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少的娇娇宠只想拿钱走人》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走进房间,月离就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意。

她漫不经心的走到暮夜身边,双手环抱,手托着腮,夸张的眼妆点缀亮粉。

本是庸俗的妆容,在月离身上只有深邃的浓墨,“楚涵答应做我男朋友了。”

她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仰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暮夜,“我这么不听话,你要怎么惩罚我呢?”

不屑的笑了几声,她说:“怎么不说话呢,生气了吗?还是在想着要怎么折磨我。”

从前再恨他,也从不曾去碰触他的底线。

可现在她想明白了,无法摆脱的痛苦,为什么不能让他也不痛快呢?

尽管他不爱自己,可自己是时妍的替身啊。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容忍一张跟时妍相似的脸,在别的男人怀里千娇百媚。

她就是故意来恶心他的,楚涵有楚家撑腰,他不敢拿对方怎么样的。

这一点,她无比清楚。

只是,对楚涵来说,他很无辜。

暮夜的眼神很淡,看着月离脸上的浓妆,他冷冷开口:“擦掉。”

月离笑容灿烂,目光直视他,“我偏不擦掉。”

紫眸中布满寒意,暮夜盯着她看了许久。

倏地,他将月离强行拖到淋浴间。

拿起花洒打开水,抓住她的头发,将热水从头淋下。

月离尖声惊叫,“你疯了,快放开我。”

暮夜仿若未闻,将她全身淋湿。

“擦掉!”

他没有耐性等月离动手。

抬手拿起架子上的浴巾,粗鲁的将月离脸上的妆容擦掉。

娇嫩的肌肤被他粗鲁的行为擦的发红,月离奋力推开暮夜,握紧双拳,用力尖叫。

“啊!!”歇斯底里的像个疯子。

可这不都是他逼的吗?

“唔唔唔……”

暮夜直接用吻堵住她的嘴,结束刺耳的尖叫。

他将她抵在梳妆台上,捧住她的脸颊,加深惩罚的吻。

月离无法呼吸,窒息的错觉令她脸颊通红。

胸口起伏不定,她想要逃离。

却无处可逃。

他像一只野兽,对自己的食物看得死死的。

掠夺,凶残,又无尽的旖旎。

结束长长的一吻,暮夜终于给了她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

他抓住她湿漉漉的头发,疼的月离大叫。

“神经病,疯子,你放开我!”

暮夜凑近她的脸颊,鼻尖挨着她的鼻尖。

那双漂亮的紫眸中布满血丝,温热的呼吸就在咫尺间,他开口,嗓音暗哑低沉:“我才是你的男人。”

水珠四溅,他的掌下,衣服碎了一地。

又是没有对错而漫长的折磨。

她伪装的所有刺,被暮夜用这种方式一根一根拔掉。

像一只纯良的小白兔,轻易就被他一口食尽,彻底溃不成军毫无抵抗之力。

月离放声痛哭,又慢慢变成细碎的哭泣。

她哭着说:“暮夜,我恨你。”

沾满欲色的紫眸猛地一缩,唇边挂着邪魅的凉薄,“恨我又如何,我依旧是你的男人。”

他用行动证明,他说的是真的。

挣扎中,花洒的开关被打开。

水从花洒中喷洒而下,他像乱入水中的鱼。

在那片水花中徜徉。

怨恨,掠夺,

以及……无可奈何的接纳融合。

月离最终放弃挣扎,直到上岸。

她死死抓住他的双臂,

不让自己坠下去。

四目相对,她那双哭红的眼中,流露出以往的柔弱。

可说出的话,却如狼似虎,“你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

经验来自于实践。

可什么样的实践,才会让他变得如此精通呢?

月离红着眼,扬起暧昧的嘲讽,“你该不会是用这个才换来今天的一切吧。”

有女人出卖自己换取想要的东西,就有男人出卖自己换取权力。

所谓的潜规则,从来都不分男女。

她故意用满满的恶意诋毁他,“你果然下贱,脏死了。”

暮夜眼中的欲色被深潭般的幽深覆盖,他捏住她的下巴,轻道:“下贱的我能让你快乐,妍妍,我不会生气的。”

妍妍,妍妍,他永远都是妍妍。

啊啊啊,她痛恨这两个字。

月离怒极失态,狠狠打了暮夜一耳光。

响亮的一记耳光,让月离有那么一刻升起一股害怕。

可很快,她又不怕了。

“你就是时妍的一条狗。”像打开一扇新天地的大门,从中她找到能让自己痛快的方法。

那就是,用最恶劣的态度狠狠唾弃暮夜。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可她很痛快。

十分的痛快,可以尽情发泄心中的怨气。

如她所料,暮夜只是脸色沉的吓人,但并没有对她怎么样。

“无论你对我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他勾唇一笑,“因为,你是我的。”

月离的痛快在他恬不知耻的话中荡然无存,她恨透了这样的暮夜。

“滚开,疯狗。”她爱上粗鄙的骂人。

暮夜没有动,她冷着脸松开手,然后从梳妆台上跳下来。

水珠从肌肤滑落,她抽走一条浴巾裹住自己。

走出淋浴间的那一刻,月离泪水滚落而出。

若不是为了人间的那一份牵挂,她宁愿现在去死,也不要被暮夜这样欺凌。

所有刻意伪装的坚强被破防,她伏在沙发上,哭得很伤心。

人间有她的牵挂,可是,什么时候她才能离开四方城?

绝望油然而生,本就被暮夜折磨,如此心力交瘁之下。

她昏了过去。

暮夜走出来时,便看到昏过去的月离。

他安静的走过去,抽掉浴巾将她抱在怀里,为她擦干湿掉的头发上的水。

他拿起吹风机为她吹干头发。

一片暖洋洋中,月离仿佛回到了过去。

欢声笑语,自由自在。

可一眨眼,暮夜的身影像恶鬼般附身,喝她的血,食她的肉。

百般折磨,痛不欲生。

她惊恐地睁开双眼,她就躺在暮夜的怀中。

未着衣服,她冷得浑身发抖。

“如果时妍回来了,你会放我走吗?”月离露出甜甜的笑容,说完又缓缓闭上双眼,陷入自己营造的美梦中。

如果时妍回来,他和她一定会将自己扫地出门吧?

或许,他还会给自己一大笔钱。

然后她带着钱去人间,过她想了许久的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灵芝不灵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