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黑莲女配在反派窝只想干饭》小说章节目录夏烈,明妃全文免费试读

夏烈的眸中倒是流露出真实的餮足之意,即使吃下一只烤鸡,她的胃也只保持在七分饱的状态,可以不断地吃下美食。

她走到桌尾的螃蟹面前,将蟹壳打开,用银勺挖出里面的橘黄色蟹膏。

夏烈的脑海中在慢慢思量着,如果坐拥权力,就可以天天这样山珍海味。

看来之前的想法是不错的,萧缚昭是她的挡路石,若他不在权力中心了,她的任务也能顺便完成了。

系统察觉夏烈这样疯狂的想法,又嘤嘤哭泣起来:宿主啊,任务是让你讨好反派,而不是代替反派成为反派啊。

夏烈却在心中默语:不成为反派,反派怎么会受我牵制呢。

系统哭的更大声了,它真是自作孽找了这样一个灾舅子回来呜呜呜……

系统:那你好歹把人设稳住,他万一把你砍了怎么办呜呜。

夏烈:不想。

系统:啊啊啊我疯了!

萧缚昭是不知道夏烈的想法的,单手撑在榻桌上慵懒地瞧着她在长桌边上兜兜转转。耐心地等着她绷不住的时候。

夏烈比起在小厨房时候要吃得更为优雅了些,她还是难以放过指尖的一些酱汁,忍不住放到唇边轻轻地舔了几下,然后用着葱白的手指去捏临近盘子的烤鸡腿。

一边的大太监瞧着夏烈这副专注于美食的模样,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妈呀,她吃得好香。

在场的侍卫们看着唾沫直咽,纷纷觉得自己才是受刑的那个。

夏烈观察到周围人的神情,垂眸思量起来。

既然萧缚昭敢公开处刑明妃,即使如夏月所说自己只是个挡箭牌。有心者定是能打听到这消息的,她是公认的傀儡。

所以之前夏月只能紧紧抱着萧缚昭的大腿,哪怕前者要杀她。但出宫后,对她恨之入骨的臣子们也会忍不住动手。

因为明妃,只不过是人微言轻的傀儡,死了就死了。

她想着,手中慢条斯理地解剖着一只金黄有些微焦脆的烤鸡,唇角勾着,好像在做自己十分享受的食物。

是的,她得想办法。

绝不可能坐以待毙,摇尾乞怜地求着任务目标,除非……

夏烈撕下一片鸡肉放入嘴中,细细地嚼着,感受鸡皮与滑嫩鸡肉的交错感,酱汁徜徉在口齿之间。她抬眸望着远坐在那华丽榻上的萧缚昭,就像见着某样自己必得的物件,轻笑着。

在旁人眼中,明妃这笑得纯善的面容,简直像白兔扑进了萝卜堆里,幸福死了。

萧缚昭俯视着红黄绿花纹大堂中央的夏烈,觉得她的目光有几分怪异,但并未多想。他的嘴角上扬,俊逸的面容让人感觉有些邪魅,冷冷的嗤笑了一声。

蠢货还不知死到临头。

众人见着长桌上的食物一点点消失,烤全羊只剩半个腿时,周围人的脸色由表露饥饿到震惊。

萧缚昭也满脸古怪,这假公主好歹之前也出身于名门望族,家里到底是有多穷?把孩子饿成啥样了,猪都没这么能吃。

“爱妃的家族是从小苛待了你么?”萧缚昭冷声道,言语中满是嘲讽。

周边的太监侍卫也忍不住低头嗤笑。

夏烈正剥开蟹腿,也不恼这些嘲笑,抬眸笑意盈盈地望着萧缚昭,道,

“我幼时被奸人陷害,关了三日禁闭,有水却无食物,因此对吃食格外看重。”

她的话音落下,众人脸上的讽刺消失,投在夏烈身上的视线多了几分同情。

没想到出身为贵家小姐的明妃还有这般痛苦的经历。

系统讶异夏烈说了实话。

萧缚昭挑了挑眉,虽然对面前的景象存疑,也立即没有相信夏烈所言。

在第一轮桌上的二十道小菜合着十道大菜吃完以后,夏烈餮足地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胃,目光落在了临近太监手上的清蒸鱼上

萧缚昭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等不到夏烈吃吐的时候了。

他是很闲吗?看着这女人在安和殿吃了两个时辰的午膳!

第二轮菜吃完以后,萧缚昭叫停,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看好戏的笑容消失了,他从高堂的榻上下来,迈步走近了夏烈。

看着面前女人的身形如初,他的凤眸浮出几分探究,目光落在了夏烈的胃部,道,

“爱妃的胃口真是令人好奇,不如解剖看看?”

夏烈温柔地摸着自己的胃,眸光如秋水一样瞧着萧缚昭,说,

“若陛下想要研究臣妾,还请臣妾回殿内整理仪容。”

去殿内换夏月来。

她的举止,语气都十分自若优雅,让萧缚昭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探究的意味。

明妃跟以往变得不一样了。

以往她面对惩罚时总是哭闹求饶。

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能吃,能忍。浑身有一种诡异悠然的气质,就算是去死,她也这样的随心所欲。

萧缚昭躬身,大手握住了夏烈的脖子,让她的脸被迫抬起。

这张脸还是呆在他身旁足有一年那个恶毒女人的脸,同样的容貌。

“你是何人?”萧缚昭冷声问。

“回陛下,夏烈。”

她的杏眸偏圆,睁得大大的,好像初入世间的白兔。

夏烈黑漆漆的瞳映着萧缚昭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容,他的影子就像陷入了沼泽。

他娶的人确实是夏烈。

现在是一枚似乎逐渐失去控制的棋子。

萧缚昭松开了面前的华服女子,凤眸余光瞥了一眼总管太监,那人立刻让小太监递来水盆与帕子让他洗手。

今日见此奇景,他为了乐子倒也可以暂时先放过这女人。

但是初一过了,还有十五。她还在他的棋盘上,孤立无援。

萧缚昭起身,高大地阴影笼罩了夏烈,好像一座阴郁的牢笼将她困住了一样。

“孤可以暂时网开一面,但爱妃知道怎么做的,对不对?”萧缚昭富有磁性地声音响起,含着一丝戏谑。

一边,侍卫架着两老头就从大堂正门走了进来。

夏烈笑意盈盈地瞥向两位使者,道,“我会尽地主之谊,彰显我南国风范。帮使者狠狠松动一下筋骨。”

旁人听着,这言下之意就是暴打一顿这俩老头了。

两使者哀嚎着,怒骂起明妃。

“你这不知廉耻的叛国贼女,你不得好死!”

夏烈却轻悠悠地回答,“大人,嫁出去的女子泼出去的水,我是陛下的妃子,便是南国的人了。”

“暴君毒妇!这样折磨来使,你南国不讲武德!”另一头发花白胡子沾灰的老头咬牙切齿道。

萧缚昭的唇角上扬,倒喜闻乐见这一幕。

“来人,将他们拷进我别院的黑屋里!”

夏烈的高声道。

原创文章,作者:徐笼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1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