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总裁邻居》小说章节目录罗飞,陈岁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的女总裁邻居

小说:美女

作者:小小正

简介:在福利院长大的陈岁长大后感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事业的失败,爱情的不顺,让他心灰意冷,逃离到那个把他养大的城市,靠开滴滴度日,颓废却不自知。好在上天是公平的,给你关上门的同时会打开一扇窗,曾经暗恋的女神林晚从国外归来,她能不能带领陈岁修补完那座破碎的城池?

角色:罗飞,陈岁

《我的女总裁邻居》小说章节目录罗飞,陈岁全文免费试读

《我的女总裁邻居》第1章 她的请帖免费阅读

时间来到九月二十三日,今天秋分,外面下起了大雨。书上说“一场秋雨一场寒。”今天确实是够冷的。

陈岁坐在岚姐酒吧里,裹了裹身上不合身的皮夹克,拿起酒杯猛的灌入口中,啤酒的泡沫炸裂刺激着陈岁的神经。

“挺好的,呵。”

从酒瓶下抽出被压着的喜帖,准确的说应该是前女友和大学舍友的喜帖。

翻开,正面是用金箔封住的,拆开后可以看出做工非常精美,典雅的红色和高贵的金色搭配,背景是一对新人的照片,突显出新人地位的不凡。

上面写着“尊敬的陈先生,诚邀您公历十月三日参加李士杰先生和苏晓琪女士婚礼,地点魔都宝阁莱大酒店,期待您的到来。”

“哥们,还伤心着呢,至于吗?为那样一个女人。”

这时,台上的罗飞也已经唱完一首歌,把身上的吉他放下,坐到陈岁对面开了一瓶啤酒问。

许久,陈岁抬起头望向窗外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想通了,今天天气不错,我也很好。”

罗飞下意识的往窗外瞧了一眼,只见外面的雨依旧哗啦啦的下,丝毫不见停的样子。

“天气不错?我不理解!”

陈岁不理他,随意的抬起酒杯和罗飞的酒瓶碰了一下。

喝完一瓶啤酒,陈岁拿起罗飞旁边的吉他,说:“我用一下。”

“好,期待你再次成为全场焦点。”

陈岁大步朝着舞台中央走去,对身后的罗飞举起右手的吉他,以示自己会加油。

“呼。”陈岁用手拍了拍话筒检查一下。

台下的客人听见声音纷纷朝台上望去,有老顾客见是陈岁,起哄道:“陈岁登场,闪亮全场,哦吼~”

这家酒吧是岚姐的,当时陈岁刚回云岛,温岚带他来酒吧参观,那几天罗飞有事带着乐队去外地表演,酒吧没有歌手。

陈岁闲着没事上去唱了几首歌,凭着有些小帅的脸庞再加上那独特的嗓音,还有因为自身的经历展现出的忧郁气质,迅速收获了一批粉丝,之后时不时的也上台唱上几首。

“相信在座的各位小时候都曾对未来有过幻想,要做一个政客公平正义,执掌权力;或者要做一个行善乐施的商人……可是后来才发现当理想遇上现实是多么不堪一击,成长很痛,它是一次次被撕裂,再重组的过程。

曾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曾有过一段美好的经历,为梦想所追求的人,不断的努力,也伴随着不断的挫折!很多人都觉得梦想和现实相差太遥远,但有些人却坚持着他们的梦想,有些人却在梦想的路上放弃。”

“一首隔壁老樊的《我曾》送给大家。”“好。”罗飞在下面带头鼓掌。

“我曾被无数的冷风吹透我胸口,

我曾被遥远的梦逼着我仰望星空,

……

我曾把完整的镜子打碎

夜晚的枕头都是眼泪

……”

一首曲毕,酒客们还沉浸在陈岁的歌声里,唱得虽算不上专业,但自有一种味道,打动人心。

我曾独自走在凌晨的路,看着周围楼房窗户透出的灯光,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有一个家。

我曾光芒万丈,也曾坠入深渊,也曾被打击的一蹶不振,但我知道自己仍不会服输。

我曾想与现实与理想的偏差握手言和,但现在我想逆流而上。

脱掉身上罗飞的夹克还给他,从酒吧拿了一把伞撑开沿着路缓缓往家走去。

刚回到家准备去洗澡,大学舍友夏辰就打来电话说:

“老三,怎么要去抢亲吗?兄弟陪你。”

电话那头,夏辰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俩人在大学里就是铁瓷,虽然这话从对方口中说出一点也不奇怪,但心里仍是暖暖的。

“喂,好好说话行不行?”两个人好长时间没聊天了,陈岁索性放下衣服准备好好聊一会天。

“是不是看我最近好过你不舒心,扰我心情啊?其罪当诛。”

夏辰担忧的声音传来道:“真没事?”

“要说没一点事的话那是假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波澜的,毕竟我绿了人家的老公有点愧疚。”

过了几秒钟后,传来对方大笑的声音,“这话好像确实没毛病。”

“既然你这么想,兄弟我也不劝你了,往前看,也不是说让你忘记过去,就是不想看你这么颓废下去,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难免遇到挫折。

君子报仇还十年不晚呢,对不对?咱们从头开始,等以后在狠狠的打他们脸。让苏晓琪那女人后悔当初欺骗你是多么愚蠢的选择。”

“对,说起来挺嘲讽的,我陈岁虽不曾自命不凡,但有时的确也挺骄傲的,自我感觉良好,最终败到一个女人手里,如今一事无成。”

陈岁躺在沙发上,伸出手指挡在脸上,试图阻止灯光照在脸上,但它好像无孔不入,透过手指的缝隙,照在那张充满疲惫的脸上。

光是抓不住的,雾也总会散的,人总要和自己握不住的东西说再见。

“老三你……唉。”夏辰的声音里带着自责,关于陈岁和苏晓琪之间他也是有责任的,因为两人之所以相识是他女朋友从中撮合的。

陈岁知道他又要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连忙阻止道:“二哥你又来是不是,这事和嫂子没关系,是我们俩的事,别因为我影响她俩关系,还有你和李士杰,你也跟嫂子说说,她看见我都躲着走哈哈。

上次过生日还送我一特贵的手表,我现在就一开滴滴的带这么贵的手表,再加上我这不俗的气质,人还以为我是富二代来体验生活呢。”

夏辰道:“这事我知道,佳涵也给我说过她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总觉得对不起你。”

“行吧,明天我去找嫂子当面好好谈谈,问她是不是要和我老死不相往来。”

“随便你,对了老三再告诉你一件事。”电话里传来夏辰兴奋的声音。

“老子也打算结婚了,公司调我去云海做策划部组长,负责美联集团在云海分公司的策划工作。”

“真的假的?太好了,这样咱兄弟俩天天就能见面了,你也算和佳涵修成正果了,到时给你包个大红包。”

陈岁也是在电话里面恭喜道,从他表情可以看出此时也是非常开心的,兄弟夏辰和沈佳涵长达六年的爱情长跑如今可算是修成正果了。

却在心里感叹着如今同龄人结婚的结婚,忙事业的忙事业,哪像自己如今一事无成。

“红包必须要厚的啊,要不给我带来个弟媳就算你顶红包了怎么样?”

“哈哈,我觉得还是给红包划算,给你准备一大叠一块的塞里面,够厚吧哈哈。”

“你小子,算你狠哈哈。”

时间就这样在两人的欢笑声中一分一秒溜走,挂完电话洗完澡陈岁就躺在床上细数自己上大学以来所经历的事。

经历很简单,大学前两年平平无奇,除了一张清秀帅气的脸,就没有什么值得让人称赞之处。

陈岁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凭自己努力考上北华大学,前两年默默无闻,大一下学期还借了李士杰三千,因为晚上回宿舍骑车把人后视镜给刮了。

饭店做服务员、大街上发传单、烧烤店的传菜员、食堂的刷碗工,闲暇之余接一些简单的策划工作,就这样攒够了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到了大学后两年才真正的展露自己锋芒,谈了一场令所有男生羡慕的恋爱,参加学校策划比赛,各种大奖拿到手软,大四和同学组建工作室赚了人生中真正意思上的第一桶金。

再到后来自己开公司,刚开始顺风顺水,后来和人对赌失败,资金链断裂,被人陷害进派出所待了三天,丧失主动权,导致公司破产,最后女友跟别人跑了……

怎一个凄惨了得。

陈岁躺在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期间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女人帮他修补自己那座破碎的城池,就像一个太阳照亮了他内心深处最黑暗的地方,重新带来了光明,可是当他想走进去看清那女人脸时,梦醒了……只看到一道背影。

“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早晨,陈岁拉开窗帘自言自语道,晚上睡得很好,除了那个奇怪的梦以外。

“这几天不能再偷懒了,争取多跑几单,不然下个月就没钱喝酒了。”陈岁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掐着香烟,样子潇洒极了。

就在陈岁出门不久,自己家对面那间公寓的门终于被它主人打开了。

“以后这就是我苏海的家了。”拉着行李箱的女人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照片里的女人略施粉黛,化着淡妆,也不像其她女人一般对着照片p了又p,只是随手一拍然后又随手发到朋友圈。

不过,虽然只是随手一拍,但依然美得不像话,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双眼皮大眼睛,微烫的刘海遮住弯弯的眉毛,那眉毛像柳叶,又清秀又漂亮。相貌娇美,肤色白腻。

身着粉色的露肩雪纺短裙,腰间的蝴蝶结可爱动人,层层叠叠的蕾丝点缀在美丽的裙子上,长长的卷发披在肩上。

简而言之,言而简之,用现在网上流行的话讲,这女人一看就是高质量女性,绝对的白富美。

这时女人手机响了,看了眼备注,甜甜的说道:“岚姐,我到了哟。”

陈岁的车是一辆二手的奥迪A6,当初从京城落魄的离开,拿着身上所有积蓄买了车子和房子,虽然都是二手的,但好歹在这个城市有了落脚的地方和赚钱的工具。

早上八点左右是一个小高峰,打车的人比较多,陈岁正和坐在副驾驶的一个白领小姐姐聊着半荤不素的天,就见温岚给自己打电话。

滑开接听键,贱兮兮道:“岚姐,想我了?要请我吃饭啊?”

饶是温岚这等成熟知性女性面对陈岁这个臭弟弟也不免头痛,道:“呵呵,说对一半。”

“那就是想我了,对吧。”陈岁斩钉截铁的说道,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后面那句对,请你吃饭。”温岚轻轻笑道。

陈岁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那就是岚姐想我想得吃不下去饭,所以想看着我吃饭,顺便请我吃饭。”

“咯咯。”温岚还没说话,坐在副驾驶的女人终于憋不住了,在那笑,憋的身体一颤一颤的。

这个司机说话太有意思了。

“不害羞,臭弟弟。”温岚和陈岁俩人关系很好,不似姐弟,胜似姐弟,听见旁边有女人声音,取笑道:“新女朋友?”

陈岁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女人,身穿白色职业装,包臀裙紧紧的包裹住臀部,身材不错,只是那脸上化得妆有点浓,至于素颜是什么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露出微笑对旁边女人说道:“美女,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面对陈岁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旁边女人都懵了好吧,这么突然的吗?虽然你长在我审美点上,比较幽默,但你一个跑滴滴的司机,谁给你的自信?

虽然唐突,但没丝毫犹豫的拒绝道:“不好意思啊,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陈岁丝毫不在意,本来就是开玩笑,只是对方这优越感让他很不爽,道:“生而为普通人,我很抱歉,不过咱能下车了吗?下了车再化妆,到地了。”

“哼。”那女人拿起包娇哼了一声,下了车,车门关的很大声。

“这女人不知好歹,错过了当我女朋友的机会。”陈岁单手扶着方向盘说道。

“哈哈。”两人的谈话被电话那头温岚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早就笑得直不起来腰了。

“臭弟弟,你是要笑死姐姐继承我的财产吗?”

陈岁面不改色,道:“岚姐笑多了不好容易岔气,大早上找我什么事啊?”

温岚努力平息了笑意,神秘的说道:“晚上来酒吧,给你介绍个人,有惊喜哦。”

“谁啊?”

“你姐妹。”温岚说完就挂了电话,留下陈岁举着手机在这凌乱。

“我姐妹儿?这是骂人吗?我男的好不好。”

驾驶着车没入车海的长流,高峰期乘客多,路上的车更多,平常一单十几分钟的车程,这时候要半个多小时都不止。

陈岁一早晨也就接了三单,刚去公厕放完水没半分钟,就接到一个新订单,心想这水放得好啊,财源滚滚来。

“永远路666号幸福居公寓南门,好家伙,说不定还是邻居呢。”陈岁看了眼地址自言自语道,他也住在这里。

十分钟后,陈岁开车来到南门附近,就看到离门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道好看的身影,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四处张望着。

干了这么久的滴滴陈岁也有了经验,像这样四处张望还时不时的看手机,一般就是乘客没跑了,而且定位就在这边。

“嗨,美女要打车吗?”陈岁嫌太阳刺眼戴上了眼镜,左胳膊搭在窗框上,装作高冷的样子对着同样带着太阳镜的林晚喊道。

“嗯。”林晚同样高冷的回道,迈着长腿拉开后门坐上去。

“够高冷的,我喜欢。”

只不过陈岁的高冷是装的,林晚的高冷是与生俱来,深到骨子里的。

上车后陈岁按照惯有的流程,确认了地址后便向着目的地前进。

陈岁有个怪癖,乘客上车如果坐在副驾驶位置,他就和对方天南海北的瞎聊。如果坐在后排,除了一些必要的话之外不会随便开口。

陈岁认为既然对方坐在后排,就摆明这个人戒备心强或者不想和你说话,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副驾驶有人。陈岁不是一个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这是原则,而陈岁正好是讲原则的人,尽管这个原则有时候讲得毫无道理。

陈岁开车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后座的女人,这是他的习惯,万一对方是通缉要犯自己岂不是助纣为虐了,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心里面细着呢。

忽然,林晚似是感觉有人偷看自己,抬眼往后视镜一瞥,就这样,两个戴着墨镜的人对视了,眼神一触即分。

陈岁皱了皱眉头,心里总感觉这人很熟悉,但就是想不到在哪见过。

原创文章,作者:小小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0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