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空间:带爹娘一起穿越去逃荒》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风越刮越大,明明是临近晌午的时辰,但天阴沉的如同冬日里的傍晚。

一家四口一人分了半个干饼子,强噎下去都没喝水,这会不光是程晚乔觉得喉咙里火烧火燎,程占武和余洋都嘴干的难受。

可一直在赶路,路边只有浑浊的泥水,想喝水就只能等队伍停下来再想办法。

“娘,”程晚乔新身份融入的极快,称呼上瞬间就变了:“我扶着你。”

余洋的新身体很瘦弱,看身形相貌、看有些粗糙长满老茧的双手就知道,原身是个苦命的女人。

有那么一个不省心不懂事的女儿,程晚乔都能想象得到这逃荒的路上,余洋原身分到的口粮估计大半都喂给女儿了。

这才走了半个时辰,她头上的汗就一滴滴滚落,嘴唇也白的吓人。

余洋没有强撑着摆手拒绝,她要是病倒了,这父女两个肯定 更担心。

强撑着又走了半个时辰,天空中憋了许久的大雨终于下了下来。

雨水砸下,带走暑气,也带走了众人的体温。

程晚乔一个哆嗦,这雨水太冷了,再淋下去这一大群逃荒的乡亲还不知得病倒多少。

程占武抱着白得的小儿子,大步走向里正和几位族老。

“大河叔,咱们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雨,不然乡亲们要生病了。”

里正赵大河正在发愁这么大的雨该怎么走,听程占武突然凑到身边说了这么一句,就想都不想的摆手。

“不行不行,之前的大雨已经拖慢了行程,咱们再耽搁下去,到了福州就没好地方安顿咱们了。”

今年受灾的地方不少,朝廷虽然说要安置他们这些受灾的百姓,可这么多人哪里能全都安置下来。

福州那边谁知道能有多少地方,万一去的晚了地方都被其他地方过去的灾民抢了,他们咋办?

千里迢迢的再回豫州不成?

赵大河心里着急,一心就想往前赶,早点到福州早点安心。

可他着急,程占武也执拗。

“大河叔,赶了这么久的路,乡亲们都已经受不住了,不找个地方避雨把衣服烤干,大家要是都病倒了,后面更没办法赶路。”

都是乡里乡亲,真有人病倒了没办法再赶路,那到时候人是丢在路上不管,还是拖着走?

大家都是吃不饱睡不好,自己赶路都费劲,哪有力气拖病人?

赵大河被程占武的话说的心烦,他烦躁的扒了下被雨水打在脸上的头发。

“行了行了,赶紧找地方避雨,就今天!以后就是下刀子咱们也得继续走。”

程占武才不管他说啥,得了他的应承就赶紧跟几个村里人去找附近能避雨的地方。

破旧的土地庙,百来号人把里面挤了个满满当当。

程占武将媳妇孩子安顿好,就在老太太诧异的目光里拿了个木盆去接雨水,又跟人去后山捡柴火。

湿柴不好引燃,费了好大劲才点了一个火堆出来,他们一家全都围着火堆坐了下来。

程占武是程大明和老太太魏氏的大儿子,老太太魏氏一共生了三儿两女。

两个女儿都嫁到了邻村,这次逃荒她们所在的村子都不愿意千里迢迢的去外乡,两个女儿自然也没有跟在逃荒的队伍里。

所以这会围在火堆边的除了他们一家四口,程大明和魏氏,还有程占武的两个弟弟,程占军和程占文。

程占军身边是他媳妇江氏和两个儿子,程占文身旁的是他媳妇董氏还有小女儿。

这会几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一家四口身上,魏老太的目光尤其犀利。

“老大,你说说你们两口子到底咋想的,咋就由着大妮胡闹?

“你看看周婆子那张老脸,她那鼻孔都要上天了,你们就这么不在乎你娘我这张老脸?

“大妮这么一闹,你让我以后在乡亲们面前怎么抬起头来 ?”

魏老太想到程晚乔胡闹着上吊寻死,就气的要死。

她早就说家里的丫头不能惯太狠,不然以后嫁人去了婆家要被欺负,这两口子就是不听!

一家三口被魏老太训斥的都乖巧听话的垂着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

一个上午足够程占武和余洋弄清前因后果,也知道那个孙青林就不是好东西。

那小子说的好听一点是热心肠,喜欢助人为乐,说的难听点那小子就是个中央空调、海王,村里几个长得好的姑娘就没他不撩拨的。

那边订了亲,这边还跟他们闺女说什么亲事是家人给定的,他也身不由己。

他身不由己个屁!

程占武想到那家伙眼神就变得凶狠,当他不知道那小子也跟村里的另外几个姑娘说了这话?

只是那几个姑娘都比程晚乔的原身聪明,除了她别人都把孙青林放下了。

只有那个傻丫头连哭带闹了好一通,发现还是没办法让他退亲就想不开上吊了。

程晚乔垂着头,虽然这事不是她做的,但原主的烂摊子她得接着。

而且,如果原主不是闹了这一出,他们一家三口也不能在这里重聚,所以她要替原主出气,也要替她好好的活下去。

她受过的委屈她要替她讨回来,父母家人她替她报答,未来的人生她也会好好规划安排。

如果原身有在天之灵,她一定要活得让她满意。

“奶,都是我不好,大妮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大妮以后都听你的。”

她拦在程占武和余洋出声前很直接干脆的道歉,让憋了一肚子话的魏老太还梗了一下。

这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不是做错事就往余氏身后一缩,让她娘挨骂给她擦屁股吗?

今天怎么自己站出来了!

江氏和董氏看她的目光也有些诧异,大妮这是上吊完人变聪明了?

“哼,你这话谁知道是不是真话,你以为你之前没这么忽悠过你娘?”

程晚乔:“……奶,我以后真不会犯傻了,我要是再犯傻,你就骂我好不好?”

她说着还讨好的对着魏老太笑了笑,魏老太被她笑的有些不自在。

她别扭的一转头,只又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说她上吊这件事。

她不再提,也就意味着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还在赶路呢,每天没干粮吃,没水喝,谁愿意将心思放这种糟心事上。

程大明见自家老婆子不再多说,他视线往大儿子二儿子身上一落。

“占武、占军,等一下你们跟我去后山看能不能找点吃的东西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宁南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66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