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少的娇娇宠只想拿钱走人》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暮夜很忙,也并不常来别墅。

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他的人影,每到这个时候月离的心情都格外的好。

她最喜欢在别墅的花园种满曼珠沙华,月离挥着小铲,哼着小曲欢快的在花园中跑来跑去。

见清和走来,月离扬起灿烂的笑脸跟她打招呼:“清和,快过来,看我的花开得多好看。”

清和默默走过去,曼珠沙华在E国还有一个名字:彼岸花。

暮少不喜欢这种充满生死离别气息的花,每次月离种下花后,暮少回来后都会命她全部拔掉。

“嗯,好看。”

月离看出清和的敷衍,不满的撅起粉唇:“它们不好看,不可爱吗?”

她惯会撒娇,清和被她不停眨眼的滑稽模样看得笑出声,“没你好看,也没你可爱。”

月离笑得眼睛像一轮弯月,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了,我才是最好看,最可爱的!”

月离肚子突然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

她皱着小脸,可怜巴巴的望着清和,“我又饿了。”

清和笑着揶揄她:“你是小猪吗?这才刚吃多久就又饿了!”

忽然,她笑容一僵。

望着月离,她身体轻颤。

“月离,你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嗜睡?”清和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月离闻言歪着头皱眉想了一会,然后睁大眼睛,笑道:“清和,你是不是监视我了,嗜睡这种小事都被你发现了。”

清和心中暗道不好,月离这情况明显就是怀孕的迹象啊!

暮少每次与她做完后,都会叮嘱自己看着月离吃下避孕药,她从未松懈过。

“月离,把手给我。”

月离不明所以,但仍乖乖将手递给清和,“怎么了?”

清和没有说话,手搭在她的脉搏上用心诊脉。

脉象流利,如盘走珠。

是喜脉,怀孕后的脉象。

清和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月离见清和脸色越来越苍白,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这幅样子想必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声的问道:“清和,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

月离一脸苍白,咬唇道:“你先回房间,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随意走动。”说完又叮嘱一遍:“乖乖躺在床上等我回来。”

小心翼翼将月离扶到房间,清和将她安顿好后就离开别墅直奔南无大厦。

南无大厦是暮夜的,那里才是属于他的地方。

清和走后,月离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她站在窗前看着空荡荡的别墅,低声喃喃:“我怀孕了,对吗?”

双手抚摸平坦的小腹,真神奇,这里居然孕育了她和暮夜的孩子。

月离一遍又一遍轻柔抚摸,眉眼间一片温柔。

“宝贝啊,你来的不是时候呢。”

月离眼中染笑:“他也不会允许妈妈生下你的。”

“他啊,只想时妍为他生儿育女。”

月离一边说一边笑,“我只是别人的替身,你生下来注定是一个悲剧。宝贝,我送你走,好不好?”

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月离流着泪说道:“妈妈会将你种在曼珠沙华中,他若没有拔掉你,将来重获自由后我亲自来接你,好不好?”

手掌贴在小腹上,光芒毕现。

花妖若有身孕,可在胎儿未成形时剥离体外种在同源花苗中。

月离不想孕育暮夜的孩子,可这孩子是无辜的。

她想给孩子一条生路,暮夜得知自己有孕一定不会让她留下孩子。

她现在将未成形的他剥离体外种在花中,若暮夜没有拔掉花园中的曼珠沙华,那么就可以活下来。

一切的选择在于暮夜。

……

南无大厦顶楼房间内,清和将月离有孕的事禀告暮夜。

“暮少,月离她……”她心中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抬头,用尽全身力气将话说完:“她怀孕了。”

暮夜手中的书掉落在地,转过身,紫眸中似酝酿一股巨大的风暴,寒风四起,冰冷至极。

“她……怀了我的孩子?”嗓音低缓,暮夜垂眸,“清和,你失职了。”

“在这里,犯错的人要被惩罚。”他淡道。

清和身体一颤,魂离抽身,厉鬼啃噬,九死一生。

这就是惩罚,足够威慑他人。

“我知道了。”清和起身,一脸惨白的走向外面。

暮夜叫住清和,“你确定她有了我的孩子?”

清和转身,一脸正色:“我确定。”

暮夜紫眸一片幽深,垂下手,他淡道:“下不为例。”

清和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暮少竟然不罚自己了?

“去别墅。”

到达别墅后,暮夜走进来便看见花园中一片红色花海,曼珠沙华花开不见叶,叶开不见花。

生死离别,再没有相见的那一天。

就像他与时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见面的一天。

紫眸微冷,嗓音冰霜彻骨:“都拔掉。”

清和想起月离种下曼珠沙华时满脸的开心,辛辛苦苦种了许久的花,暮少一来就要全部被拔掉。

她垂着头,小声说道:“暮少,月离很喜欢这些花,不如留着吧。”

暮夜转头看向身后的清和,森冷的语气中是绝对的不容置疑,“拔掉!”

清和不敢再为月离说话,转身拿起被月离丢在花园的小铲默默将曼珠沙华一株株连根拔起。

月离站在窗前静静看着清和在花园拔掉所有曼珠沙华,眼中无悲无喜。

暮夜走进房间便看见月离目光呆滞的站在窗前,不禁皱起眉头,冷声道:“过来。”

月离转身,像失去灵魂的提线木偶乖乖走到暮夜面前。

暮夜抓住她的手,片刻,淡漠的脸上瞬间布满雷霆之色。

“你竟敢偷偷拿掉我的孩子!”

月离呆滞的脸上听到这句话后,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笑声如铃,声声刺耳。

“哈哈哈,对啊,我亲手拿掉了你的孩子。”

月离笑容变得狰狞,眼中充满恨意:“可亲手杀他的人是你!”

说完,她的眼泪似断线的珍珠,一粒接着一粒往下掉,“暮夜,我恨你,恨死你了。”

原创文章,作者:灵芝不灵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