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我只效忠一人》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宇文浩骑在马上,看着手下汇报过来的账本,都笑得合不拢嘴了!大笑声从出发就没停下来过!

一旁新来的卫士,纷纷议论宇文浩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得了失心疯?!(饕餮、混沌、梼杌、穷奇四支卫队,以四大凶兽的名字命名,属于新老混编卫队)。

一些老队员纷纷斥责道:“你们这些新来的,一点儿也不了解将军。”“好久没有听到将军这样的笑声了!”“将军做什么,不是卫士明目张胆能议论的!”

所有新来的卫士纷纷看向最前方的宇文浩,心中想着:看来将军在军队中的威望真的是不可动摇的啊!犹如吴起(战国名将,对待士兵如同兄弟一样)在世。

宇文浩在前面看着手中的账本,开心的对一旁的副卫队长莫弃道:“发财啦,发财啦,老莫,这回咱们是真的发财了!!!这么些年过来了,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莫弃看着宇文浩开心的样子,微微一笑,开口道:“将军,小心笑岔气儿了!否则,就乐极生悲了!”

宇文浩还是自顾自的笑着。

车队后方,王氏的女人坐在马车里,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样的,眼神中透露着惊恐,只有几个孩子,眼神中充满了童真,不知道周围的大人为什么这么害怕?

有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女孩探出头来,开口道:“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可否带我见见你们将军?!”

赶马车的士兵开口道:“我们是去长安,你们作为犯官家属一并押往长安,听候发落!至于你想见我们将军?”向前高声道:“奔子,你去前面找将军通报一声!就说有人想见他!”

前面一个年轻人应声道:“好嘞!”说完,策马向前。

不一会儿,宇文浩手持账本、骑着马走过来,开口道:“宝权儿,是谁想见我?”

宝权将挡帘撩开,王莺莺行礼道:“回将军话,是小女子想见您!有一些话要对您说!”

宇文浩看着眼前这个一点也不怕生的女孩,策马到车架前,一把将女孩拽到自己怀中,开口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王莺莺脸红气喘的小声说道:“男女授受不亲,将军这样做,让小女子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宇文浩笑道:“那你就嫁给我这个杀父仇人吧!”王莺莺没有想到宇文浩这么直白!还挑明了二人之间的关系,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宇文浩见王莺莺不说话,在其耳边小声道:“你想杀了我报仇吗?”王莺莺疑惑的看着宇文浩,眼神中露出不解。

宇文浩策马来到最后一个空马车,将王莺莺扔进去,看着身旁的奔子开口道:“奔子,守着马车,别让人打扰我!”奔子露出一个你懂我也懂的表情,对着宇文浩眨眨眼。

宇文浩一巴掌呼到他的后脑勺,开口道:“一天到晚别瞎想!紧跟着宝权儿他们学坏了!你看看你那一脸淫笑,我都替你丢人!!!”奔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干笑了两声。

宇文浩把缰绳递给奔子,跳到马车上,笑骂道:“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别来打搅我!滚吧。”奔子骑马离开。

坐在一旁的王莺莺看到自己和宇文浩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难免心里有些紧张,两只手不停的搓着衣服,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反而有点儿热,车厉害铺着三层厚厚的羊毛被,还有一些装在内嵌式托盘的茶水和干果。

宇文浩看到王莺莺在打量自己的马车,开口道:“行啦,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紧张什么?!”说完,走到车尾躺下道:“这是我私人休息用的马车,说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王莺莺紧张的开口道:“我求求你,不要杀了我们!我知道你对世家的人都有偏见!但是,但是。”

宇文浩见王莺莺这么紧张,笑道:“你应该就是王氏大房的长女王莺莺吧!不错,敢在这种情况下和我讲条件,胆量很不错,只是不知道我有什么好处呢?!”

王莺莺眼睛冒星星,心想道:自己除了这具身体,的确没有能和对方谈判的资本,就算是口头达成协议,对方完全可以吃干抹净不认账!但是自己除了出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想到这里,当下心一狠,就动手脱衣服。

宇文浩看着对方的动作,没有丝毫阻拦,他想知道王莺莺为了保全家族的女眷能做到什么程度?是否值得自己拉拢?!

不多时,王莺莺浑身上下的冬装,脱得只剩下了一层儒衣,其余的衣服堆在身子周围,挡着腰部,正想抬手再脱的时候。

宇文浩用剑鞘抵在王莺莺的手上,开口道:“你对家族的忠诚我看到了,我需要你为我效忠!至于,其余的人,我会请求圣上让她们前往我的庄园,安享晚年,当然,想改嫁的我可以安排。”

王莺莺看着宇文浩,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宇文浩不屑的笑道:“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好心呢?!早知道就应该让手下的人砍了你们,一个也不留,全当看不见多好!”

王莺莺开口道:“多谢。”虽然外面是冬日,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

宇文浩将王莺莺推到车尾,将王莺莺压在身下,露出一抹邪笑道:“不知道,我对你有救命之恩,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王莺莺的小脸红扑扑的,感到害羞!不知道怎么回话,紧闭双眼,主动靠在宇文浩的怀里。

宇文浩心想道:王氏族长,你应该庆幸,你王氏有一个好孩子!!!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王氏最后的血脉。

宇文浩将王莺莺压在车板上,正想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奔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将军,陛下来信了。”宇文浩小声骂道:“来的真不是时候!这个李二真会捣乱!”

宇文浩走出去,在门口回头开口道:“穿上衣服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至少在陛下赐婚之前!你可以将要好的姐妹叫到马车上陪你!”看向宝权儿开口道:“最多,只能有五个人,知道了吗?”宝权儿点点头,宇文浩驾马向最前方跑去。

王莺莺迅速穿好衣服,喃喃道:“他是在说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吗?!”

宇文浩打开信封查看内容:突厥有变,速归!

宇文浩掏出火折子烧掉信之后,抬头看看车队,又看看手上的地图,叠好放入怀中,看向身边的莫弃,开口道:“老莫,我要带走两百重骑兵、六百轻骑兵先行返回京城!剩下的人由你带着慢慢返回,查清王氏的所有资产!”莫弃点点头。

宇文浩拿着大声公,开口道:“龙牙、虎头带着你们的人跟我走!”说完,驾马率先向前方跑去。

宇文浩带着人星夜兼程向都城赶去。

此时,长安城内,鸿胪寺中,突厥使团在正厅由杜如晦和李靖接待。

东突厥颉力可汗的儿子叠罗支开口道:“大唐与我东突厥缔结盟约,为了维持双方的和平,我父汗派我前来,与大唐和亲!不知唐朝皇帝的意思是?”

杜如晦皱眉道:“和亲一事,还有待商榷,既然,叠罗支王子来到我大唐,还请多住几天,好好感受一下我大唐的风土人情才是!”

叠罗支点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情不着急!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杜如晦开口询问道:“不知王子殿下,看中我大唐哪一位公主了呢?!”心里一阵恶心,还不能失了天朝上国的身份。

叠罗支平静的开口道:“是你们的长乐公主李丽质!”

李靖心中惊愕,心想:这是在打圣上的脸啊!知道内情的国公都明白,长乐公主已经许配给了长孙冲;也幸亏,宇文浩不在这里,要不然,鸿胪寺的房顶都要被掀翻了!

杜如晦听到叠罗支的话后,随意打了一个哈哈,就告辞离开了,和李靖一起一刻不停的赶往皇宫。

皇宫中,李世民正在手把手的教李丽质写字,一听说杜如晦来了,赶忙让他进来,开口询问道:“克明,事情谈的怎么样?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语气中充满了不满、愤怒和不甘。

杜如晦行礼道:“陛下,突厥王子叠罗支提出和亲的要求。”说完,瞥了一眼李丽质。

李世民注意到了杜如晦的眼神,怒道:“和亲?不会是长乐吧?!“长乐紧张的看向李世民。

杜如晦点点头,李世民大吼道:”亏他颉利想的出来!真当我大唐不敢对他动手吗?!”

李靖行礼道:“陛下,我等已经安排让叠罗支在驿站住下了,还请陛下等宇文浩回来,再做商讨吧!”李世民点点头,他知道,虽然朝中武将众多,但目前以大唐的国力,还不能对外敌动武。

就在这时,宇文浩的信使已经来到长安城外,骑着马直奔皇宫;古明带着那人进宫里。

李世民看向来人,开口道:“你们将军让你带回来什么消息?”

钉子行礼道:“陛下,太原王氏覆灭,其所有资产由饕餮卫队押送回长安,其余的情况,将军写在信里了,请您验看!”说完,双手奉上信封。

杜如晦接过来,交给李世民,李世民打开信封,开口道:“宇文浩培养的兵还真是气度不凡,不如到朕的玄甲军里做事?!”

一众国公愣了一下,李二这是在干什么?挖墙脚?!居然当着人家卫队长的面挖人?

古明轻笑一声,钉子不卑不亢道:“陛下,您还是打消这样的念头吧!六十两的军饷,终生免除赋税,逢年过节还亲自来看望我们,将军还开办了学堂,让我们大老粗的孩子去读书识字!!哪怕是陛下的玄甲军也做不到吧?!”

李世民和在场的所有国公再次感受到了宇文浩的大无私精神,六十两的军饷、开办学堂,居然会让所有士兵和将官的孩子去读书?这就是宇文浩吗?!不愧是宇文浩啊!

一旁的李丽质,听到宇文浩做的这些事情,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李世民看着宇文浩的亲笔信,紧皱眉头,开口道:“这是你家将军亲手写的?”语气中充满了三分嫌弃、三分不可思议、两分嘲笑还有两分嫉妒!

钉子不明所以,古明无奈的捂着眼睛,小声嘀咕道:“糟了,我忘了将军自嘲自己的书法和其余的武将没什么两样?!”

李丽质爬上走到李世民身边,踮起脚尖想要看看宇文浩写的信,李世民看完后递给了李丽质,随即大笑道:“好!好!好!真是天佑大唐!太原王氏覆灭、所有王氏男人全部斩杀,剩下的女眷有宇文浩的卫队押送回京!还有大量的金银财宝、古玩字画!”

所有国公听到这个消息从李世民的嘴里说出来后,纷纷开心的大笑起来。

就这样,这个消息最先在宫内传播起来,慢慢的向宫外散去,正在街上闲逛的长孙冲听到自己家的家仆汇报的情况,瞬间大怒道:“他宇文浩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这样的大的功劳?真是气煞我也!!!”喊完,也没心情闲逛了,向长孙府走去。

在朝的世家官员纷纷议论这件事情,几乎都在商量准备用什么样的理由弹劾宇文浩!其余世家的家主也纷纷向对方家主传去消息要共同商议讨伐宇文浩!激烈的讨论了一整天。

第二天一早,早朝的时候,一些还苟活的王氏官员和其余世家的官员联名上书请求李世民罢免宇文浩的官职,并治罪于他!

李承乾也出列,开口道:“父皇,儿臣以为,宇文浩的做法有伤天和,妄为人臣,就算是王氏有天大的罪,也应该有父皇您来治罪!而不是让那宇文浩行僭越之举!!!”

李世民看着李承乾,感到一丝不悦。

就在这时,一个非常突兀的声音响彻整个紫宸殿:“你们这些丧家之犬叫够了吗?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但是你们这些败家之犬在这里就知道叫!”所有人纷纷转身看向宫殿大门,一个全副武装的人走了进来,宇文浩开口道:“我,宇文浩,做过很多坏事!但和你们说不着!能审判我的只有陛下、我自己和长乐公主!你、你们,包括跟着陛下打天下的国公,要是想审判我!就要先打过我!如果你们做不到!就不要在这里乱叫!几条败家之犬还敢在这儿狺狺狂吠!是陛下的威严已经不能束缚你们了?还是,我宇文浩砍下的脑袋不够多啊?!”

原创文章,作者:云天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1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