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黑莲女配在反派窝只想干饭》小说章节目录夏烈,明妃全文免费试读

一边她的贴身宫女长馨脸色逐渐恢复红润,眼中噙着泪花,她实在没想到明妃能度过这次的难关。

她望向夏烈的眸子多了几分崇拜。长馨确实也是没想到,自家的主子那么能吃,能干八十个人的份量。

此时,夏烈望着萧缚昭的眸子神采奕奕,身旁两使者哀嚎着被架着离开了。她不紧不慢地说,“陛下今日如此待臣妾,臣妾一定让他们吃苦头。因为是远梁国来使,臣妾不希望脏了陛下的手。”

萧缚昭瞧着她,视线如一条艳丽的毒蛇注视。

夏烈将他眼底的戏谑与杀意纳入眼底,笑容十分温柔。

她向来是有耐心的。

“那爱妃勿辜负孤的期待。”萧缚昭淡淡道。

离开安和殿,夏烈回到寝宫后,侧身躺在榻上扶额,一旁的长馨脸色慌张,问,

“娘娘,这可怎么办啊,斩杀来使……杀来使您一定会……”

“且您要斩来使的谣言四起,远梁国又派了钦差大人过来查探,马上就要到了……”

“我说打他们,谁说杀了?”夏烈垂着眸,幽幽地说,“给我找个两个力气大的嬷嬷,刮痧师傅有吗?”

夏烈起身,让她拿来笔墨纸砚,然后在上方画了一张人体外形的简笔画,在背部标出了几个穴位,然后在旁画下了脚的穴位画。

“娘娘您……”长馨都被惊讶到了,没想到明妃娘娘还学了些许医术。

放下毛笔,夏烈转身,瞥见长馨有些凌乱的碎发,抬手给拂了拂。

粉衣宫女见着面前的华服女子如此温柔地触碰着她,当时身子就愣住了,呆呆地瞧着夏烈白净的面容。

见她的杏眸弯弯,卧蚕鼓起,笑得灿烂柔和。

“傻站着干什么?”夏烈笑道。

长馨忙跪下道歉,却又被夏烈扶了起来。

长馨慌慌张张地跑出宫去,不到半刻她真给找来了两位腰圆膀粗的嬷嬷,说是柴房那边粗使的。

一位嬷嬷诚惶诚恐地跪下了,对夏烈道,

“娘娘,我会刮痧,打小跟着家父的手艺,按摩也是可以的!就是整日劈柴,可能力道上把控不行了。”

夏烈让长馨赏了她们一些银子作为定金,然后两人带去了自己宫院角落的小黑屋。

两位使者躺在干草堆上,眼神涣散,瞧见夏烈的贴身宫女来了,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

“明妃本是远梁国人,你等这样捉弄来使,简直是大逆不道,忘恩负义的东西!”

长馨撇着嘴,将两个高壮的嬷嬷唤了进去。

两位嬷嬷的身影将门口的阳光遮了个完全,一位掏出腰包中的人体穴位图,放在了木桌上,掏出了木棍。一位捏着拳头,将骨节捏得啪啦啪啦响。

处于阴影下的两位使者欲哭无泪,瑟瑟发抖。

砰!门被关上了,屋中发出了惨绝人寰地叫声,那声音还时不时拉长了转个弯。

屋外的宫人听见了面色发白,有人凑着耳朵去听,还听到了极重的砰砰声。

偷听得人毛骨悚然,在心里暗叹:明妃果然恶毒极了!

而黑屋中,两位使者哭唧唧地抱团,脚被嬷嬷强拉住了,那大拳头一下一下地往脚心按,时不时还拿着木棍往旁边地上重重打去。

……

这酷刑直到傍晚,惨叫声逐渐变为无力地哼吟。此时小厨房的人不断往夏烈的宫里送着食物。

夏烈吃着忽然抚着胸口咳嗽起来,一旁侍候的长馨担忧道,“娘娘身子不适,要不要请个太医来……”

“可能有些着凉了吧。”夏烈垂眸淡淡道,说着要去看望夏月。

长馨便将她扶了起来。

夏烈一去到夏月的房间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身侧的人瞪着夏烈暖黄烛光下的面容,恨意滔天。

夏烈细致地观察到了夏月结着血痂的手指,让长馨搜起夏月的卧房来。

长馨放开被褥,注意到床单上的斑驳血迹,很快在下方棕席和木板的夹层发现了布条,将之扯了出来。是一片浸着触目惊心血字的丝布。

长馨这次可比上回的颤颤巍巍要大胆许多了,震惊之余指着夏月的鼻子怒骂,“你竟敢如此写下血书诅咒娘娘!”

夏月无法回话,仰天讥讽的笑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夏烈细细看着上面的内容,冷笑一声。说,

“姐姐假冒宫女以血书编造我谋逆之事还真是……”

“姐姐一定很辛苦吧,我这就定制一副华丽的指套给姐姐戴着。”

她的话音落下,夏月瞳孔骤缩,第一次对面前的女子,一直被她嘲讽,利用,嫉妒的亲生妹妹产生了恐惧之色。

夏月第一瞬间的想法便是夏烈又想到法子折磨她了!

但夏月的恐惧很快散去,现下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咬牙切齿盯着夏烈。

她见着那白蛇一样的纤手朝着她的头顶摸来,女声幽幽,

“不过很快……姐姐你就能见到阳光了。”

夏月听到这话,心中不祥之感上升,目光看着夏烈的憎恶中还是认不出漏出惧色。

她的傻白甜妹妹,已经彻底变了……

现在就像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么?

夏月的眸子终究被恐惧逐渐占据了,一旁的菱花窗投下月光,夏烈就这样背着月光站着,昏暗的烛火荡漾,她的面容在阴暗下看不清晰。

夏月发抖了一下,惧极生怒,张口要朝着夏烈咬去,却被一旁的长馨眼疾手快地踹到在地。

“长馨,以后我是你的主子,你是她的主子。”一旁的夏烈微笑着。

长馨的眼眸一亮,有些诚惶诚恐地跪下了。

夏烈蹲下身,轻柔地拂过长馨的额头,说,“这才刚刚开始,你如明妃一样有了处置人的权力,往后,想做什么都可以。”

粉衣宫女呆愣愣地望着夏烈,心底的那丝欲望开始攀升,她还有些不明所以。

长馨脑子里飞速闪动那日夏烈趴在夏月身上的情景,脸上沾着血的夏烈那样温柔地看着她,黑曜石般的眸子满是期待。

她的人生再次出现了岔道口,自己的身子里好像在诞生另外一个灵魂。

长馨压下这样的异样,袖子下的拳头压了压,低头道,

“娘娘的意思……奴婢不敢造次……”

夏烈并未向长馨解释清楚,眸子对上一边夏月盛怒的眼神,轻笑一声。

系统暗中观察着,总觉得有哪些不对。

宿主是想将长馨变成自己人吗。

于是它在旁边支招:宿主,你就收买她,对她好。

夏烈:嗯会的。

系统才舒了一口气,放心了。

原创文章,作者:徐笼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1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