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空间:带爹娘一起穿越去逃荒》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神医空间:带爹娘一起穿越去逃荒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宁南衣

简介:【空间+神医+全家穿越金手指+甜宠+战神超燃】带着爹娘一起穿越,程晚乔发现自己拥有超级大的金手指~爹爹能上山打猎、下海摸鱼还能带兵打仗、拳打流氓;娘亲能种瓜种豆、提高亩产还能带领乡亲们在海边种水稻;而她,神医空间在手,可以活死人肉白骨,还能给某王爷治疗隐疾~逃荒路上,一家三口王者带青铜!某王爷:岳丈能帮本王带兵打仗,岳母能帮本王种田屯粮,我家乔乔能同阎王抢人,本王,咳,本王直接躺赢!

角色:

《神医空间:带爹娘一起穿越去逃荒》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神医空间:带爹娘一起穿越去逃荒》第一章 穿越也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免费阅读

飞机落地,坐在最前方的程晚乔提着行李第一个冲出机舱。

今天是她父亲程占武退役的日子,他在部队里奉献了一生,队里领导要为他举行一个欢送会。

而她和母亲余洋都会以家属的身份赶来参加。

等今天的欢送仪式结束,他们一家三口就坐飞机去海南旅游。

这是他们第一次三个人可以聚在一起,享受假期,享受家人在身边的和美。

程占武忙,各种训练各种任务,总是一个电话就要赶回队里。

余洋也忙,她是农林学院的教授,要带学生要搞科研,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

程晚乔虽然理解体谅他们,可她也羡慕身边的朋友能有父母陪在身边,

现在父亲要退役了,以后不会再忙部队里的事,想到这些她心里就全是欢喜,对这一次的假期也抱了无数的期待。

出租车停在部队基地外,程晚乔正准备找人问路,就看到程占武已经等在大门口。

“爸,这里。”

她开心的挥着手,程占武几个大跨步冲到她面前,美滋滋的从她手中接过行李。

“我们乔乔又变漂亮了,最近手术顺利吗?”

一遇到女儿,冷酷严肃的程上校就像是嘴上抹了蜜,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蹦出来。

程晚乔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当然顺利,你女儿可是总院最年轻最有天赋未来最有成就的外科医生。爸,你就等以后别人花式夸你生了个好女儿吧。”

程占武哈哈笑,抬手在她的头上就揉了一把。

父女二人正说着话,突然就听一阵刺耳的喇叭声还有惊呼声,一辆失控的出租车直直的朝着他们撞了过来。

程占武想都不想的就要将女儿推出去,可来不及了。

出租车的油门像是被一踩到底,他们父女二人被一前一后撞到了天上。

程晚乔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脑中闪过的是惋惜。

一家人去旅游的心愿,到底还是没能实现。

而程占武想的就有些多了,他的爱人余洋还没到,他的退役仪式还没开始,他又给组织添麻烦了……

而车里的余洋,已经在剧烈的撞击中倒在了血泊里。

天黑沉沉一片,狂风卷着碎石,打在人身上又闷又疼。

程晚乔头有些晕,身上也有些疼,她转动着眼珠吃力的睁开眼。

身为外科医生,她很清楚自己在这一场车祸中受了多严重的伤,所以就算睁开眼她也不敢乱动,就怕牵扯到身上的伤口。

但,周围的一切好像不太对劲!

一个干瘦老太太还有一个半大的柔弱小男孩就围坐在她身边,不远处还有一群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在往她这里张望。

她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当年上学的时候也是看过一些穿越小说的。

她不是……穿越了吧?!

“大妮,你这会感觉咋样?身上好点没?

“你说你这寻死觅活的是要干啥!你自己要死还拖累你爹娘,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没脑子。”

身旁的老太太看到她睁眼顿时就松了口气,只是刀子嘴让她习惯性的就开始念叨。

程晚乔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老太太在说什么,她这会就觉得喉咙那里火辣辣的疼。

抬手摸了摸,果然脖子已经肿了起来。

“大姐,呜呜,大姐,你吓死宁宁了。”

小男孩扑在程晚乔的身上嘤嘤的哭,程晚乔被他扑的还有些懵。

作为一个母胎单身多年的独生女来说,哄人尤其还是哄弟弟妹妹这种事她真不太擅长。

她僵硬的抬手在小男孩的背上拍了拍,声音嘶哑干涩的说道:“宁宁乖,大姐没事了,你不哭了好不好?”

不哭了,告诉大姐这是怎么个情况。

她这脖子……这身体原本的主人怎么就上吊了呢。

“大姐,爹娘,奶说爹娘都没气了,大姐,我们没人要了,我们跟大柱他们一样了。”

小男孩早就吓坏了,这会抱着她哭的更大声。

程晚乔叹口气,顺着众人的视线向一旁看去,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平躺在地上。

都是身形消瘦、脸色蜡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跟周围的人没什么差别。

但这不是让程晚乔震惊的原因!

她看着那对夫妇跟程占武和余洋年轻时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容,一个念头突然就钻了出来。

她将小男孩轻轻推开,然后挣扎着爬到那二人身旁,推推这个拍拍那个。

“爹,娘,你们快醒醒,快睁眼啊,我是乔乔啊,你们快起来看看我,我是乔乔!”

她推,小男孩也爬过来帮忙,在两人身边又是推又是忙活。

“爹,娘,快睁眼啊,大姐都醒了,你们不要再偷懒了,快看看宁宁啊,宁宁肚子饿了。”

小男孩一边说一边又委屈的想哭。

程占武睁开眼,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军人的警惕性让他飞快的回神分析处境。

余洋也缓缓坐了起来,她看着眼前干瘦蜡黄的小丫头,半点不想相信这是她那个从小就被人夸赞是神童的女儿。

“娘?我是乔乔,南有乔木的乔。”

程晚乔小心翼翼的对口号,她的名字是余洋起的,南有乔木的乔,也是她告诉她的。

余洋闭了闭眼,抬手推了推身旁的男人。

“你呢,是老程吗?”

程占武僵硬的点头,他是她的老程。

但谁能告诉他,他们一家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旁边围观的都是些什么人?

“大武,你跟余氏醒了就赶紧起,里正要带咱们继续赶路了。”

之前围在程晚乔身旁的老太太突然走上前,黄豆大的眼睛里,眼神跟刀子一样的往程占武和余洋身上刮。

“早就让你们不要惯着大妮,不要什么都听她的,现在好了,咱们老程家的脸算是被你们丢干净了。”

老太太黑着脸,可临走前还是丢下两块黑漆漆的干饼子。

一家三口还懵着,只有那嘤嘤哭累的小男孩摸起一块饼子掰下一半就往嘴里塞。

“爹娘,大姐,你们赶紧吃,咱们还得赶路呢。”

爹娘没事,小男孩心里的害怕瞬间就消失不见,又干又硬的一块糙面饼,被他美滋滋的吃成了绝世美味。

一家三口艰难的咽着饼子,一边眼神交换着发现。

这……这么多人都跟逃荒一样,这不是真的在逃荒吧!

余洋视线落在依偎在她身旁的小男孩身上,她好像还多了一个儿子?!

天越来越阴沉,似是随时都会下起瓢泼大雨。

队伍已经启程开始赶路,赶路途中一家三口已经从小男孩的口中得知了他们现在的处境。

他们的家原本在豫州的一个村子里,结果今年一直下大雨黄河决堤把村子淹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朝廷可怜他们这些受灾的百姓,在福州府给他们安排了安身的地方。

愿意背井离乡去福州府安家的,就像他们现在这样,破破烂烂的长途跋涉,不愿意离开豫州的就等大水退去,再回村子里。

没人愿意背井离乡,可他们东河村是离黄河口最近的一个村子。

只要一下大雨,只要黄河水位一涨,他们村子就第一个被淹。

所以这一次他们村里族老和里正凑在一起商量完,就决定全村迁徙。

他们听说福州那边是个好地方,临海鱼虾多,没粮食吃的时候还能靠吃鱼虾填饱肚子。

去了那边总比他们在这边一受灾就啃草根树皮强。

程晚乔和程占武、余洋对视着,三人眼中都带着凝重。

如果福州那个地方真要像里正他们认为的那么好,那就不会有空余的地方安置他们这些灾民。

也许到了那边会发现还不如豫州,后悔都来不及。

但既来之则安之,豫州也好福州也罢,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嗯,现在是一家四口了,穿越一次,他们多了一个便宜儿子和弟弟!

程占武和余洋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但年轻的时候政策不允许,后来政策允许了他们年纪也大了。

现在儿子有了,又有了一个年轻身体,这次穿越他们也算赚了。

就是这么赶路,太过艰辛。

吃不饱,睡不好,所有人都瘦的皮包骨头,看着都吓人。

“媳妇,这样不行啊,晚一点我看看能不能出去打猎,争取抓两只兔子回来给大家补一补。”

程占武抱着便宜小儿子,侧头去看同样皮包骨的余洋,眼里全是心疼。

余洋只凝重的点头,她刚刚已经听人提起,知道这个时空的粮食产量都很低,大家一年到头都在地里忙活,但家家户户还是剩不下多少口粮。

饿肚子对庄稼人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这样可不行,她这个农林专家到了这里,要是再让家人和乡亲饿肚子,就是她的失职。

他们两个都各怀心事,倒是程晚乔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凑到小弟跟前问道。

“宁宁,你知道姐为啥要上吊吗?”

她的话音一落,程占武和余洋就同时回神齐齐看向程晚宁。

小家伙被大家的目光盯得一抖,忙抱上程占武的脖子。

“就是,就是大姐想要嫁给二林哥,可二林哥的娘不同意,还给他说了亲,说是到了福州安顿下来就让二林哥成亲。

“大姐让娘给想办法,娘想不到,大姐就,就上吊了。”

程晚乔:“……”

程占武:“……”

余洋:“……”

这都什么狗血的桥段啊!

都在逃荒的路上了,日子都要过不下去,原身居然还在想着嫁人!

那个什么二林一家也争气,还能给他定上亲……

一家三口面上全是一言难尽,难怪老太太看他们的目光跟刀子一样,这……太不争气了。

原创文章,作者:宁南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66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