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罚》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仙罚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望山跑死码

简介:苍天不允鸿鹄志,定化沙尘破苍穹。玄之巅,便为仙。仙取天地寿,又化浩渺间。莫凡意外重生,来到一个人们以玄为武的世界,凭借着自带的系统来抵消诅咒的厄运,一步步走向仙途。斩尽世间不平事,杀尽世间该杀之人。重活一世,自当逍遥。

角色:

《仙罚》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仙罚》第1章 黑色重剑免费阅读

“擦,大哥。你看那小子的剑。”一贼眉鼠眼的精壮男子摇晃着站起身来,端着的酒碗微微倾斜洒出了些许,手指却是坚定的指着一个方向。

“二哥,你这有点不地道了,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你这故意洒出来可就有点……。”被酒色掏空的瘦弱老三迷糊的看着二哥不满的道。

只有那嘴上有着一道斜疤的粗糙汉子,正用手掌拨弄着自己的大胡子,仿佛想要遮挡什么。宽大的眉毛下一双浑浊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老二手指的方向。

那是一柄遍布黑色锈迹的剑,剑长约五尺,宽约一尺,是一把重剑。

重剑看着平平无奇,但是那柄重剑的剑柄处一块脱落黑色锈迹的地方却是露出了雪白的银色。黑白相应,引得这位刀疤大汉多看了几眼,眼中一闪,多了几分诡秘。

倒是重剑旁边的少年,剑眉星目有着几分英气,只是那瘦削的脸庞上并不干净,眼神也是露出疲惫与惶恐。

“老二,赶紧喝,休想转移话题。”只见刀疤大汉一把将还想说什么的老二按在长凳上,将那白底黑边的酒碗塞进了老二的嘴里。

“咕嘟,咕嘟,咕嘟”,三人都喝干了碗中的酒。

坐在客栈门口的少年正嚼着手中的馒头,一瞥间眼神正好与那刀疤大汉相撞。

也顾不得手中的馒头,一把拎起斜靠在台阶上的重剑放在背后。

原本干瘦的身形瞬间被压弯了许多,少年咬着牙快步走了起来,那半个馒头却是落在了客栈的青石台阶上。

刀疤看那少年背着重剑离开,顿时间站起身来。

“大哥,喝啊!你搁那养鱼呐!”两名小弟手举着碗一碰,又是一碗下肚。

“喝!喝!喝!就知道喝!”刀疤大汉照着二人脑袋就是一巴掌,“快点,大鱼要跑了。”。

二人瞬间清醒了许多,望着快要少年快要消失的身影。

少年左拐右转,兜兜绕绕最终钻进了一条小巷内。

雪上加霜的是,少年孱弱的身体,再加上长时间的奔跑,体力早已经透支。一块馒头大小的石头正好挡在了少年的右脚前,就这样少年被摔倒在地上。

一路上有多少艰难险阻都没能打趴下的少年,现在竟然是被一块石头给绊倒,仿佛是莫大的侮辱,顿时间心中积压许久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了。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想我莫家仙门纵横玄武大陆数万年,没想到如今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明明是他一人的错,为什么要我莫家世代偿还。数万年了,数万年了,曾经的顶尖世家,如今只剩我一人了!一人了!”少年悲愤的声音,夹杂着呜咽。

少年用脏兮兮的手掌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看着出现在巷口的三个人。

少年扶着墙站起身来,刚才眼中的懦弱一扫而空。只有无限的怒火在燃烧,要是他有足够的实力,又何必像现在这样躲躲藏藏,早就用手中的重剑将眼前的几人砍死。

“大哥!二哥!你看那小子。”

“哈哈哈!!!”三人皆是大笑。

“原来你小子跑到这里来了。”

少年眼色中透露着杀气,今天这三人必须死,哪怕与他们同归于尽。

少年的破旧的衣衫无风自动,白色的气流围绕周身旋转,最后化为七个巴掌大小的白色气璇飘浮在少年的身边。

“好小子,七星玄徒。”刀疤大汉看到少年的境界以及那气璇的大小也是暗自心惊。

想他们三兄弟修行了的年数可能都比眼前这小子的年龄还大,可是老三才星璇玄徒,老二和他仅是五星玄徒。

“小子,将你那把重剑交出来,我们马上就走。”刀疤大汉想着能不动手拿到最好。不然真打起来,就算能拿到重剑,他们三人中极有可能会有人会受伤。

少年也不多说,直接拎起重剑,朝着三人杀来。

刀疤大胡子见到少年如此不识抬举,“老二、老三上,杀了他!”

三人身上都是出现了白色的球状气旋,

只见三人扭打在一起,空中飞舞着二十一颗白色的气旋。

少年手持重剑,双手吃力的横扫,瞬间有两颗白色的气旋化成气流附着在剑刃上,原本笨重的动作瞬间变得轻盈,重剑被挥舞的虎虎生风。

三人也纷纷掏出了各自的武器,老大从背后抽出一把百炼钢刀,老二从腰上抽出一把淡紫色的蛇皮长鞭,老三从靴子上抽出两把短匕。

眼看重剑朝着三人的面门横扫而来,三人也是各显神通。

老大拿出百炼钢刀,身上三个白色气旋附着在刀身上,刀身熠熠生辉,有些晃眼。

老二跟老三双腿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两颗白色气旋附着在身体上,轻身一跃便是躲开了。

“当啷”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刀疤大胡子双手持刀竟然是被震退了三步。

刀疤大胡子看了自己的百炼长刀,顿时间傻眼了,看着跟着自己数年的百炼钢刀竟然是被砍的出现了拳头大小的豁口。

“好小子,有点东西。看来这把重剑真的是件好宝贝。”

后退的老二、老三也是脸色由惊变喜。

三人瞬间对少年形成了包围之势。

“小心他的重剑,我正面攻击,老二骚扰,老三偷袭。”刀疤大汉分配任务,这是他们常用的一种以多打少的阵型。

三人刚才见识到了少年重剑的威力,都不敢与之硬战。

三人双腿上都是附着着两颗白色气旋,笨重的脚步,瞬间变得轻盈。

少年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不妙,“必须速战速决,拖下去,输的肯定是我。”

少年身上的七个气璇两颗附着在了双腿之上,施展着更快的速度。两颗附着在了双手上,重剑挥舞的十分巧妙,还有两颗白色气璇附着在了重剑上。剩下一颗,是少年用来应对突发-情况的。

就这样,少年在三人的围攻下,处处寻找生机。

看着身上多处鞭痕,以及小腿上的一把短匕。

少年知道,哪怕是自己修为高上了些许,也是很难以少胜多。现在更是连生还的机会都不多了,眼前的三人明显就是经常干这种抢劫的勾当,基本上不会留下活口。

可是,这把重剑要是能丢,早就丢了,少年也不会带在身边了。

左右都是死。

少年也不顾伤势,奋起全力开始进攻。

长鞭很难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现在只有那个拿着短匕的老三和那个刀疤大汉对他有着致命的威胁。那老三的两把短匕,一把还扎在少年的腿上,目前来说最好解决的也就是他了。

少年身上白色的气流来回流动,只见那四颗明显的白色气璇全部移动到了双腿上,少年的速度暴起。向那瘦弱的老三砍去。

那老三见势不妙,也是四颗白色气璇全部移动到双腿上,快速向后退去。

少年看到快要脱离自己攻击范围的老三,直接是全部力量转移到双手上,一下子将重剑甩了出去。只见那长有五尺的重剑脱离少年的双手,直直的飞向那瘦弱的老三。

那老三看到重剑袭来先是呆滞了一下,“躲不掉了”心中冒出这个想法。

那精壮的老二动作极其迅捷,长鞭一甩,竟然是缠绕到了重剑剑柄之上。

一剑一人就这样拉扯的瞬间,那刀疤大汉眼看重剑就要砸到老三的身上时,也是支援老二拽紧长鞭。

可是那在少年手中挥舞的如此轻盈的重剑,二人却是拉扯不动,好在只要能减缓重剑的速度,老三就时间躲避。

就在受到惊吓的老三庆幸自己劫后余生的时候,“噗”那瘦弱老三竟然是一口鲜血吐在了黑色的重剑上。

“怎么会”瘦弱老三诧异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少年,只见少年的双腿上附着六颗气璇。

而少年也是毫不拖延,又是连着朝着瘦弱老三的背心刺出数刀。

“老三!老三!”两道声音同时喊出,二人猛攻向少年,少年避让开道路,那二人径直奔向老三。

趁着这时间,少年用短匕割下一块布条将腿上的伤包扎了一下,那汹涌而出的殷红的鲜血总算止住了。

但是那瘦弱老三的背上鲜血不断的喷涌出来,二人连忙用双手捂住,可是鲜血依旧是喷涌不止。

“我要你死!”三人从十几岁就开始一块讨生活,足足二十余载,已亲如兄弟。今天竟然被杀了一个,二人怎么能够不恼怒。

少年已经将重剑重新握在了手上,那短匕则是藏在了袖间,找准时机准备致命一击。

二人完全沉浸在失去老三的痛苦中,已然是不顾防守,开始与少年死斗。

这下少年可是招架不住了,原本以一敌三,对方还打算防守拖延。现在以一敌二,对方二人全力攻坚,竟然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那白色的气璇已经越来越稀薄,恐怕再有半柱香的时间玄气就耗尽了。

“死就死吧!”少年也是打出血性,直接是手掌在剑刃上一划,鲜血瞬间沾染那五尺重剑。

赫然是一种特殊的玄技,献祭精血喂养武器。

黑色剑身吸收了少年的精血后,黑的发亮,整个剑给人一种感觉——恐惧,就是恐惧!

失去了精血后的少年,精神瞬间萎靡了许多。

重剑有灵,少年右手握剑,左手随时准备从袖中刺出短匕。

少年主动冲向二人。

三人混战在一起,鲜血溅出一道又一道,地上的积水已经是变成了红色,巷子内充斥着血腥味。

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回合,那老二也被少年一重剑砸断了脊背,直接丧命。

最后,只剩下刀疤大汉跟少年对立站在巷子的两边,刀疤男拄着有着五六处豁口的百炼钢刀。

少年拄着重剑,重剑暗淡无光。

“哈哈,看来今天咱们谁也活不了。”刀疤男看着胸口上的短匕,黑色的鲜血滴答滴答,地上泛起一圈圈的血色波纹。

少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这短匕有毒!”,少年感觉到身体的异样。

“哈……哈……呜!”刀疤男吐出一大口鲜血,其中夹杂着内脏的碎屑,然后直挺挺的倒了过去,再也没能爬起来。

少年感知到自己时间不多了,想要靠在墙边舒服的度过生命中的最后一点时间。

身上的七颗白色玄气璇早已经消耗殆尽,后面与刀疤大汉的战斗两个人完全是依靠体力在战斗。

拄着重剑,少年挪动着脚步,沉重的眼皮上满是血迹,视线已经模糊不清。

刚要拖动着脚步,却是被一块石头给挡住了,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石头还是那块是石头,位置还是上次到底的位置。

少年双眼含着血泪,竟然是死不瞑目。

剧终!! !

原创文章,作者:望山跑死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4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