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黑莲女配在反派窝只想干饭》小说章节目录夏烈,明妃全文免费试读

“姐姐,还要换回来吗?”她道。

夏月瞧着夏烈偏圆的杏眼,那眼睛一笑便有鼓鼓的卧蚕,眉宇松和,仿佛十分单纯可爱。

还是像以前一样傻气。

“回寝宫再换吧。”夏月淡淡道。

夏月抬手扶正了夏烈头上还有些歪斜的鹊羽金冠,即使被夏烈拉着手感觉有些怪异,还是将人带了出去。

片刻后,小厨房的大门打开,夏烈牵着黄衣面具女子的手,走了出来。

两人靠得很近,身高相仿,如以往是好姐妹一样的关系

宫人都低着头,恭送完明妃娘娘后。跑到厨房内一看,之前盛放着现成食物的容具内已经空空如也。

做饭的嬷嬷们全部呆住了,这厨房是被洗劫过了吗?!

一边,大宫女长馨跟在夏烈身旁,偷偷观察着夏烈的神色。

娘娘从小厨房出来后心情更好了的样子。

回到寝宫,夏烈让大宫女将门关上。

“巧儿姑娘”有些奇怪地瞧着夏烈,道,“娘娘不是要与我说些私房话吗?”

长馨听到这话,将唇咬到有些发白,原来她碍着事了。

她靠在门口,等着夏烈发号施令。

“没事,都是自己人。”夏烈走到梳妆台前,在妆匣中挑着金钗。

拿出一支金孔雀和珍珠碎花钗,在镜子面前对比了起来。

她瞧着镜子,笑得开心地问,“姐姐,你说哪支钗适合明妃啊?”

好像一个单纯不设防的孩子。

夏月透过面具两孔的眼睛盯着夏烈兴奋的面容,嘴角扬起夏烈看不到的嗤笑。

真是傻子。

她悠悠走到了夏烈身旁,抬手摸过金孔雀的珠钗。

一旁的长馨讶异地张口,为什么娘娘叫巧儿姑娘姐姐……

“这支孔雀簪……”夏月还没将话说完,身旁笑得如沐春风的华服女子轻轻放下珍珠碎花钗,左手立刻揭开了她的面具。

夏月才见面前亮堂了许多,还有些不明所以,就见着夏烈将右手里的孔雀金钗狠狠地朝着她的划来!

“啊!”夏月捂着脸惨叫,大宫女也被吓得大叫。

连一直默默观察的系统也开始哀嚎起来,嚷着宿主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月捂着脸,鲜血从指缝涌出,痛得嘶气,可唇每动一分,就扯动夏烈划出的伤痕,更加剧痛。

夏烈手中的金孔雀钗滴落着鲜血,栩栩如生的尾羽连同她的指尖都染上了血色。

夏月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心中一直在尖叫着,以为是梦境,不可能,她的那位善良妹妹,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变了呢!

她双目充血地瞪着夏烈,满眸不敢置信。

“这是我送给姐姐的印记啊,姐姐不应该兴高采烈地接受么?”夏烈将手中的孔雀簪打了个转,呢喃着,

“这珠钗还露着金色,真是太丑了。它明明该满满载着姐姐的心意啊。”

“你疯了!”夏月咬牙切齿道,如恶鬼一样瞪着夏烈,掩藏的恨意爆发而出。

她伸手想要将面前的华服女子撕扯个细碎。指甲朝着夏烈的脸猛然重力挖来,却被夏烈捏住了手腕。

夏月三下两下就被按住了,她的双手举起被夏烈的手锁住。

“放开我!你疯了!你疯了!”

夏月张口甚至想咬向夏烈,但是够不着,她只能破口大骂,划过左边半张面颊的伤口见肉,痛得她骂得越来越难听。

“你这个贱人!死贱人!”

夏烈却在她激烈的言辞中,轻飘飘落下一句,“姐姐你乖一点,还有一下,很快就不疼了。”

她右手持着的金钗重重在夏月右脸到右下颚划过口子。

疼得夏月尖叫,声音好像正被割喉的鸡一样。一边的大宫女也吓得身体发抖不止。

伤痕未及眼睛部分,夏月还能清晰看见身上的女子笑意盈盈,眼眸微弯,卧蚕鼓鼓的,看起来如在厨房见到时单纯可爱。

不管夏月疼出眼泪的哀嚎怒骂,夏烈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沾满鲜血的金钗上,惊喜道,

“姐姐送我的礼物我收到了,真是特别的孔雀簪。”

上面沾染了与她同样容貌女人的血液,要经常戴着才是。

系统已经被夏烈这样的操作整得窒息了:毁灭吧,我麻了。

长馨瞧见了地上满脸狰狞怒骂的女人,那张和她朝夕相处明妃一模一样的脸,吓得惊叫后退,砰的一声背靠在柱子上,她捂住了嘴巴,还不确定地将视线在夏烈和夏月之间扫来扫去。

为什么让她看见这种事情啊,明妃会灭口吧!

“疯了,该死的贱人!”

夏月感受到脸上绽开的伤口瞪着夏烈,眸中满是刺目惊心地恨意,殷红的血液伤口蔓延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想动手,却被夏烈死死锁住,只能像蛆虫一样无力扭动着。

毁容了。

夏月绝望的大笑起来,“我的好妹妹,知道我为什么要害你么?”

夏烈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好像夏月的趣味都集中到那根孔雀簪上了,身下的女人如失去价值的枯草,她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淡漠地瞧着。

“没兴趣。”

果然看着与自己一样容貌的人,还是有些怪异的。

就好像劣质的仿制品在外面乱跑一样。

夏烈看着夏月的眼神越来越冷了。

夏月听到这三个字,一怔,眼底的恨意更深了,加上了愤怒。不管夏烈听不听,她偏要说。

夏月的笑中带上了癫狂之意,嘲讽是强装的,话里满是怨念和悲凉,

“哈哈哈我的妹妹,最善良的妹妹,你装得可真好啊,你把我害惨了!”

“从小只会像个可怜虫一样,让别人同情你,夺取所有人的关注,啧啧,不过跟我一样,恶心!”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笑得更加狰狞疯癫起来,

“不过,没用的,你也会死,你觉得这宫中还有一个可信之人吗哈哈哈,我不杀你,萧缚昭迟早也会杀了你!”

“你知道我替他背了多少锅吗,帝王不纳妃,怪我唆使的!多斩杀了几个臣子,怪我唆使的!在宫内受他掌控,离宫半步就有无数仇家等着!”

“让我去挨罚,又舍不得将我这枚棋子打死!这一年祸国妖妃,荣光无限。实则跳梁小丑,深宫冷夜!”

夏月说着,嘴角咧着,露出鲜血浸染的牙齿,语气轻缓起来,

“我的好妹妹,这些你可要好好收住啊。”

原创文章,作者:徐笼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1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