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寡言大师兄》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陈仲羽缓缓的睁开双眼,脑子里嗡嗡作响,仿佛有一个小黑人在挥舞着长剑在不断的重复着三个招式,陈仲羽并指作剑,沿着小黑人身上密密麻麻的银白色运功图运行内力。

在即将出剑的那一刻,陈仲羽停住了。

“还是别在屋里练了,万一打坏点座椅板凳,我还要挪用门内经费换新的。”陈仲羽站起身,将桌子上平铺的绝笔信揉成球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陈仲羽又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任何异常,永劫之地里受的轻伤一点都没带回来。

提起自己的佩剑,陈仲羽脚步轻盈的向门外走去,明月如玉盘,洒落苍山十九峰,只见林间黑影重重,层峦叠嶂皆隐没在夜色之中。

山间凉风送爽,隐约听见师父房中响动。

陈仲羽按照师父日常战斗力估算了一下时间,在永劫之地逗留的时间线和现实的时间线应该不是一比一的,在永劫之地死斗了一个多时辰,现实世界顶多不超过一刻钟。

“下次先点上一炷香,好好记录一下。”陈仲羽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运起游龙身法向观云峰跑去。

第二天早上,当师父院子里养的雄鸡报晓后,三三两两个洗漱好的点苍派弟子不情愿的来到观云峰上。

只见一袭白衣,膝横一柄长剑的大师兄盘坐在龟首石上,仿佛有种与云雾融为一体,飘然成仙的错觉。

“你们错过了日出的景色。”陈仲羽扭头看向自己的师弟师妹,眉眼间全是笑意。

包子脸小师妹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似乎还没睡醒,“二师兄,大师兄又在搞什么鬼?新的练剑方式么?”

“不懂,大师兄的想法,我们什么时候懂过。”二师兄倒是淡定多了,毕竟入门早,早就被大师兄打磨的差不多了。

师弟师妹们全都站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今天早晨的晨练。

陈仲羽拂去身上露水,山上晨露重,这一身白衣几乎湿透了,“小强,你带师弟师妹们先练着,我回去换身衣服睡一觉。”

“啊!”二师兄看着陈仲羽的身影消失在林间小路中,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这还是大师兄第一次翘掉晨课吧?”

师弟师妹们也全都面面相觑,良久之后。

“大师兄的脑壳终于坏掉了?”

说这话的鹅蛋脸少女立刻捂住了嘴巴,但是她很快发现同门全都认同的点起了脑袋。

“练剑吧,争取早点超过大师兄。”二师兄振奋起来,如果大师兄脑壳坏掉了,他说不定真能超过大师兄呢。

到时候小强这么难听的昵称绝对不准大师兄叫了。

陈仲羽倒是没想那么多,翘课这件事,总要有第一次才会有无限次。

陈仲羽换掉衣服后就开始蒙头大睡,山上娱乐项目少,这还是他重生之后第一次熬夜通宵。

只是以前是熬夜打游戏做文案,现在是熬夜练武。

只是巳时刚过,小师弟就跑过来敲门了,“大师兄,不好了!大师兄,快醒醒,不好了!”

“师父被妖怪抓走了吗?”陈仲羽睁开朦胧的睡眼,然后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瓮声瓮气的说道:“不着急,妖怪会先给师父洗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救师父,我先睡一会儿。”

“不是的,大师兄。”

“你的不是还是我的不是?”陈仲羽有些起床气了。

门外的小师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最后他决定孤注一掷,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大师兄,不好啦!有人打上山来了!”

陈仲羽“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拎着剑直接推开门,面色不善的盯着小师弟,“别开这种玩笑,一点喊杀声都没有,哪有人上山。”

“我说真的,”小师弟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大理柳氏金刀门上山踢馆,他们还带了好几个高手,说要比试年轻一辈的实力,二师兄上场已经败了一阵,现在掌门就等你来撑场面了。”

“额,比武切磋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等等,我回去换身衣服。”陈仲羽看看自己这身睡衣和披头散发的模样,把门一关,留着小师弟一人独自着急跺脚。

男人换衣服还是比较快的,不一会儿,陈仲羽便推门出来,只见他头顶玉冠束青丝,脚踏云履虎步行,身姿俊朗腰斜剑,风采翩翩白衣郎。

小师弟看着都愣住了,陈仲羽伸出手说道:“小师弟,我记得你有一块家传玉佩,先借师兄撑撑门面,用过之后还你。”

“大师兄,你不是说比武切磋没啥大不了的么?”小师弟木然的将玉佩交到大师兄手上。

陈仲羽接过玉佩挂在自己的腰带上,档次顿时提上来了。见到师弟一脸的懵逼,陈仲羽稍微尽一下自己大师兄的责任,指点道:“你知道上门比武切磋为的什么?”

“磨炼武技?”小师弟试探的回答道。

陈仲羽抬手一个脑瓜崩,“笨蛋,当然是为了扬名啊,赢了点苍剑派,他们的名声自然大涨,名气大了,来拜师的人自然会多,就会赚得盆满钵满,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家真的是云南第一富商么?”

小师弟揉了揉脑袋,憨笑道,:“谈不上云南第一,只是家中有点小钱罢了。”

“想要扬名,首先要学会包装自己,我要是穿的像个土包子出去见柳氏金刀门的人,不仅会笑掉对方的大牙,气势上无形的低人一头,更会丢咱们点苍派的脸面。”

陈仲羽可不承认打扮帅气些是为了博得小师妹们的爱慕,这都是为了师门做出的牺牲。

会客室前面的小花园里,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正在小声交谈着,其中一人身穿道袍,仙风道骨,正捏着花白的胡须叹气道:“药王峰今天早晨发现丹药房被盗,之后柳氏金刀门就带人上门挑战,其中必有关联,看来我点苍派要面临多事之秋了。”

另一人身材圆润,和仙风道骨的药王峰长老完全是两个极端,打扮的更像是一个俗气的员外老爷,他满脸狐疑的看着药王峰长老,“谁能跑你们药王峰偷几粒丹药,又不是少林寺的大还丹,该不是你自己偷吃了吧?那金锁玉龙丹还有剩的没?匀我两颗……”

“咳……”站在雨廊下的陈仲羽轻轻咳嗽一声,他身后涉世未深的小师弟满脸通红,似乎从没见过长老们的私下交易。

“宋长老好,周长老好。”小师弟低着头,挨个问好道。

两位长老不愧是德高望重的点苍派名宿,脸皮都没有一丝变色。

药王峰长老宋开云捏着胡须,笑道:“是仲羽啊,快进去吧,柳氏的人属实是有些嚣张,你师父在里面气得都快摔杯子了。”

“我们两个嫌里面闷,就出来聊聊……额,金锁玉龙丹可是咱们点苍派的支柱产业,实在担心有人对其图谋不轨啊!”膘肥体壮的员外老爷名叫周虎熊,执掌点苍派外门产业,算得上是派内实权长老了。

“丹药的事不用担心,我昨天晚上去药王峰一趟,拿了些丹药做研究。”陈仲羽轻描淡写的说道。

药王峰长老微微一愣,“原来是这样啊,倒是我想多了。”

陈仲羽走到两位长老身边,压低声音道:“早和你们说过了,不能老服用丹药,那是拿来卖钱的,想调理身体,虎骨梅花酒才更适合你们。”

两位长老同时露出羞涩的笑容,周虎熊腼腆的摸了摸后脑勺,“这丹药见效快,我保证下不为例。”

陈仲羽白了他们一眼,继续往会客室走去,还没进门,就听见门内有一个大嗓门哈哈大笑道:“陈掌门,你的大徒弟是睡过头了吧,派人去请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过来,灵乳空青香茶虽好,但久了味道也淡了。不如陈掌门派别的弟子出来切磋切磋?”

“一会儿就到,柳兄何必心急。”师父那熟悉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回应道,但是特别熟悉师父性格的陈仲羽已经听出语气中按捺不住的怒意。

“我是不着急,只是铁旗门的三位客人还有要事在身,实在不能在这里久待。”

“既然不能久待,我点苍派也不能强行留客,不如让铁旗门的客人先走,我们再好好切磋切磋如何?”跨过高高的朱红色门槛,陈仲羽朗声说道。

随后陈仲羽环顾一圈,只见自家师父坐在主位上,静静的向他瞥了一眼。二师弟背剑立于师父身后,脸上红肿一片,几名师弟师妹见到陈仲羽来了,全都是面露喜色。

左手边坐了一排客人,为首的穿着丝绸长袍,膀大腰圆,秃脑壳,一脸凶相,下首坐着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身后站着十几名男女,皆是年轻人,除了中年人身后有两人持长枪,其余人全都手中抱刀而立,

陈仲羽走了进来,先是对师父行了一礼,“师父,徒儿闭关修炼,不知有客人登门,来迟了。”

大白天睡觉说成闭关修炼,性质立刻不一样了,点苍派掌门陈谷雨脸色好看了些,“修炼应当松弛有度,不可过于勤勉,今天大理柳氏金刀门柳门主携门下弟子登山讨教,算是互学互鉴,你权当是放松一下,陪他们练两招吧。”

不愧是当掌门的,陪对手过招说成了放松活动,柳门主的脸色立刻不好看了。

“哼,不愧是点苍派陈掌门的高足,一上来就想撵铁旗门的朋友走,看来中原铁旗门并不放在你的眼里啊!”柳门主这话说的,拿铁旗门当枪使的态度有些太明显了,身边的中年人明显有些不悦。

“为何要放在眼里?”陈仲羽微笑着反问道。

这话一出,柳门主都吃了一惊,他只是想给一个下马威,可没想到陈仲羽会这么愣头青。

陈仲羽抱拳道:“尊敬是要放在心里的,铁旗门的朋友来做客,我心中自然是欢喜的,朋友要走,也不必强行挽留,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相信铁旗门的朋友也会有同样的感情。”

陈仲羽对着中年人身后的年轻人拱了拱手,那年轻人身材高大,面相略带忠厚,同样微笑着抱拳还礼,“铁旗门洛斌盛,见过陈兄。”

“铁旗门刘四海,见过陈兄。”

洛斌盛身边的应该是他的师弟,跟着师兄匆忙的抱拳还礼。

陈谷雨语气平淡的介绍道:“这位是陪着柳门主一同登山的铁旗门破军堂堂主李川峰。”

“见过李堂主。”陈仲羽抱拳行礼道。

“好一个风采少年。”李川峰笑着称赞道,他对这个盛气凌人的年轻人倒有几分欣赏,至少比身边的那个柳秃子顺眼的多。

“刚才你师弟下场,虽然侥幸赢了一局,但是也输了一局。”陈谷雨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身后的二徒弟。

陈仲羽早就注意到师弟的脸红肿一片,似乎被人扇了一巴掌。

“那就由我来接下这第三场比试,不知柳氏金刀的哪位朋友前来赐教?”陈仲羽笑盈盈的说道。

“师父,刚才打的不够过瘾,这局让我先来吧!”柳门主身后的一个壮硕青年主动请缨道。

柳门主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先让你师弟试试水,之后你再上。”

柳门主向一个徒弟使了个眼色,徒弟会意,纵身跃到场中,刀光回转,摆出个弓步推刀的起手式,“柳氏金刀门蔡松请教阁下高招。”

“请。”陈仲羽颇有风度的一扬手。

蔡松见陈仲羽连剑都没拔出来,有心抢占先机,快步挥刀抢攻。

“嘭!”

蔡松冲的快,飞回去的更快,落地后还滑行三米回到了柳门主的脚下。

“好!”师弟师妹们齐声叫好,尤其是二师弟,一边捂着生疼的脸颊一边叫好。

但是他们都没看清蔡松是怎么飞回去的。

李川峰堂主惊讶的瞪大眼睛,柳门主的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

陈谷雨心情愉悦的抿了口茶,这灵乳空青香茶的味道真不错。

“下一个。”陈仲羽面带微笑的扫了眼柳门主身后的年轻弟子,洛斌盛居然也装出一副震惊的模样,果然是个老阴比。

最后,陈仲羽的目光停留在壮硕青年的脸上。

被这样挑衅的盯着,本就脾气暴躁的年轻人如何忍得住,他大步走到陈仲羽面前,抱拳道:“柳氏金刀门柳如龙请教阁下高招。”

说完,柳如龙直接拔出金背大砍刀,这砍刀的刀背镀金打造,刀面宽一掌,厚度约一指,分量绝对不轻。柳如龙既然姓柳,说明他是柳氏金刀门的嫡系子弟,实力不容小觑。

但是陈仲羽依然没有拔剑,只是空着一双肉掌缓步走向柳如龙,“就是你打的我师弟?”

原创文章,作者:自作自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5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