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少的娇娇宠只想拿钱走人》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暮夜换上干净的衣服,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将他完美的身材显露出来。

修长的双腿很适合严谨又沉闷的黑色,他总是一脸冷漠,疏离的紫眸中透露出不怒自威的气度。

月离曾经怕极了他,总是小心翼翼唯恐惹怒到他。

可现在,她什么都不怕了。

暮夜根本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他将所有的温柔和耐性都给了他眼中的妍妍。

而他眼中的妍妍,是她——月离。

暮夜拨通清和的电话,命她给月离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清和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她很同情月离,却不能背叛暮少。

所以,她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月离开心一点。

“她就是暮少一年前从竞技场带回去的那个?”楚涵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招惹上了暮夜的人。

想起游乐场中遇到暮夜的场景,楚涵此刻仍不禁背脊发凉,冒出一身冷汗。

清和狠狠剜了楚涵一眼,要不是他月离怎么会做出跳车那样危险的行为。

要不是他,暮少也不会生气。

“楚涵,我警告你,离月离远一点!”她对楚涵没什么好印象,“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懂?”

楚涵听了一脸不爽,四方城内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他像个叛逆的少年,越是不让他做的事,他偏要去做。

暗自腹诽:他就是要去招惹月离,暮夜还能杀了他不成?

“本少爷想跟谁来往就跟谁来往,你管得着吗。”哼,他还就不信了。

“喂,小跟班,本少爷现在可以回去了没?”嘴上说不怕暮夜,内心还是有点犯怵的。

清和没给他好脸色,冷笑着说道:“楚涵,你最好记住我的话,不要去招惹她。”

说完,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楚涵对着她的背影龇牙咧嘴,不屑哼哼道:“切,本少爷还怕了不成。”

心里却泛起嘀咕:他没记错的话,暮夜的心上人好像是那个,那个……咦,那个谁来着?

算了,管她谁来着,关他屁事啊。

……

清和将衣服送上来后,便退出房间。

临走前,她看了一眼缩在沙发上的月离。

满身血污,躺在沙发上双眼空洞,毫无神采。

就像,死了一样。

“妍妍,换上衣服。”暮夜柔声道。

月离没有任何反应,躺着一动不动。

暮夜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将她抱起来。

像对待小孩子般替她脱掉带血的衣服,“妍妍,乖,听话。”

月离无动于衷,任由暮夜为她换上衣服。

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暮夜看在眼中,眸光暗了下来,紫眸中毫不掩饰心中的渴望。

面无表情的月离忽然笑了。

怨恨的眼神望着暮夜,唇角微扬,说:“暮少,你只会发情吗?”

满脸厌恶,她说:“你好贱,又贱又脏。”

当怨恨大于畏惧时,她无所谓了。

大不了就是拖着他一起下地狱。

凭什么她要一个人承受本不该她承受的东西。

暮夜脸色沉的吓人,月离穿着蕾丝花边的bra半跪在沙发上,抓住他的衣领凑近身子,呵气如兰,“你就像一条只会发情的狗,让人恶心的倒胃口。”

她松开他,赤足站在地上,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

笑声放荡,“不就是身子吗?想要?来啊,反正你也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折磨人。”

暮夜深深看着她,五指收拢,骨节根根泛白。

闭上眼,将紫眸中的怒气强行压下去。

再睁眼,他脸上又是一片温柔,“乖,别闹。”

用尽全身的勇气第一次刻薄口不择言,月离很清楚他不是一个喜欢被挑衅的人。

可现在,就像使出所有力量打在一团棉花上,轻飘飘的,他毫无反应。

月离暴躁如雷,维持的假笑被怨毒和失态笼罩。

她用力大吼:“你有没有自尊心的?暮少,我骂你是一条狗,听不懂吗!”

她用恶毒刻薄的语气大骂:“你是一条狗!时妍怎么可能留在一条只会发情的狗身边。”

暮夜终于动怒了,上前单手扣住月离的下巴。

逼迫她强行看向自己,紫眸寒芒锐利,嗓音似从阴森的地狱传来,暗涩又冰冷:“月离,我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月离不怕了,狠狠瞪着暮夜,被他捏变形的脸生疼,“你舍得吗?”

笑颜如花,花中藏有剧毒,“你得不到时妍,只能将我困在身边。”

“暮少,你舍得让这张跟时妍一样的脸受到伤害吗?”

暮夜紫眸中滔天的怒意在月离说出这句话后骤然消失,他的脸上又浮现受伤的表情,那样的哀怨,又无可奈何的挫败。

月离用力甩开暮夜的手,眼中是充满怨恨的得意。

她露出决然的惨笑,“我只想好好活下去,有朝一日离开四方城。暮少,是你将我拖进这无尽的深渊的。”

“时妍不爱你,我也不爱你。”

“你真可怜。”

“我瞧不起你。”

月离说累了,拿起沙发上的衣服默默穿好。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离开前,她丢下一句话。

“从今往后别想再囚禁我,只要你还爱着时妍一天,我就有足够的底气跟你作对。”

暮夜一言不发的看着月离消失在眼前。

素来逆来顺受的月离,在这场没有尽头的折磨中完美褪去怯懦,她像极了清冷的时妍。

奢华的套房内,安静的令人窒息。淡淡花香萦绕在屋内,暮夜缓缓垂下紫眸。

月离走出电梯便看到清和站在门口,似在等她。

“月离,你没事吧?”清和一脸担忧的上前问道。

月离扑进她的怀抱,紧紧抱着清和放声大哭。

她什么都没说,却又什么都说了。

清和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能一遍又一遍轻抚她的后背安慰道:“别哭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月离猛地抬头,怔怔的望着清和,“是不是时妍回来,我就可以离开他了?”

清和静默不语,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的沉默让月离抹去脸颊的泪水,轻笑出声:“清和,以后我不用再被困在那栋别墅了。”

清和诧异问道:“暮少他……”

月离歪着头,放肆大笑:“我再也不怕他了,不怕了。”

原创文章,作者:灵芝不灵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