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这声音一听就是容琛的。

容琛划着轮椅缓缓进门,身后跟着曲国锋,表情一脸灰败。

“你们在做什么?姐妹间开玩笑打闹也要有个度,还不把人扶起来,都给我下去,晚宴要开始了。”

显然,曲国锋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曲汐原本要从地上爬起来,转瞬一想干脆倒在地上不起。

可怜,弱小,无助。

宋美云站出来,拿出当家主母的姿态说:“小汐脾气冲,也听不得实话,菲菲和妍妍几句无心之言,她就勃然大怒,将人扔到泳池里还给人一巴掌,都是姐妹,没必要做成这样,我也是想要了解是否有矛盾,看看如何解决。”

“所以,你让人跪下?”

容琛抬眸,冷冷看她。

宋美云语塞,她万万没想到,这次容琛竟然还会再折回来帮着这死丫头,难道是因为事情闹得太大了吗?

曲汐嫁人后,她们有所收敛,不逢重大节日她基本也不回家。

今天谁都没想到原本懦弱的曲汐会还手。

事情闹得有些不可收场。

“是她自己摔倒的。”宋美云面不改色,她扬起脸忽然道:“再说,她先对我女儿动手,按照家规,让她跪下也无可厚非,即便嫁出去,终究还是曲家的人,在家得讲规矩。”

曲汐在内心为宋美云的勇气鼓掌。

“讲规矩?”容琛重复了这几个字,目光落到躺在地上似乎站不起来的曲汐身上,沉了沉。

他伸手理了理领口,神色隐着不耐,就那么缓缓抬起脸,开口,声音裹了碎冰:“曲汐是曲家的人,但也嫁给了我,是名正言顺的容太太。对我的人动手,我要和你们怎么……”容琛将目光巡视一圈,最后落到曲国锋脸上,压迫感十足:“讲规矩?”

上个对他的人动手的陈洛已经去坐牢了。

曲国锋又跳出和稀泥:“姐妹间有个矛盾也很正常,都是一家人,闹大了说出让人笑话,这样,让曲妍给小汐道个歉怎么样?”

“爸,我不要道歉!再说她打我一巴掌,我还没还,是妈让她跪下的,要道歉也是妈来。”话音刚落她就被曲国锋和宋美云齐刷刷狠狠瞪了一眼。

曲汐趴在地上心想:可真是太好孝了。

气氛僵持。

容琛微微歪着身子,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双手交叠,食指另一只手的指关节处轻轻扣着。

他不出声,给了曲国锋无形的巨大压力。

曲国锋没办法,连忙跑过来将曲汐小心翼翼从地上扶起来说:“小汐,你说,你要怎么办?”

他只想将这事儿赶紧解决了,不然脸都丢尽,现在的容琛是绝对不能得罪,曲家有个项目还要他点头同意。

曲汐:终于有人注意到我了。

她拍拍身上的灰烬说:“头有点晕,把那椅子拖过来给我坐。”

曲国锋:“……”

他还是将椅子拖了过来,放在容琛身边。

曲汐坐下,转过脸看了一眼容琛,眼里雾蒙蒙,脸上也有些狼狈,神情委屈。

哼,容琛竟然不看她。

生气!

她清了清嗓子说:“曲菲和曲妍我先不计较。宋美云让我跪下,那俩保镖还踹了我一脚,我膝盖以及小腿受了伤,这事儿得好好说道。曲国锋问我怎么办,我的意思就是,宋美云跪下给我道个歉,那俩保镖开了,赔我笔医药费,这事儿算完,怎么样?”

“曲汐,美云是你长辈,哪有给你下跪的理儿,你受得起吗?”

“受得起!”曲汐说:“今天之后,就没有什么长辈晚辈了,既然大家都在,那我不妨说开了,在您五十大寿说这事儿属实有点不孝,但现在不说以后也没有机会了,今天,我留下,是想要和曲家断绝关系。”

话音刚落,四周寂静。

就连容琛都怔住了。

然而曲汐脸上却是一脸坚定。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这个是她读书以来深谙的道理。

“当然,我不是来征求你们的意见,我是来通知你们的。”曲汐微笑:“我会拟好声明放弃继承权,自然你们相应也要放弃赡养权,在法律上我们不存在任何亲属关系。”

宋美云费了好大劲儿才缓过神来。

这死丫头说什么?

断绝关系?

她怎么敢的。

“曲汐,你爸养了你十几年,你说断绝就断绝,有没有良心,我说什么来着,你果然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十几年来所谓的养育,不过是提供一口饭一张床,衣服全是他们淘汰下来的,书也不给读,嫌弃大学学费贵,强行让她辍学。

“这种带有强烈主观臆断的话不用对我说,我会让律师来和你谈。”曲汐对宋美云的话免疫:“你想好了,要不要给我下跪道歉?”

宋美云:“……”

曲汐说话的时候思维清晰,逻辑分明,找不到任何漏洞。

还是那个她么?

容琛将目光落向她。

曲汐感觉到了,对着他抿唇露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笑。

“不道歉,那多赔点钱吧,我也不至于斤斤计较。”曲汐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逡巡:“各位,还有什么疑问么?”

这一刻,她像是个女王。

“没有?”曲汐拍手:“那好,安心等账单和声明!”她将手撑在容琛的轮椅上,语调软了下来:“老公,我们走吧!”

——

车内。

曲汐一下子哭出声来。

“我今天,没有想把事情闹大,但是她们欺人太甚了。”曲汐哽咽咬着唇,凑到容琛面前:“你看这里破了。”

容琛幽幽道:“那赶紧去医院,不然要愈合了”

曲汐:“……”

“真的很疼当时。”她叹气:“我在开心得吃东西,曲菲跑过来推我,叉子差点没捅进喉咙里。”她对着喉咙比划了一下:“很危险的,你知道吗,那块牛排还被她弄到地上去了我一口都没吃到。”

现在说起来,她还有点愤懑。

“所以,你将人头发拽着扔进泳池里了?”容琛语调分辨不出情绪。

“就,没控制住手。”曲汐愤愤道:“她浪费粮食,太过分!”

“打你二姐耳光的理由呢?”

容琛突然起了点兴趣。

“她说你坏话。”曲汐说:“很难听,我还是不复述了。”

容琛大概明白。

这些年就是在这些冷言冷语里面长大的,早就已经免疫。

“我是为了维护你才打她的,不是脾气暴躁蛮不讲理。”她凑近了些,靠着他的肩膀,语气小心:“你不会怪我的吧!”

原创文章,作者:曲奇小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