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王爷:您捡的小哭包又撒娇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报告王爷:您捡的小哭包又撒娇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镜里花

简介:软糯小哭包×暴戾大狼狗雷雨夜,小哭包光着脚眼泪莹莹的敲开他的房门”打雷..我怕…“帝无绝看着昨天被自己捡回来的糯米团子,满目凶光。难道本王这个杀人如麻的恶名不比打雷可怕?算了,自己捡的!无奈,一把将她按在怀中!从此暴戾多疑的晋王榻上就多了一个糯米团子,他日日抱着睡,哄着睡,兴致来了吸一吸,蹭一蹭。帝无绝吻她哭红的眼尾,压制沙哑“小六儿,你要快些长大啊…..”医术/微表情学/救赎

角色:

《报告王爷:您捡的小哭包又撒娇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报告王爷:您捡的小哭包又撒娇了》第1章 捡了个会医术的哭包免费阅读

荒僻山林间。

少年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小六在他手臂上系好最后一圈纱布,满意的点点头。

忽然一只大掌扣住她纤细的脖颈,狠厉的将她提起。

他不知何时醒来,狭眸眯起,眼底一片猩红的杀意。手背上青筋暴起,好似一用力,这纤细的脖颈就会被他掐断!

分明是少年英气的俊脸,眉间却透露出一股城府阴戾。

“什么人?”他眸中的警惕与杀意犹如淬了毒一般,盯的人胆寒,声音更是低沉森冷。

小六小小的身子被他提起,青雉灵动的小脸憋的通红,眸中蓄上了雾水,双脚乱蹬。

她的手握成拳用骨节捣了帝无绝手臂两下,他大手瞬间失了力,小六跌坐在地上,强忍着痛慌忙起身后退。

懂医术?

她这两下分别就是击在了他的两个穴位上。

帝无绝目光愈发晦暗扫向了准备逃走的小六,与此同时听见不远处有大部队的脚步声,帝无绝猛然跨步将这个小妮子擒在怀中,往山林深处潜去!

小六逃跑失败,欲哭无泪,下意识嗷一张嘴咬死了他的手臂,要不是隔着一层衣料,她都能将这块肉咬掉了!

然而那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连闷哼都没有一声。

小六感觉自己像是咬了个假人,不由讪讪收了嘴,憋住自己眼睛里的委屈的泪花,还用小胖手摸了摸方才自己咬过的地方。

帝无绝面色阴沉,嘴角迁出一丝冷煞的笑意。

这些人这样就按捺不住了?竟然从行宫回来的路上伏击本王?

虽然受了伤,但是他脚下步伐依旧飞快,在山林间穿梭如履平地。

也不知跑了多久,最终在一间荒废的破庙里停了脚。

庙宇破败不堪,屋顶斑驳全是大小不一的破洞,鲜红的绸缎落了灰颜色也变得沉重,绸缎厚重的垂下,还有一尊碎裂的半身神像,骤然看去有些惊悚威仪。

帝无绝将小六扔在堆满草堆的角落里,居高临下的审视她。

他身姿欣长挺拔,站如劲松,一身黑色衣袍将他气质更衬托几分压迫,更别说那斜飞入鬓的长眉,与那双狭长逼人的黑眸。

光是被他盯着,小六就感觉要窒息了,她感觉眼睛里的泪水就要憋不住了。

“咿呀…”

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块木板松散从屋顶砸落!小六瞪大了眼睛瞬间伸手抱头,垂下眸子。

“哐!”

没有预料中的剧痛落下,而是一声巨响炸开。

帝无绝随意抬手一肘,将落下的那块木板直接击往身后,并且碎裂一地。

出于医者本能,小六弱弱看他一眼,指着他的手臂鼓起勇气软软道。“你这手臂不能再用力了,那箭头上有毒…”

还没说完,她发现这个男人的脸色更阴沉了。

于是她又重新抱头,委屈的嘟起嘴,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越想越委屈,她瘪起嘴,琉璃眸中满是闪闪的泪,不服输又打不赢的看着帝无绝。

帝无绝这才看清这张小脸,粉雕玉琢,青雉玲珑。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虽然穿着粗布衣衫,但一举一动都透出高贵的灵动。

刚才用了内力,毒素正在体内急速蔓延,帝无绝的唇瓣逐渐变得苍白。

他压下眉头,上前蹲下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扣住小六的下颚,眯眼冷厉质问,“谁派你来的?”

一颗晶莹的泪滴控制着不住滴在他的手上,小六吸吸鼻子嘤嘤软声道。“我叫小六,马大娘叫我小六…其它我都不知道,我都不记得了…”

而他阴沉着脸,皱眉死死盯住小六的那双泪眸,看不出喜怒。“你会医术?”

小六可怜巴巴点头。

“治好本王。”他发出森冷的命令,声线逐渐压低。“否则…”

其中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小六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后感觉不对劲反应过来重重点头。

“好。”

声音带着哭腔,厚重的鼻音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更软糯可爱。

只是帝无绝一直钳制着她的下巴,所以她不管怎么摇头点头,都显得很滑稽。

最后还是小六伸出自己的两只小手,捧住帝无绝的手腕,缓缓的将他钳制自己下巴的那只手拿了下来,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眼色。

见他没有过激反应,又轻轻指了指他的手臂。“要拆开看一下,伤口一定重新裂开了。”

帝无绝意外的很配合,正襟危坐,展开那只受伤的手臂,垂眸扬起下颚。

小六怔愣一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便见他懒懒掀开眸子冷冷朝她扫来。“要本王亲自动手?”

她闻言连忙摆手,“不不,小六来,小六会!”她慌忙倾身上前解开他的衣襟,慌乱的替他将衣衫褪下。

直到露出他胸膛前,还有手臂上的大片伤口。

小六见了,倒抽一口冷气。

她在山上见到他时,他浑身是血,手臂上还有一支断箭。她不过是帮他取了断箭,包扎了一下出血的伤口,并不知道这衣衫下竟是这般的疮痍。

她伸出小手轻轻戳了戳伤口,下意识问道。“疼吗?”

小六抬头看他一眼,发现帝无绝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丝毫没有任何回应,干脆就直接开始处理伤口了。

她腰间的水壶还剩一些水,凑合一下清理了伤口,再拿起帝无绝的里衣举到他面前,软声道,“你的伤口需要包扎一下。”

帝无绝撕拉两声给里衣撕成了几条布片,丢还给小六。

她正低头处理伤口细节,那布料就盖在她的小脑袋上。衣衫上有一股幽幽的雪松香味,还有…

味道太淡了,她还不敢确定。

她拿下来,给帝无绝一层层包扎好,一边稚嫩又认真的嘱咐,“箭上有毒,体内余毒要尽快肃清,现在不可以动气,或者动用内力…”

她的求生欲已经在引导自己给帝无绝穿衣了。

少年身材极佳,每一处肌肉线条都精壮饱满,纤维密集程度高的恐怖,小六仅仅这样觉得。

因少了里衣,衣襟口便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还有精致的锁骨线条。

天一寸寸灰下来,忽然外面传来整齐的脚步声,他们列阵走进来,三两个举着火把,一个身穿甲胄的领头侍卫走在最前方,一眼就看到了帝无绝,连忙下跪行礼。

“晋王恕罪,末将护驾来迟!”

帝无绝起身拂袍,双手负背,阴沉的脸色至今没有消散。同样的冷漠开口,“来了就行!”

依旧是冰冷淡漠的,喜怒都叫人无法猜测。

领头侍卫肖明没由来的一股紧张感,额头上都出了两滴冷汗。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缩在一旁的小六。

原本小六在帝无绝身后的,现在帝无绝起身了,纵然她身子再娇小,也逃不过这双眼睛了。

“唰!”

肖明猛然起身,抽出腰间佩刀,直接逼在小六的脖颈上,冷目呵道:“什么人?景贵妃派你来的?”

小六看着这人的眸子律动,眼神凶狠虽然不及帝无绝,但想要杀自己的心,却显而易见。

她下意识拽住帝无绝的袍角,眸中不自觉染上一层雾水,可怜兮兮看向了他。

原创文章,作者:镜里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6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