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冒出来,曲汐几乎控制不住情绪。

不过很快,她又有些泄气。

要是她师父林玄在,没准能帮他恢复。

林玄当年让因枪击导致脊椎残疾的总统重新站起来,惊动整个医学界。

仅仅是自己,她暂时还没有把握。

容琛明显感觉到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腿上。

只是这次……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隐藏的嫌弃和厌恶。

反而流露着遗憾和惋惜。

——

医生很快就到,帮助曲汐重新处理了伤口。

她肚子咕咕叫了好几声。

明显就是饿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说:“我饿了。”

早上被于薇这么乱糟糟一闹,她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容琛吩咐佣人小月给她送早餐。

是清淡的白粥,水煮蛋和牛奶以及一些水果。

小月进来看到夫人和先生俩人的手指扣在一起的时候差点没把餐盘打翻。

夫人不是一向很嫌弃先生的吗,甚至还会当着他的面说些难听的话。

现在怎么抓着他的手不放?

“谢谢你!”

突如其来的一句感谢让小月手抖又差点没把牛奶打翻。

今天真是见鬼了。

夫人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昨天夫人还对着先生吵架发火不惜伤害自己呢?

她急忙说:“夫人您不用道谢,都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原主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骂这些女佣,但是她们都对她尽心尽力,没有暗中害她,不然就这个性格,放大学宿舍早被投毒了吧!

等到小月离开之后,曲汐指了指面前的餐盘说:“我伤口很疼,没办法长时间坐着就餐,你喂我,好不好?”

这会儿她脸色苍白,整个人显得柔弱无力。但还是很美,她有一张清婉娇美的面容,眼角微微下垂,看起来无辜单纯。

尤其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眨着,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楚楚可怜。

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拒绝她的要求。

除了容琛。

“让小月来。”他回绝。

曲汐毫不气馁,微微撅着唇:“我想让你喂,可以么?”

她竟然在撒娇。

“小月下去又上来多麻烦,你就当好心照顾一个弱小可怜的伤员嘛!”

容琛别过脸去,过了会,声音低沉问道:“要吃什么?”

他同意了耶!

曲汐心情大好,赶紧说:“粥有点烫,先吃个鸡蛋吧!”

修长的手指拿起餐盘里的水煮蛋,磕了磕,慢条斯理地剥壳。

曲汐盯着他的骨节分明的手,心想这福利是她可以免费看的吗?

容琛不知道她的心思,耐心剥完一个鸡蛋,本想让她自己拿的,结果她倒是毫不客气直接张开嘴“啊”了一声。

“……”容琛将水煮蛋递到她的唇边,曲汐也没顾形象,一口咬下了半个来,连带着蛋白和蛋黄一起。

男人似乎想起来什么,眉头皱了皱。

“你不是不吃蛋黄的吗?”

原主早上会让厨房准备牛奶和鸡蛋,但是只吃蛋白,蛋黄从来都是扔掉的。

曲汐:“……”

她艰难将嘴里的鸡蛋咽下去说:“我现在生病,讲究营养均衡。”

男人的眸光带了点探究。

她从昨晚醒来,整个人都不太一样了。

伤的是腰腹,不是脑子。

曲汐看着他探究的眼神,心想他不会发现了什么吧,她连忙眯起眼睛朝着他抿唇笑。

果然,容琛在对上她的笑脸时颇有些不自在,垂眸不再多问。

容琛没照顾过人,给她喂粥的时候连吹一下都不知道,直接递到她的唇边。

曲汐伸出舌头小心翼翼蹭了下,说;“有点烫,你吹一下。”

她的模样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这也让容琛愈发怀疑,她真的没有伤到脑子么?

不过他还是从善如流吹了几下,才递到她的唇边。

看得出来,他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当然前提是你没有惹到他触碰到他的逆鳞,他不会和你动怒。

书中对他的描述就是“容琛表面清隽温和,待人接物克制礼让,真正了解他的人知道这仅仅是表面,他骨子里带着与生俱来的犀利强势,对于自己看中的势在必得,绝对不会让人染指半分,不管是人还是物。同时他又很理智,知道什么时候该强求什么时候不应该。”

等早餐吃得差不多,曲汐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说:“对了,我忘了洗脸刷牙!”

容琛:“……”

————

书房内。

家庭医生同容琛汇报曲汐情况,说只要好好养伤记得换药,过几天就可以拆线。

容琛问:“只是腰腹有伤?”

“是的,之前因为炎症导致发烧,但是夫人体质好,很快退了下去。”

“发烧,会影响中枢神经么?”

“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过夫人目前是没有这种状况的。”

没有么?

容琛不再多问,客气道:“辛苦!”

医生走后,他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翻了翻手边的财经类书籍后又放回去,迟疑半刻,丛书架上拿出一本《认知神经科学:人类行为研究新进展》。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女孩清脆灵巧的声音:“我可以进来么?”

“进来!”

容琛将书合上。

曲汐推开门。

“有事?”

曲汐点头。

“我来和你道歉。”她突然说。

道歉?

破天荒第一次。

要知道原主最不会的就是道歉,她因为原生家庭不幸,执拗偏激,什么事情都是别人的错误,自己从来没有任何错。

“我以前糊涂,做了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对你也不好。”曲汐耷拉下脑袋,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身体,就帮她道个歉吧,“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男人的面容隐藏在书房昏暗的灯光中,表情看不真切,轮廓在这明暗交错间生出些许冷意来。

半晌他笑了一声。

“上一次你说这话,是三个月前。”容琛闭上眼睛,再度睁开时眸中翻涌着墨色:“三个月后,你为了让我放过你的旧情人,不惜捅自己一刀。”

面前这个女人。

说话不算话,已经很多次了。

他讨厌欺骗和出尔反尔。

“虽然不知道你醒来为何改口,但是我已经给过你机会离婚。”他一字一句:“容家不是随便的地方,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

“不会有下次了。”曲汐捂着伤口慢慢走进来,和他面对面说:“我以后,只对你一个人好。”

容琛半点表情都没有。

“我会证明给你看!”她绕过书桌,忽然弯下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曲奇小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