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薄爷,夫人又去虐人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报告薄爷,夫人又去虐人了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茶纠纠

简介:大弘王朝的顶尖杀手一朝身死,穿越至千年后,成了一个受尽欺负的受气包。为了不被切片,她忍,她装,她努力当个小透明。两个月后夏毓笙轻轻一脚把人踹进垃圾桶:嗯,有害垃圾。薄烨君:不装了?夏毓笙:薄爷,人家脚疼。弱不禁风的薄家少夫人一言不合就打架,被打之人告到薄爷那里,又挨了一顿。薄爷面无表情:惹我夫人,该打。众人都说,夏毓笙嫁到薄家是高攀了,最后才发现,穷追不舍的那个人是薄爷。

角色:

《报告薄爷,夫人又去虐人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报告薄爷,夫人又去虐人了》第1章 醒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免费阅读

“你在这个位置太久了,是时候退位让贤了。”

“夏毓笙,我终于把你踩在脚下了。”

“去死吧。”

充满怨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缥缈虚无,一字一句像是针一样扎在夏毓笙心上,倏忽又变成了满是嘲笑的女声。

“啧,写得这么深情。夏毓笙,你怎么能不自量力到,敢给熙哥哥塞情书呢?你大概不知道,你前脚刚走,熙哥哥就把情书给扔了。”

“就是,一个乡下女人生的土包子,竟然还敢跟毓歌你抢莫少。”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她怎么有脸一直赖在夏家不走的。”

“有些人就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声像似是在做梦,但又是那么真实,在耳边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到了某个节点,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夏毓笙的五感恢复。她知道有几只手按在她脑后。

与此同时,口鼻中灌入了大量的水,让夏毓笙瞬间清醒了过来。

大脑瞬间做出反应,胳膊一个灵巧的扭动,以诡异的角度横跨身后钳制着她的几条胳膊。手肘用力,那些人全都因为疼痛松了力。

紧接着,她没有片刻的迟疑,拳脚交替着打出,顷刻间,控制着她的几个女人已经倒地。

站直身体,夏毓笙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女人,穿着莫名其妙的衣服,仿佛见鬼了一样看着她。

“夏毓笙你在做什么!你还敢动手!”刺耳的声音响起,引起了夏毓笙的注意。

在距离她两步远处,站着另外一个女人。刚刚的声音就是她发出的。

那女人身上穿着的衣服,简直是要比勾栏女子还要少。

“打了,又如何?”夏毓笙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神态自若。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此刻并不平静。

面前的这一切都在她认知之外。

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看到了水面上倒映出的脸,不是她的样貌。而且她的武功,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剩了。

刚刚她出招很快,确实把人打倒了,但那只是花架势。没有内力的支撑,力量和速度都大不如从前。

若是她的功力还在鼎盛时期,这些人此刻哪会有机会惨叫,早就已经丧了性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坠崖了吗?为什么她会武功尽失?为什么她的容貌也发生了改变?为什么她会在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

仿佛是了解到她内心的疑问,脑海里浮现出不同的记忆碎片,又连成一个个动态的片段,都是她未曾经历过的。

大脑突然要处理这么多的片段,夏毓笙按住了太阳穴,里面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

可即便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她的表情也没有变。

从脑海里的记忆,夏毓笙捋出了一些思路。

用她的话说,这叫借尸还魂。用她现在这具身体记忆中的词汇来说,她穿越了。

脑子里太多的画面需要拼凑,夏毓笙暂时性忽略了周边叽叽喳喳的声响,再听到时,已经是带着掌风的巴掌朝她脸上招呼,还伴随着女人尖锐的吼叫:“夏毓笙你聋了吗?还敢无视我!你……啊!”

只可惜,话只说了一半。因为夏毓笙在感受到空气流动的时候就已经先一步擒住了那巴掌,指尖用力,捏着她手腕上的脉门。

夏毓歌只觉得自己的手臂瞬间脱力,从手腕处沿着胳膊蔓延至肩膀的痛感,就好像有无数根针在她的胳膊上扎。

“聒噪。”夏毓笙左手抓着夏毓歌的手,右手已经抬了起来,就要拧断夏毓歌的脖子。

对她而言,杀一个对她有恶意的人就仿佛碾死一只蚂蚁,不会让她有任何负罪感。

杀人,是解决麻烦最简单便捷的方法。

夏毓笙的手距离夏毓歌越来越近,冰凉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夏毓歌的脖子。

夏毓歌惊恐地看着夏毓笙,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像是真的要杀了她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远处传来一声厉喝,那声音里满是愤怒。

夏毓笙循声望去,一群人乌乌泱泱朝这边走来。说话的那个男人夏毓笙的记忆里有,是她这具身体的父亲,夏志峰。

在夏志峰的前面走着一个年纪挺大的男人,头发已经花白。

看站位,这个老头的地位要比夏志峰高,可夏毓笙毕竟是从尊卑观念更盛的大弘王朝来的,看到那人的走路姿势,就知道这老头不过是个下人。

一个下人能被夏家家主这么礼遇,可见这老头背后的家族更厉害。

只可惜原主的记忆里没有任何关于这个老头的片段,应该是原主也不认识这老头。

“爸,救我,夏毓笙要杀我。”夏毓歌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哭喊出来。

突然间来了这么一群人,后面还跟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练家子,夏毓笙权衡了一下,松了手。

她现在的这具身体,做不到在那群人发难之前杀了这个吵的人头疼的女人。即便是杀了,也逃不出去。

她懂得权衡利弊。

得了自由的夏毓歌直接扑进了夏志峰的怀里, 委屈地哭个不停。

“爸,我要被吓死了,你看她,还打了我朋友。”

在夏毓笙看来她出手太轻,可地上那群富家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这会儿还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打滚。

夏志峰怒目看着夏毓笙,指尖指向夏毓笙就要发难。

“这位就是夏大小姐了吧?”为首的老头微微躬身,姿态放得不算高,但说话的腔调里全是居高临下。

这让夏毓笙想到了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

夏毓笙眯了眯眼,没有做声,只是悄悄敛了身上的杀气。

如果她没看错,这老头的功夫是在场这些人里最厉害的,甚至能感受到内里的威压。

夏毓笙在观察老头的时候,老头也在观察她。

对面这个少女衣衫不整,狼狈不堪。上半身应该是被水浸过,满头满脸都是湿的,凌乱的头发贴在脸颊上,怎么看怎么凄惨。

不过刚刚她的眼神,倒有一些少爷的影子,丝毫不显狼狈。

“沈管家问你话呢,哑巴了?”夏志峰安抚好夏毓歌,把矛头指向了夏毓笙,粗着嗓子开口喊。

原创文章,作者:茶纠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39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