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曲奇小饼

简介:曲汐穿书了,成了商界残疾大佬的炮灰妻,小娇妻红杏出墙跟人私奔,最后车祸身亡。曲汐穿来的当天,原主就为了逼迫大佬放人,直接捅了自己一刀,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离婚协议,曲汐捂着伤口忍痛说:“老公,我不离婚!”轮椅上的男人眸色深沉:“想清楚,我不给人第二次机会!”想清楚了,她要替原主重新做人,好好宠着护着爱着这个男人。从此,高冷矜贵的商界大佬容琛怀里多了只又软又甜的小撩精,每晚在他耳边娇娇地喊着老公~

角色:

《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冷冰冰的残疾大佬站起来亲了我》第1章 老公我不离婚免费阅读

“情况如何?”

“夫人伤口有些深,不过血已经止住了,没有大碍!”

“需要送医院吗?”

“目前还不用,您放心,让她多休息……”

门外的对话声让曲汐逐渐有了意识,她试着动了动,腰侧剧痛传来扯得她整个神经发颤。

她彻底清醒。

“咔嚓”一声,门被推开。

紧接着是轮椅碾过地板的声音。

有人来到了她的床边

曲汐撑着身子缓慢坐起来,靠在床头,迷茫地看着面前轮椅上的男人。

轮廓深邃,五官英挺,薄唇紧抿和她平静对视,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室内光线昏暗,愈发显得他下颌线清晰分明。

容琛?

她的合法丈夫?

一道不属于她的记忆划过脑海。

曲汐瞳孔瞬间放大。

“陈洛的事我不再追究。”半晌,男人缓慢开口,声音虽冷沉,但是也清冽好听,“这是离婚协议书。”他将一叠文件搁置在床边的柜子上,语调平静:“我已经签好字了。”

曲汐愣住!

她要被离婚?

曲汐晃了晃脑袋,闭起眼睛,再度睁开时意识到自己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闺蜜推荐她看的总裁文里,说腹黑深沉的残疾大佬男配一定是你理想型。

面前的男人就是男配容琛,二十八岁,女主容樱他四哥,商界大佬,小时候因事故终身残疾,只能靠轮椅行动。

而自己,则穿成了他早死的炮灰妻,一个红杏出墙跟初恋私奔最后车祸身亡让容家蒙羞的女人。

原主是私生女,家族联姻,几个姐姐都不想嫁给残疾人,就把她这个私生女给推了出来。

可她心里有个初恋。

就是刚被提到的陈洛。

现在的剧情是陈洛用刀捅伤了容琛的手下,要坐牢,但是原主逼着容琛放人,为此不惜也捅了自己一刀,说是还清了。

先不说这奇葩的两清逻辑。

就说她当着自己老公的面为了其他男人捅自己一刀这事儿,也太不厚道了,怪不得要被离婚。

见床上的女人神情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容琛再度开口:“我给你留了不动产和资金,足够你下辈子不靠曲家生活。”

说完这些,他没有继续和她对话的耐心,推着轮椅想要转身离开。

“等等!”曲汐身体坐直了些,却牵扯到了伤口,她痛得倒吸凉气,盯着他的眼睛咬紧了唇:“老公,我不离婚!”

容琛眉心微微拧起。

离婚,和陈洛一起出国,不是她一直期盼的事情么?

而且,她叫他什么?

老公?

“陈洛的事情,交给法律,该怎么判怎么判。”她又补充道。

容琛眯眸,目光落在她捏紧被角的手上。

十几个小时前,她拿刀和他对峙威胁他放人。

现在突然转变……

是为了不离婚吗?

“认真的?”

男人的声音沉了下来。

大佬就是大佬,说话不怒自威。

“认真的!”曲汐点头:“我不离婚,陈洛的事情我也不插手,他捅伤你的人,让法律来裁决他。”

容琛冷笑出声:“所以,你捅自己一刀是?”

曲汐面不改色:“我没控制住自己的手。”

男人收敛起笑容,声音愈发沉:“想清楚,我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想清楚了。”曲汐真诚地盯着他的脸看。

这张脸,英挺俊逸,放到娱乐圈里颜值也是碾压的存在,更何况那些小鲜肉根本没有他这样的气质和气势。

“明天之前,你都可以反悔。”容琛说完,推着轮椅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才不会反悔。

曲汐在心里说。

在书中,原主用伤害自己这一手段逼着容琛放人,签了离婚协议带着钱和陈洛准备出国,但是却遭遇车祸身亡,尸骨无存。

陈洛私自占用了她的钱出国连她葬礼都没来,而且这车祸还是陈洛一手策划的。

想到这,曲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原主行事偏激看不清人心。

所以下场如此凄惨。

——

夜里,曲汐发起烧,伤口痛得她睡不着。

盛夏天气炎热,她整个人被烫的要烧起来,摸了摸温度,起码有三十九度。

她开了灯,看到床头放着的家庭药箱,从里面找到了退烧药和止疼药,强忍着疼痛给自己倒了杯水服药。

在原来的世界,她22岁博士毕业,师从国士无双的圣手林玄,精通中医针灸和西医临床,手术刀用得出神入化。

一直忙工作的她被闺蜜安利了本小说,说女主她四哥容琛绝对会是你爱的男人,光环直接碾压男主。

的确,冷情绝爱一心搞事业的容琛深得她心,导致她看完都快忘记男主是谁了。

曲汐关灯,摸着自己腰侧的伤口,在黑夜里直吸凉气。

真的,很疼!

神经被扯到极限,随时要断裂。

她闭上眼睛。

又有些记忆窜了出来。

原主将订婚戒指卖了换钱去给陈洛投资被他赌博全部输掉。

明知道容琛喜静却深夜带朋友回家开派对。

私自更替门禁密码,将雪夜出差归来的容琛困在外面,导致他高烧了三天,事后轻描淡写一句我忘了。

甚至对他说跟着你能有什么幸福,我这一生都被毁了。

还有诸多的挑衅以及蛮不讲理的行为,容琛为了尽到这段婚姻中丈夫的责任,对她一再容忍和退让。

直到这次——

她为了一个男人不惜捅伤自己。

带着这些纷乱的记忆,曲汐沉沉睡去。

还没睡下几个小时,她就被一阵尖利的女声吵醒。

“曲汐,你在吗?”

“于小姐,夫人在休息,您不能进去。”

“我是她最好的闺蜜,怎么不能进去,等她醒来我和她说你们拦着我不让我见她,看她怎么收拾你们!”

门被大力推开。

“曲汐,你怎么还在睡觉,陈洛要被起诉,最低十年,你不是说你会帮他的吗,怎么还是这个结果?”

不满又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顿时刺穿了曲汐的耳膜。

本来就因为伤口疼痛没睡好现在又被吵醒。

怒火顿时从心中冒出,一簇又一簇。

曲汐睁开眼,冷冷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原创文章,作者:曲奇小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