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极乐世界行》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女子受惊过度,早晕厥过去,白皙的脖颈上一圈显眼的淤痕,上身粗麻衣服被胖子扯地零碎,勉强还有几块稍大的正遮盖在她身上,想到夜间山林湿寒露重,苏岩只得把自己外衣脱下盖在女子身上。

此时苏岩注意到,自己的服饰和被他捅死的胖子完全不同,不管是纹饰还是形制,都与他身上的唐衣截然不同。

心中顿时隐隐起了担忧,莫不是时空穿梭时出了意外…….

胖子马背上还有个破破烂烂的包袱,里面装着2两左右的金疙瘩和一本写满蝌蚪文的文书,苏岩瞧了半天也没看懂上面写了什么。

记忆中,唐代用的是楷书,可上面的文字和楷书一点关系也无,甚至可以说,是苏岩从未见过的全新字体。

…….

翌日,天刚蒙蒙亮,女子缓缓醒来,先是闻到一股浓烈的男性味道,随后就摸到盖在她身上的厚厚衣物。

她蹬的一下坐了起来,双手紧拽着衣物捂住胸口,把坐在火堆旁的苏岩一惊,刚好和她四目相对。

容貌娟秀,发髻松散,身露白皙双肩,一双水灵灵惊惧的大眼看得苏岩面颊绯红。

俩人你看我,我看你,直到太阳从东方露出半个头,女子方才注意到不远处胖子的尸身,想到身上的衣服,转瞬明白过来。

她对苏岩千恩万谢,告诉苏岩她名唤邹氏,乃本地人士。

女子说话时声音微微发抖,头垂下,不敢正视苏岩,且与他保持一米左右距离,姿态略带娇羞,极为自然,没有半点做作引诱的痕迹。

看惯现代女子的苏岩,顿时被她一下给吸引住了。

“不知恩公如何称呼?”

“免贵姓苏。”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邹氏一愣,显然没反应过来苏岩刚刚的回答。

气氛一下有些尴尬,邹氏刚刚抬起的头又垂了下去。

这种矜持带点诱惑的小模样,让苏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后来,苏岩提议送她回去,邹氏才起身穿好苏岩盖在她身上的衣物,随后落落大方又是一番拜谢,俩人才骑上胖子的马,往山后的村庄里去。

邹氏坐在前面,苏岩坐在后面,薄衫里结实粗壮的胳膊时不时地撞到邹氏,邹氏面带绯红、眼露羞涩、唇含笑意、偶尔小心扯过衣领,偷闻上面气味,或假意颠簸,把头短暂地靠在苏岩的胸上。

苏岩不帅,黑得精神。

快到村口时,邹氏忙让苏岩将她放下,想来她是怕人看见引来闲言碎语,毕竟古代这种地方,女人的名声一旦臭了,往后的日子就艰难了。

苏岩想这些,却忽略了一点,邹氏被那胖子压过,要真按古代女子贞洁来说,她不是该上吊抹脖子吗?

其实这邹氏,顾忌的是苏岩名声。

进了村子,苏岩发现所有人的衣饰也与他截然不同,他们的服饰基本是领子从颈后沿左右绕到胸前,紧紧贴着,难看得要命,和他身上的唐衣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苏岩牵马,邹氏与他保持一定距离,看见牵马的苏岩和邹氏,路上的村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走了大概半个钟头,才到邹氏家里。

低矮泥墙的门扉上挂着一个黑色的灯笼,苏岩有些不解地指了指,邹氏双眼马上沉了下去,“奴家是寡妇,所以要在这门前挂上黑笼。”

听到这话,苏岩脑子嗡了一声……..

院子不大,一处种着青菜,进屋后,见墙壁上挂着一盏黢黑的油灯,小二十平米简陋屋子,外屋角有个没烧的火坑,旁边堆满了各类盆、碗筷子一类。

内屋一旁是几个掉漆的红色老旧箱子,箱子上搁着手把小铜镜和一个针线框。

邹氏让苏岩随意,随后转身去了屋外,不多时,捧着一个缺口的茶碗进来,双手奉上。

“姑娘,这里离洛阳有多远。”水凉凉的,味道有点古怪,飘着几根细细像木头渣子的东西。

“洛阳?”邹氏自个规矩地坐到门前,身上还穿着苏岩的衣裳,照理说,这都到家了,她若是觉得不便,大可让苏岩去外面等她,可看她的样子,半分没有想换掉苏岩衣服的意思“恩公说的可是地名?”

“是地名,神都洛阳啊!”

“神都?”邹氏满脸疑惑,“奴家不曾听闻过公子口中的神都。”

“那武则天你总该知道吧!你们的皇帝啊。”苏岩有些急了,综合之前一些细节,他开始怀疑自己真被送错了。

“不知何为皇帝,只有大王。”

苏岩慌又问道:“你们大王是谁,是什么国家。”。

邹氏见他面呈焦色,赶紧加快语速道:“大王就是大王,这里是敏国地界。”

苏岩傻了,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过什么敏国,他所熟知的历史里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敏国。

从邹氏的嘴里苏岩还得知,除了敏国外,还有周国、乾国、禹国等十几个国家。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越到唐朝,而是被实验室误送到了其他时空。

想到自己多年来的训练,苦修专研的全唐史,所有努力和鲜血全都付诸东流,顿时只觉天旋地转,急火攻心,喷出一口老血,便直挺挺地在邹氏面前晕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不游泳的二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4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