活了。

赵清风挽起苏酥那纤细玉手:“酥酥,陪我去讲师那走走。”

少女乖巧地点了点头。

“百剑阁每柄灵剑都是赵家先祖所留,赵家世代练剑,没必要坑害后辈去制一柄无法沟通的横刀。”讲师一袭素衣盘坐在蒲团上,捋着胡须缓缓说道。

讲师对于这柄横刀的来历甚是怀疑,甚至找上过百剑阁守阁老人。老人在族中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族长。讲师擅自前往百剑阁询问此事,算是很失礼了。

赵清风可是族内难得的好苗子,为此讲师还是去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对于赵清风这个新一代天才情况一清二楚。

“放心,这柄是剑。只是有些古怪罢了。眼前不解其中奥秘,等他解开了,这些年的修炼赶得上。”

言尽于此,讲师也不好再多询问什么。

“清风,这柄横刀,你得多尝试。在与它产生共鸣前,除了剑法拆解,我没有能指点你之处。”讲师惋惜地说道。

讲师的实力也只是位修客罢了。天下修行之士,实力划分皆是五阶,从低到高分别是修客、小宗师、大宗师、真人、仙人。

赵清风无奈地摇了摇头,手中横刀练的再勤、出刀再快,也敌不过剑气。

此刻心中萌生出一个惊人想法:去学其他修士的吐纳之法,吸收天地灵气。来弥补无法吸纳剑气。

赵家有祖训,为了保证下一代领到的灵剑剑气不衰。剑修必须运用灵剑修行,不得擅自修炼其他功法。要是被长辈发现,轻则废去修为重新修炼;重则逐出宗族,族谱划去姓名。

苏酥望着呆呆出神的赵清风,扯了扯他的衣袖,这才将他扯回神来。

谢过讲师,赵清风失魂落魄地离开讲师住所。

“清风哥,我其实也没学会怎么沟通灵剑……”少女羞涩地说道。

赵清风疑惑地看了眼苏酥,抓起她纤细腰肢间的灵剑。抽出剑鞘,暗自庆幸不是和自己一样领到了稀奇古怪的东西。

此后更是惊奇,此剑剑身纤细,寒意逼人。这可是一柄易级灵剑!在赵家最好的灵剑也就初级中等,苏酥能够领到易级灵剑算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怎么会?”赵清风是知道苏酥的,她的天赋可能不及自己,但要连与灵剑产生共鸣都达不到,是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她是故意留着不去与灵剑产生共鸣的……

“清风哥,你把它拿去修炼吧!”苏酥将赵清风握着灵剑的手紧握。“只有这样,你才能代表赵家与慕容家一较高下!”

“不!”赵清风闭上眼,摇了摇头,即便是自己以后不能再修炼也不可能让苏酥断了前程。

可苏酥却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了:“清风哥,听我说。只要有你在,苏酥修不修炼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要清风哥强大了,那么苏酥就会一直被保护着。我只要能够陪在你身边就够了。”

看着苏酥美目中打转的眼泪,他还是拒绝了,狠心松了手,灵剑直直摔落在地。

“哐当~”声响如同苏酥的心碎声,自从自己五岁流落街头被赵氏夫妇收养,赵清风以哥哥的身份出现。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请求,每次都会带着和煦地笑容尽到全力。

她时常趴在赵清风背上,想着自己即便是要那天上的星星,清风哥哥也会为她亲手摘来。

这次,赵清风没有接受她的请求收下灵剑。

灵剑落地,赵清风头也不回地离开。

虽未回头,脑海中早已想象了不知道多少次苏酥受伤的神情。或是满脸失望地看着自己离去的背影,或是瘫坐在原地梨花带雨,亦或是拾起灵剑抹去晶莹泪珠……

想到这些,赵清风握紧了手中横刀,拳头“咔咔”作响。必须找到另外一种代替剑气修炼的方法,正如苏酥所说,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她!

南都城,论起繁华第一当属南都大街。贩夫挑着担子吆喝着调子卖货,走卒携着刀剑四处巡视。

有一长相清秀少年,提着一柄横刀,戴着半片面具,正往这街上最豪华的黄府走去。

“在下赵家赵清风,前来拜访黄公子。还望二位禀报一番。”赵清风恭恭敬敬对着两个门童,作了个揖。

在门外抱着横刀静静等待起来。

朱红色大门前两只威武的雄狮蹲坐着,暗红色牌匾,金灿灿的两个字“黄府”!

“赵!清!风!”朱红色大门半开,里面走出一个锦衣绸缎的与赵清风年纪相仿的少年。

少年体态比较瘦小,看起来尚且精神,说话也是喜欢大喊大叫的。要是与他不熟悉的人,突然一惊一乍起来,估摸着都要被吓一跳。

“干嘛呢!”少年踹了一脚旁边的门童,“门开一半,是瞧不起我兄弟不是?!”

门童只能低眉顺眼受着无良主子:“老爷特意嘱咐过小的,不是官场中人就稍开一点就够了……”

“屁!”少年赏了个他个字,“睁大了狗眼,看清楚了,这是我兄弟。以后来了直接请进来,不用禀报!”

少年名叫黄安星,黄家也是修士世家,与赵家不同的是。黄家接受了朝廷的招揽,赐予南都道巡查使职位。而赵家作为剑修,追求逍遥剑道,不喜被俗世束缚,没有接受朝廷的招揽,只在民间有一些声望。

黄安星大步上前,上来就是给赵清风一个熊抱。

“兄弟,你都多久没来找我玩了!在这黄府我都快憋死了!”瞧见赵清风脸上戴着的半片面具,想到了什么,赶紧将赵清风请进黄府。

“兄弟,你是遇上什么事了?”

赵清风也不磨叽,直接开口:“我需要一部吐纳功法。”

黄安星愣住了,他可是听过赵氏剑修不允许修炼外来纳气功法,只能通过灵剑修炼。赵清风问自己索要纳气功法,这是为何?

黄安星僵笑道:“兄弟,你要这玩意儿干嘛。”

这类功法,作为炼气士一脉的黄家多的是,拿出几本送好友也不算什么事。但不能坑了人家啊!万一这哥们直接修炼了,被赵家发现,废了修为逐出赵家。这不间接害了人家嘛!

赵清风抽出腰间横刀,递给黄安星看明白。

“这……”

“为何你的灵剑是一柄横刀?”

赵清风苦笑:“就是因为这把不知道该叫剑还是刀的玩意儿,两年时间,我的体内半丝剑气都没有。”

黄安星沉思,没有直接给赵清风答案。

两人坐在亭中石凳。盛夏将至,桃花纷落。一旁的假山,流水潺潺,汇入一眼水池,几尾红鱼吐着嘴。

花瓣落在池中,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

时不时还有几个二十出头模样的丫鬟端着托盘走过。官家气派果真不凡,就连仆人都是模样俊俏,身材婀娜。

赵清风表面表现的那般镇定,心中与之却截然相反。哪有心情去赏那美景和美人?

总希望黄安星能够快点给自己一个答案。

原创文章,作者:不吃胡萝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5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