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少的娇娇宠只想拿钱走人》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暮夜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紫眸中的温柔渐浓。

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喃喃声中是无尽的柔情,“我怎么舍得让你离开。”

看不见的深情,在绵长的叹息声中无影无踪。

月离睡得很沉,一直都没有醒。

期间,暮夜接到清和的电话,“什么事?”

“暮少,竞技场出事了。”清和语气凝重。

暮夜看了睡在沙发上仍未醒的月离一眼,起身走过去将滑落的薄毯往上拉了拉,“我没有赶到之前,不许任何人离开。”

清和不仅仅是照顾月离的佣人,更是暮夜的心腹,为他解决一切麻烦。

暮夜只信清和。

四方城的非人类中有安分守己的好好市民,也有遵从弱肉强食生存之道的狂热分子。

为了避免影响其他人,暮夜设立了竞技场,给喜欢挑事的一个决斗的地方。

相当于官方认证的生死擂台,擂台上的两方提前声明胜负的后果,有的要钱,有的要命,有的要人。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生死赌命。

暮夜赶到竞技场时,现场已经被封锁,清和正在擂台上查看已经死亡的两人。

“暮少。”清和看到暮夜,脸色凝重的走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他们都是突然发狂而死。”

观众席上的人纷纷探头看向暮夜这边,窃窃私语,议论声不绝于耳。

暮夜冷冷环视一周,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擂台上的尸体。

清和开口说道,“应该不是那些人做的,场上是鬼族和妖族的人,他们死前都做了同一个动作。”

对妖鬼精怪,一般都称之为那些人。

暮夜抬眸,紫眸幽深一片。

“两人几乎同时做出抱头的动作,紧跟着就倒下七窍流血死亡。”

暮夜眸光一沉,脸色沉得吓人。

“楚家,在哪?”

清和一愣,楚家从来不参与竞技场的事。

“楚家那边没有派人过来。”

暮夜淡淡开口:“将尸体处理掉。”

他转身离开竞技场,留下清和在现场善后。

……

楚家。

楚涵被楚翼天叫去书房。

“爸,我早叫你学会上网,你就是不肯。”楚涵不情愿的小声嘀咕:“总是拖着我来帮你查看电子邮件。”

楚翼天年逾半百,岁月在脸上留下沧桑的痕迹,一双深褐色眼睛中是久经风霜沉淀而来的洞幽烛微。

老爷子老来得子,也只有楚涵他这一个独子。

他想让楚涵早早了解家族事宜好早点接手楚家,只可惜这儿子总是不着调,让他十分头疼。

“少废话,给我过来。”

楚涵扁了扁嘴,在电脑前坐下,“您老看好了,这是开机键,咯,双击这个打开网页,这个就是你的邮箱。”

点开邮件后,楚翼天将楚涵推开,“去,把我的老花镜拿来。”

楚涵被老爷子差点推倒在地上,“您这还没七老八十呢,怎么这么健忘。”

嘴里不停嘟囔着,楚涵将老花镜递过去。

老爷子戴上老花镜凑到屏幕前仔细阅读刚收到的电子邮件,看完后摘下老花镜,他看向楚涵,“你最近老往暮家小子那边跑,是怎么回事?”

“四方城不比外头,你少跟这些东西接触。”外头指的是E国,楚家虽身处四方城,但对其那些非人类的态度有些微妙。

楚涵瞪了老爷子一眼,“你儿子我现在看到饺子黏在一起,都想着给它分开。我这不是想给你找个儿媳妇么。”

老爷子随手拿起桌上的东西砸向楚涵,“混账东西,那些东西你要敢给我带回家,我打断你的狗腿!”

楚涵滑稽的跳开,笑嘻嘻的说道:“爸,我是狗腿,那你是什么。”

老爷子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混账,怎么跟我说话的。”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就是了。”楚涵凑过去,问道:“爸,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楚家的根基不在四方城,而是……E国。

老爷子闻言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再等等。”

……

暮夜返回南无大厦时,发现月离还没有醒过来。

她还是他出去时躺着的姿势,蜷缩着身体,咬着唇瓣瑟瑟发抖。

紫眸微沉,暮夜走过去将手贴在她的额头。

滚烫似火,她这是发烧了。

清和正在处理善后,暮夜打电话叫来私人医生。

半个小时后,一个年轻男人匆匆赶到。

“暮少,你生病了吗?”清逸放下装有日常诊疗医用器械的箱子后,抬头看向暮夜,“不像生病的样子啊。”

清逸是清和的哥哥,也是暮夜为数不多的朋友。

暮夜在外人面前一向寡言,指向沙发上的月离,淡道:“她。”

清逸是知道月离跟暮夜是什么关系的,之前暮少将人藏在别墅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月离本人。

简单的检查后,清逸对暮夜说道:“就是普通的感冒。不过,她身体有些虚弱,需要好好养养。”

暮夜:“我知道了。”

清逸给月离开了药,叮嘱暮夜:“她身体弱,要按时吃药。”

暮夜坐回办公桌前,清逸自来熟的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清和呢?怎么没见到她。”

“她有事。”

清逸早就习惯了暮夜的高冷也不在意,走到办公桌前,“最近其他三个地方都出现暴毙的情况,暮少,这事恐怕不简单吧?”

暮夜抬头,紫眸寒芒闪过。

清逸知道他这是不高兴了,倒也不怕,“四方城怕是要乱了。”

他说道:“暮少,楚家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暮夜终于开口:“你很闲吗?”

清逸笑了笑,拉出椅子坐下,“怎么会闲,忙都忙死了。”

“突发集体死亡事件,我要忙着查找原因呢。”

他语气惆怅,“我听老头子说过,很多年以前四方城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后来又莫名其妙消失,一直查不出原因就不了了之了。”

“暮少,我总觉得这件事跟上边脱不了干系。”清家是普通人,但跟楚家不同,他们是暮家的人。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这些非人类就是一把利刃,朝外是武器,朝内是凶器。

上边,指的是E国的高层。

紫眸重睫,暮夜嗓音微冷:“从头查起。”

>>>点此阅读《暮少的娇娇宠只想拿钱走人》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灵芝不灵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