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王妃小祖宗马甲又掉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摄政王,王妃小祖宗马甲又掉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一筐板栗

简介:【作家穿书,虐文变爽文,马甲+穿越+女强+古言+护短】一笔虐女主,一字伤书人,笔笔锋利,字字割人喉。因,是她起,这果,自然只有她来尝。本是一本女强男强,谋求算计、复仇谋位的权谋文,却因原书作家的无意闯入,成了一本亲妈护着虐文“亲闺女”的大佬爽文。种田小娇娘是她,查调香小能手是她,刑部顾侍郎是她,最吃香的皇商也是她…..马甲被扒的时候,岂料竟入了他的眼?

角色:

《摄政王,王妃小祖宗马甲又掉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摄政王,王妃小祖宗马甲又掉了》第1章 前因免费阅读

残败不堪的破院,到了晚秋,总是会伴着连绵不绝的秋雨。

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院中的各色秋菊也败落一地。秋风袭来,带着刺骨的寒意,静静的,悄悄的,也淡淡的。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瘫坐在院中,怀里抱着一个骷髅般的少年。

两眼呆呆地看着前方,冰凉残漏的雨水滴落在她身上,华服湿透,凄凉萧瑟,雨水混着泪水,哀伤从眼底滑落……

秋风袭来,吹起了怀里的少年的衣袖,空空荡荡的,只余下一截衣袖。

他没有胳膊。

逐渐下得更急的秋雨,四季在此刻格外分明,自抑的情绪,似是再也控制不住,即将崩溃……

沈晚柠,她九岁便被圣上赐婚,只等15岁及笄就可同太子成婚,嫁入东宫!

可是。

三岁,刚刚知晓人事的她,就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只需一眼,她就可以看到别人死亡时的最后一幕。

只是一眼,爹爹,娘亲,大哥,二哥,三哥,大嫂,二嫂,跟她同胎的龙凤胎弟弟……包括出生才一个月的侄女,他们会怎么死,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家中族人是怎么惨死的,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能有什么罪名,让他们沈氏全族一千一百二十二人同时被灭口?

能有什么罪名,可以让最疼她的父亲遭受车裂之刑?

能有什么罪名,可以让温柔善良的娘亲惨遭蹂躏、践踏?

能有什么罪名,可以让手握30万重兵的大哥惨遭剔骨之刑?

能有什么罪名,可以让无比宠溺她的二哥被判腰斩刑罚?

……

为爹爹,为娘亲,更为了沈家满门,她凭借少有的线索,终生谋略,阳谋阴谋,与皇族、对手、任何与沈府作对的人和事斗,最后成为大雍朝翊王的王妃,而后登上凤位,成为皇后。

荣登宝座,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谓无限风光!

可是,枉她图谋半生。

沈家上千族人虽然得以存活…..

可她,父死母随,五个哥哥,一个弟弟,全都死相惨不忍睹,受尽折磨。

沈府一门,唯余她一介女流之辈和一个被害疯傻、双目被剜、没有双臂的弟弟……

凭什么她图谋半生,殚精竭虑,什么都没有护住!

没有爹爹娘亲,大哥大嫂……沈氏一族,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为了保住沈家,父亲被赐贴加官,窒息而亡。

为了守住翌王,大哥战死沙场,被敌军焚尸扬灰。

为了护住沈氏,二哥被五马分尸。

为了护住侄儿,大嫂被凌辱致死。

为了摆脱全族既定的死亡,她机关算尽、明争暗斗,筹谋半生……

唯一的弟弟也被人,在她怀孕八个月无暇顾及的时候,下了子蛊,最后弟弟被蛊虫噬咬而亡。

凭什么罪魁祸首的后人还好好活着?

凭什么死去的人还配享太庙,庙号“圣祖”,尊谥:承天兴国神功英睿曌德纪立钦文显武宽裕仁孝端隆显业高皇帝。

生生给自己定了27个字的谥号!

凭什么?

凭什么!

“老天爷,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待我?”

“让我历经炼狱般的痛苦,清醒地一次又一次,看着亲人他日是如何惨死,让我在失望中看到希望,在希望中又绝望,而又在绝望中垂死挣扎、心力交瘁?”

“老天爷,我真的有这么罪大恶极吗?我爹爹娘亲真的那么十恶不赦吗?我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我的五个哥哥就那么罪恶滔天吗?”

“我们沈家真的有那么恶贯满盈吗……

如果有,那我们罪该万死!

可是,我们有吗?

你回答!

我的嫂嫂们,她们又犯了什么罪,要被欺凌贩卖?”

“我那两岁的侄儿他又造了什么孽,法场上鲜血淋漓,尸首分离?

“我可怜的七弟,只会舞文弄墨、做点吃食的弟弟又犯了什么法……老天爷,你没有心,没有心……”

一道强光划过天空,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来,挥舞着一把把利剑,雷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

沈晚柠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陌生的画面和略带熟悉的字眼……

“原是这样……”

地上坐着的华服女人,唇角带笑,眸底一片冰冷,就连那张艳丽的红唇之上,也是噙着一抹癫狂的弧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倾盆大雨的声音混在肝肠寸断的狂笑声中,竟连气势都弱了一大截。

“顾玖,我是做错了什么,你让我尝尽万箭穿心之痛,看着亲人惨死,却无能为力,寸断肝肠?”

梦中,有个声音一直闯入,一字一句的不断重复着这句话,顾玖躺在铺着法兰绒的床上,额头涔涔,汗珠滴落,墙上滴答滴答的时钟在悄无声息飞速转动着。

“你笔下的死尸两个字眼,可是我最亲近的家人呐!断臂、剜眼、贴加官、万箭穿心、五马分尸、蹂躏践踏……”

“那些是我最亲近的家人呐!你只是写了几个强烈的字眼,可知我的亲人们都遭遇了什么…..”

“不久前还在我身边嘘寒问暖、打打闹闹、说说笑笑、阖家欢乐的活生生的生命,如今都成了一抔黄土,你怎能如此狠心?”

“怎能如此肆无忌惮地主宰别人的命运?别人的一生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微不足道,无关紧要吗?”

她不明白,她不懂!

为什么有的人连刀都没有拿过,写出的死法竟那么惊天惨烈?

随手一写就是:伏尸百万、血流漂杵、生灵涂炭、腥风血雨、惨绝人寰……这样泯灭人性的字眼!

“既如此,你也来常常这种家破人亡、无能为力的滋味吧!”

睡梦中的顾玖,感觉有一股力量将她扯了下去,大脑的意识瞬间被汹涌而来的水淹没,她大口的吸着气,不停地在水里挣扎,双臂猛拍打着。

窒息,还是窒息。

身子越来越沉,死神拉着她的双脚,一直往水底拽,恐惧、平时笔下温柔平静的湖水,似深渊一样恐怖、阴险,不给她生的希望。

身体微微颤抖着,像一片零落的浮萍海藻,飘向茫茫未知。

一道灵光射来,似霓虹灯炸裂。

“姑娘,姑娘,你醒醒……”周围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声响传入顾玖的耳中。

这梦,做得太真实了,赶紧记录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一筐板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7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