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寡言大师兄》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陈仲羽和洛斌盛毫无征兆的暴起发难,陈仲羽拔剑术直奔茶博士咽喉,洛斌盛施展奔雷手攻向茶博士胸口。

这干瘦老者眼见就要丧命,突然如鬼魅般向后一闪,轻功造诣竟丝毫不弱于两人。

他双手如拈花般轻轻一抓,似乎是启动了什么机关,简陋的茶棚四根立柱齐齐折断,茅草棚顶重重的砸了下来。

“轰!”

措手不及的众人全都被盖在了茶棚下。

“噗”的一声轻响,李川峰从棚顶钻了出来,手持两柄短枪,目光炯炯的向四周看去,却哪还有茶博士的影子。

陈仲羽和众人纷纷钻了出来,金刀门的弟子一边抖落身上杂草一边骂贼人无耻,最惨的是柳如龙,本来就晕乎乎的又被横梁砸了一下。

四个轿夫死活都不敢出来,缩在草棚里瑟瑟发抖。

柳氏金刀门弟子骂着骂着,之前几个喝过茶的便口吐白沫,软软的倒了下去。

“茶里有毒!”柳门主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提着金背大砍刀,声若惊雷般喊道:“何方英雄豪杰,用这种卑鄙手段偷袭我柳氏金刀门,可敢出来与我相见!”

陈仲羽和洛斌盛对视一眼,知道这有可能就是所谓的死劫,洛斌盛神色凝重的从背后抽出两柄镔铁短枪,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柄两米长枪。

周围毫无动静,只是谁都不觉得对手这样大费周章,会虎头蛇尾的结束。

李川峰看向陈仲羽,问道:“你刚才怎么发现那茶博士暗中下毒的?”

“这是我苍山脚下的茶馆,我自然熟悉许伯的一举一动,他右手有过暗伤,倒茶时不可能那么利落,所以我起了疑心,特意称呼为许伯为卢老头试探一下,他的反应让我断定是易容乔装的。”陈仲羽解释道,只是没想到,他和洛斌盛两人一齐出手还是让他给跑了。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唢呐声!”洛斌盛的师弟刘四海说道。

“对,你们听,我姐姐出嫁时吹得就是这首曲子。”

“瞎说,这分明是死人出殡吹的哀乐。”

唢呐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所有人都听出这是两首完全不同的曲子,从左右两侧的山道上传来。

山道上缓缓的走来两支队伍,左侧身披红色衣服,抬着红色花轿,吹吹打打的十分热闹。

右侧全都身披白色麻衣,头戴白巾,车上推着一具黑漆木棺材,阴森诡异,哭声一片。

“这倒有意思了,迎亲的遇上送葬的,这两伙人一会儿不会打起来吧?”有心大的人说道。

柳门主的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这迎亲送葬两伙人摆明是奔着他们来的,红煞白煞相撞乃是大凶之兆,对方绝对不怀好意。

“柳氏金刀门弟子,先给他们让出条路来,全都提刀在手,听我命令!”

一连串的大刀出鞘声,柳氏金刀门的弟子先将柳如龙和中毒晕倒的弟子拖到茶棚前,随后提刀聚到了柳门主身后。

铁旗门的三人也严阵以待,只有陈仲羽饶有兴致的看着迎亲送葬两支队伍遇到了一起。

唢呐声同时停了下来,这些装扮诡异的人同时扭过头,看向了路边茶棚边上的这群人。

办喜事的人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白粉,双颊涂着圆圆的腮红,虽然是办喜事,表情却是在哭。

办丧事的人面色也是白如纸,真就像是纸人一般,眼睑涂成黑色,没一丝活人气息,虽然是办丧事,表情却在笑。

柳门主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场面实在太诡异了,要不是大白天,他都以为自己见鬼了。

定了下心神,柳门主迈步向前道:“哪里来的朋友?在下柳氏金刀门门主柳河东,和中原铁旗门的朋友在此路过,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莫要伤了和气。”

“早就听闻柳氏金刀门的柳河东面相虽然凶恶,但其实不过是个怂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红色花轿里缓缓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拨开轿帘后,走出个身穿大红色喜袍,凤冠霞帔的娇艳女子来。

柳门主冷哼一声,“装神弄鬼,原来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拦住我们想干嘛?”

“在下沈喜,欲借阁下项上人头一用。”沈喜轻轻一挥手,被八人抬着的黑漆木棺材猛的向柳门主飞来。

这棺材来势汹汹,柳门主来不及躲避,只能运足了内力猛的一推。

“轰!”

棺材直接四分五裂,点点寒芒从棺材内激射而出,柳门主和身后众弟子纷纷中招,一下子躺下去五六人。

一袭白衣飘飘的女子从棺材里飞出,直接落在了花轿上,她大大咧咧的坐下来,笑道:“原来柳门主身上还带着伤啊,中了我的毒针,你也不用养伤了,现在开始自己挖坑吧。”

“你!”柳门主嘴角溢血,但是他看到白衣女子相貌时却愣了一下,只见她除了一身白衣,容貌身段竟然和凤冠霞帔的沈喜一般无二。

“我是沈哀,没什么想问的了吧?”

陈仲羽倒是有些问题想问,不过沈哀只是客气客气,直接挥手说道:“杀了他们,一个别留。”

迎亲送葬的两支队伍同时拔出腰间佩剑,向着陈仲羽等人冲了过来。

“在下铁旗门李川峰,两位姑娘是否有什么误会,在下愿为双方调解。”

李川峰手持双枪,先挡住几个冲上来的敌人,嘴里还在做着最后的和解努力,实在是对面人太多,自己这面还能站着的只有8人,对面两支队伍足足有四十多人,压根没有胜算。

对面一喜一哀两个女孩压根没理李川峰的话,柳氏金刀门这边,因为柳门主重伤,又多了几个中毒针的弟子,只剩下四个没受伤的在苦苦支撑,只是几个呼吸间,中毒针的弟子就被人砍翻在地三人,剩下的也岌岌可危。

“陈少侠,救命啊!”柳门主扯着嗓子喊道。

十几个红衣白衣的杀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一旁看戏的陈仲羽身上。

陈仲羽叹了口气,不出手不行了,对方的漂亮妹子都说了一个不留,自己咋滴也要自我保护一下吧。

离他最近的三个杀手同时冲了过来,三柄精钢剑寒光闪闪的刺向陈仲羽三处不同要害。

原创文章,作者:自作自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5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