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后随手找的男人竟是我未婚夫》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林桥西最后还是拒绝了顾津白的提议,“我觉得我之前点的就足够了。”

大晚上吃国宴,她实在消受不起。

被拒绝的顾津白十分委屈,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委屈巴巴的眨着眼睛看着林桥西。

“你是觉得我付不起钱吗?”

林桥西:???

这是钱的问题吗?谁大晚上没事吃国宴啊?主席都没他会享受!

菜上得很快,不一会就上齐了。

林桥西给自己先盛了一碗汤,刚要放在自己面前,顿时想起自己对面还坐着一个大活人。

想着好歹也是人家带自己来吃饭的……

林桥西把碗放在他面前,“你喝吧。”

顾津白虽然脸上表情不变,还是那一副淡然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果然是喜欢他的!

明明都已经饿的说不出话了,却还是把汤先给了他。

果然,逃婚只是她引起自己注意的一种手段。他懂的~

林桥西哪里晓得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顾津白就脑补了那么多有的没的。

虽然吃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但是既然都是未婚妻喜欢的,那也没什么不可以吃。

这一顿饭下来,顾津白吃得尤其满足。

林桥西吃完后才猛地发觉一件事,“顾津白,这家店不是十点就打烊了吗?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关门?”

顾津白优雅的喝着面前的龙井茶,这龙井茶最后还是应不过顾津白的要求才点的。

“接客?这不是一句话的事?”顾津白轻描淡写道。

林桥西:……她总感觉自己好像找了一个不得了的人当“男友”。

最后付钱的时候,顾津白连眼都没眨一下。

林桥西看着上面的单据,自己的那几道菜加起来都还没那一壶茶贵。

林桥西:着实离谱。

两人从餐厅里出来后,林桥西这会儿才真正的认真打量起顾津白今天开的车。

跟上次开的车不同,今天的他开的是一辆大型的越野车,流利的车型还有那黑的反光的颜色,让林桥西脚步一顿。

在城市里开这么骚包的车做什么?

见林桥西认真的打量起他的车,顾津白唇角上扬。

呵,今天他特意换了一辆显眼的车,就不信她还觉得自己没钱!

“怎么了?”他故意询问。

林桥西眨了眨眼,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没事。”

坐上车后,林桥西这一次并没有忘记自己要给他钱这件事。

“顾津白,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一下。”

顾津白直接递过去一张卡,附送一句:“密码六个八。”

林桥西接过卡一看,是一张黑卡。

林桥西:……

黑卡可以转钱进去吗?

“请给我一张正常的卡。”林桥西发现了,在钱这方面,顾津白这个男人恨不得告诉她他并不缺钱。

但是当初说好了一次十万就是十万,她才不管他有钱没钱。

就算他是世界首富她也照样把钱转给他。

顾津白又掏出一张卡,这次是一张正常的银行卡了。

顾津白:“密码,你的生日。”

林桥西视而不见,直接往手机里输入了卡号,二十万,直接转账。

“好了,你确认一下到款没。”

顾津白拿出手机,解锁,“我正在开车,你帮我看。”

林桥西接过一看。

【您尾号****卡10月6日01:32收入200000元,余额……】

余额太长,林桥西选择性忽视。

她点头,“嗯,到账了。”

看着她没有任何波澜的脸色,顾津白感到奇怪。

她难道不应该看到他银行卡的余额而惊讶吗?

懂了,这是在欲擒故纵呢~

想着,顾津白好心情的勾起嘴角。

其实林桥西对他的余额完全没兴趣,数字太多,选择性忽视。

送林桥西回到小区楼下,顾津白再也忍不住的开口,“你可以不用忍耐,我知道你很惊讶。”

林桥西回过头,脸上写着“不解”二字。

顾津白笑出声,他下了车,大步走到林桥西面前。

“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用担心,我不仅没有生气,相反,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林桥西觉得这个人估计脑子有你们点毛病。

果然美色误人,好端端长得这么帅气一男的怎么偏偏脑子有那么个毛病。

不过一开始也是自己率先找上人家,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再说换个人吧……

想着,林桥西看向顾津白的目光中带上了同情。

顾津白:好像有点不对劲,目光不对。

林桥西上下打量着顾津白,最后叹气摇头,“哎,可惜了。”

顾津白皱起眉,她在可惜什么?为什么要用那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林桥西沉重地拍拍顾津白的肩,“路上小心,顾医生。”

虽然这人的脑子或许有那么个毛病,但是他医术好,自从他当了奶奶的主治医师后奶奶精神都好了不少。

医者不自医,着实可怜。

顾津白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回到家里,张叔早已在客厅等候多时了。

顾津白脱下外套,接过张叔手里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口。

“张叔,你说为什么她看到我卡里的余额后还依然坚持转账给我?”

“少奶奶这是不喜欢欠人家的表现,十分值得肯定。”张叔笑道。

“可我们是有婚约的!她完全可以不用转给我!”顾津白道,“而且是她先逃的婚,又是她先找上我,甚至还要我假扮她的男友。这难道不是她故意吸引我的手段吗!”

顾津白咬着手指甲,陷入沉思。

张叔笑而不语。

“难道她这是为了在我面前营造出不爱钱财的形象?确实有这个可能。毕竟大多数女人都是看上了“珊卡拉”集团的钱财。”

顾津白想着,肯定的点头。

但是这又说不过去了。

“如果她真的是故意的,那么我都告诉她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以不用再装了,为什么她要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张叔听完,呵呵的笑出声。

“少爷,有没有可能是少奶奶是压根就没有认出你是谁?”

顾津白惊讶的瞪大眼睛,“砰”的放下杯子。

“这不可能!”

原创文章,作者:以深桥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80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