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夫人马甲太多了》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对面几个男生,其中以中间带着墨镜的男生帅的出众,不过他此刻正吊儿郎当地挂在身边的男生身上,低头说些什么。

见四周没了声音,便不耐烦抬起头看向电梯。

而就在他目光转向电梯里的人时,同样的电梯里的姜乐凝也正看着他。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

不,准确的说是姜乐凝任由带着墨镜的时逸辰肆意打量。

“快点啦,姐,司机还在外面等着呢!”

旁边的思思似乎没注意到情况的变化,仍旧是顾着把愣着的姜乐凝给推了出去。

而姜乐凝在看到对方之后,其实愣神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看了时逸辰一眼,便被思思给推着出去了,没再去看他。

两人匆匆走了,剩下的几个男生进了电梯。

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看着有些不对劲的时逸辰,问道:“时哥,刚刚那美女你认识?”

被问到的时逸辰摘下墨镜,瞥了他一眼,神色有些不自然:“前女友。”

听到这话,周围众人皆嘘了起来。

而刚刚那个黄毛调侃道:“时哥,你那么多前女友,也亏你还能记得是哪个?”

说罢,旁边又不知是哪个应声道:“怎么不记得,我觉得刚刚过去的那个,是时哥前女友中最漂亮的一个。”

“是啊,逸辰,要不你把刚刚那妞介绍给我们吧!那么漂亮,既然你不珍惜,那就便宜兄弟我们呗!”

说完之后,便是一群人的哄闹声。

然而独处于中间的时逸辰却是冷着脸,没人注意到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咬着牙道:“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他的这一声,顿时让这狭小的电梯空间静了下来。众人看着忽然生气的时逸辰,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时哥,不就是个女人嘛!犯得着和兄弟们生这么大气?”

刚刚带头的那个黄毛,见自己被吼了,面上有些挂不住。

众人也是一看氛围不对,立马出来打圆场。

其中一个人拉了拉黄毛劝道:“你懂什么,看时哥的意思,估计还对人家有意思呢!咱们啊,就别掺和进来了,你也别想那美女了,指不定哪天又和时哥复合了呢!”

一番话,说的倒也算好听,将这场面圆了回来。

时逸辰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原本不太好的脸色终于缓和了点,开口道:“老子以前年轻不懂事,当时伤过她,别说她了。”

这话一出,谁还看不出,这是还对人家女生有意思呢!

难得看到时逸辰有这般正经的样子,众人也不再多去调侃,又吵闹着将话题岔开。

而另一边,思思把不在状态的姜乐凝拉上车,车子启动了之后,这才发现她的异样。

“姐,你怎么啦?”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企图让她回过神来。

“啊,没什么。”

被思思叫了之后,姜乐凝努力平静自己,尽量使自己表现正常。

但是思思眼尖,还是发现了她额头渗出的冷汗,伸手摸她的手,却是凉的发抖,不由得担心问道:“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要不咱们再回医院去看看?”

从未见过姜乐凝这样,思思不由得忧心急躁起来,以为是先前被烫伤的地方又不舒服了。

“真没事,就是感觉车里有点冷,师傅,把空调温度开的高一点吧!”

姜乐凝随便找了个借口,试图掩盖自己的异样。而思思也是个心大的,以为真是空调开的低了,便让司机师傅把空调温度开的低一点。

随后还从包里拿了条毯子出来,披在她身上,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吧,等到了家我叫你。”

“嗯。”

顺从她的话,姜乐凝盖上毯子,头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随着车子轻微的颠簸,慢慢沉入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以为自己睡着了,但是又像是没有,回到了高中,看着那些熟悉的场景与人,这一切就好像陷入了回忆一般。

只是,对于别人来说,青春的回忆或许是值得留恋的,但是对于姜乐凝来说,那却是不想再去回首的痛苦。

梦中的她蹲坐在教室的地上,周围站了一圈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她不敢抬头看他们,因为那些嘲讽的笑容,光是声音就足以刺耳。

“你看,就是她还好意思和人家谈恋爱,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

“是的啊,不知道从哪个山里面跑出来的土老帽,还想着和我们平起平坐,真是痴心妄想!”

“你没看时逸辰都不搭理她嘛?结果她还是往人家跟前凑,真的是不要脸!”

……

声音越来越多,每一句都扎在姜乐凝的心上,宛若一根刺,不起眼,拔不掉,但是痛的生不如死,无法忽视。

“别说了,别说了……”

被困在梦里的姜乐凝试图挣扎逃跑,她也知道这些都是一场梦罢了。

所以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却仿佛千斤重,难以睁开。

一时间压抑的气愤涌上心头,还有想要急切逃离的恐惧,让她抽泣了起来。

“姐,姐,乐凝姐你怎么了?”

思思见睡梦中的姜乐凝忽然啜泣了起来,以为她是做了什么噩梦。

便连忙拍了拍她:“姐,你醒醒?”

被她这么一拍,姜乐凝终于从那可怕的梦中醒了过来,一下被惊醒。

醒来之后的那么一瞬间,眼神里充满了无助和迷茫。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了。

立刻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对思思笑了笑:“没事,刚刚做噩梦了!”

看她朝着自己安慰一笑,思思这才放下心来,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哎呀,姐你做了什么噩梦了啊?把你吓成这样!”

思思只以为姜乐凝做的不过是个无厘头的噩梦,但是被问到梦的具体内容。

姜乐凝似乎又回想到了梦里内容,将头转向窗外,透过黑色的车窗看着那些灰蒙蒙的景象,良久之后,方才回应道:“不过是个没意思的噩梦罢了!”

说完之后,她将自己放松在座位上,自嘲地笑了笑。

没意思,可能当初的嘲笑对于那些人来说,不过是随口的一句罢了。

可是对于自己呢,却是多年来难以遗忘的噩梦。

原创文章,作者:清梦遗星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1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