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剑》小说章节目录张头儿,陈胖子全文免费试读

白心安在豫州狱当差这一年,除经常见到的张头儿外,从未见过其他四组头头儿的真面目,当然更没有见过狱尉。

据说其他四人都隐藏身份,在豫州城里过着正常人的生活,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不会轻易露面。白心安私下里想,可能是他们怕被报复。

白心安知道,豫州狱的秘密,深不见底。

心思缜密的白心安,还是在这一年中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有三个人常到牢里探视犯人,其中有匡野的父亲匡阖、天香酒肆的薛掌柜以及最近没怎么见过的永安药铺陈掌柜。匡阖经常来探视的是杜威,薛掌柜经常来探视的是蒋老六,许久没来探视的陈掌柜原先常来看望的正是耿钟。

一个月前,耿钟是从不缺酒的,陈掌柜每隔三四日就会来送一次酒菜,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来,也就只能央求着白心安,讨两口酒喝。白心安当然不知,这陈掌柜早已一命呜呼。

白心安对杜威了解很少,这个人沉默寡言,从来不跟白心安说话,每次送饭只是一言不发的接过去。他在牢里并没有什么存在感,总是坐在牢房阴暗的角落中,眼神不好的人甚至都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蒋老六在牢里则比较出名,他不定期撒酒疯在牢里大吵大闹,随后会被五组的人带走,回来之后总遍体鳞伤。蒋老六闹事儿从时间上看没什么规律,但白心安却发现,每次薛掌柜来看望完之后,他就会借着薛掌柜带来的酒把自己灌醉,大闹一场。

没过几日,白心安看到,永安药铺的陈家老者竟然亲自来探视耿钟,只是不知为何一瘸一拐,走路很是吃力,全然不像当初在竹林拦下他的精神矍铄。因不是送饭时间,陈家老者并没有看到当差房里的白心安。约有一炷香的功夫,陈家老者就从豫州狱离开,愁眉不展。

深夜,豫州狱的一间密室坐着五人,站着一人。

站着的人背对着几个人,他是豫州狱的狱尉。坐着的五个人则是各组的头头儿,除了张头儿之外,其他人依旧一身黑衣,面具遮脸。

按规矩,五个组的各个头头儿平时不得相互来往,其余四个人如果除下面具以平常装束走在街上,相互之间如素不相识。

“三个月后,有个叫蜀月宗的修真宗派就要招收一批弟子,你们就要把自己族内十六岁以下的年轻子弟送一部分进去历练,都选的怎么样了?”一直背身说话的狱尉此时转过身,如果白心安在场,定会惊讶,此人正是魏老头儿,现在还正用着他给编的草席。

豫州狱像这样的事每年都有,在狱尉的安排下,五个头头儿会把族里的子弟送到一些他们筛选之后,不怎么起眼的修真宗派里去。豫州虽然不大,但修真宗派其实不少,只是规模都算不上太大。每年,不同的修真宗派都会从凡人界挑选一些弟子,但往往遮遮掩掩。

最近一次要招收弟子的就是这蜀月宗。

豫州城的人们只是大概知道,这世上可能有仙人,至于什么修真宗派则是一无所知。由此可以看得出来,豫州狱并不简单,他们知道的事,远不是寻常百姓所能想象的。

“我们族内符合要求的子弟一共六人。”三组的头头儿回答道。

随后,除张头儿其余各组头头儿都把族内符合要求的子弟数量报了上来,共三十七人。

狱尉魏老头儿看着张头儿说道:“张斜,一年前你全族被灭,已无同族子弟,这次就免了吧。”

“是。”张斜点头。

因全族被灭,张斜索性光明正大的当差,不再隐藏身份,反而是身份暴露之后不再有什么麻烦。张斜一族的被灭,让本就谨慎的各组风声鹤唳,不但藏的更深,面具也从不离身。

而张斜也就此消沉,嗜酒如命。在天香酒肆客房过夜的次数,远比在家的次数多。因白心安的关系,屈灵儿常会让伙计给张斜送一碗温热的醒酒汤。

豫州城的州狱绝非寻常,到底隐藏着什么,寻常百姓不得而知。就连狱尉都伪装成一个老头儿在牢房里度日,可见一斑。

“老五,不管蒋老六怎么闹,你都不要出面,让下面的人去处理,切记!”狱尉魏老头儿叮嘱道。

“知道了。”五组的头头儿爽快答应。

随后狱尉魏老头儿又说道:“那三个人我想你们也都留意到了,他们三个当中,雷铁匠高深莫测就连老夫也看不出他的修为,务必不要主动招惹;陈家老头儿虽然刚刚迈入修仙门槛儿,但他身后的炼血宗神神秘秘,这个人也要多加留意。倒是天香酒肆的薛掌柜让老夫看不透,怎么看都是一个凡人。这几人,包括他们在牢里的耳目,都先静观其变。张斜,你继续让他们随意探视。”

“是。”张斜点头。

天香酒肆,花厅。

薛掌柜恭恭敬敬站在主人身旁,那人英姿飒爽,一身商人打扮,但分明有豪侠气质,正是屈灵儿的父亲屈云舟。

薛掌柜躬身说道:“主人,蒋老六那边儿还是没什么消息,这次又被打得不轻。”

屈灵儿的父亲冷笑:“哼,魏车这个老东西,真是沉得住气。也罢,蒋老六不过是个障眼法而已,你继续隔三差五的去探视,变着花样的折腾就是了。”

“是。”薛掌柜躬身点头。

这时,花厅外传来一声孩子的喊声,打断了主仆二人的对话。

“爹,你看我的新裙子好不好看?”屈灵儿的声音传进来,不一会儿人也进来了,在花厅里转了几个圈儿,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屈云舟。

“我这宝贝闺女穿什么都好看,来让爹好好瞧瞧。”屈云舟一改刚才肃穆的表情,眉开眼笑。

“娘给我做的。”屈灵儿听到父亲的夸奖更是开心。

深夜,屈灵儿睡熟之后,屈云舟与夫人对坐喝茶,此时花厅只有两人,花香茶香交织,味道别致。

“灵儿的衣服做得不错,连我都差点看不出来了。”屈云舟一杯茶入口。

“这孩子越长大,就越难遮掩了。”屈夫人笑着,帮屈云舟添茶。

屈云舟笑道:“我屈云舟的闺女嘛,就该是这等天资,要不是在这鸟不拉屎的豫州,我早就让我这闺女出去震慑震慑那帮老家伙了。”

屈云舟面露得意,像是今日的茶格外沁人心脾。他脸上的表情像是得了一件宝贝又不能示人,心有不甘,颇为压抑。

“衣服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看你还是要抓紧帮灵儿炼化一样贴身宝贝,否则这孩子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咱们后悔都来不及。我听灵儿念叨白家小子的娘给他留下了一个小物件儿挂在胸口。她也吵闹着想要一个项链,不如……”屈夫人看了一眼屈云舟。

“那正好,三日之后我就开始准备。另外,我怎么总听灵儿讲起这个白家小子,上次竟然为了帮这个白家小子找母亲,把铺子里一半儿伙计都打发出去帮着找了,不像话。”屈云舟疑惑不解。

屈夫人对他这位夫君甚是了解,试问哪个当爹的愿意自己的宝贝闺女平日里围着一个毛头小子转?更何况这爱女如命的屈云舟。屈灵儿从降生那天开始,便是屈云舟的掌上明珠,风吹不得日晒不得的宠着,但这孩子偏偏没有骄纵的性子,更是让屈云舟喜爱有加。

“我看啊,咱们家灵儿八成是喜欢那白家小子。”屈夫人说到这,一脸笑意,像是在刻意说给屈云舟听。

屈云舟一本正经的皱眉道:“这白家小子的秉性我倒是非常喜欢,可毕竟是个凡人……”

屈夫人笑道:“都还是孩子心性,咱们也不必太在意,等豫州狱的事一了,咱们还是要回去的,到时候再给灵儿好好物色一个夫君也不迟。”

屈云舟豁然笑道:“哼哼,我倒要看看谁能配得上我闺女,要是对灵儿不好,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陈家老者在耿钟那里一无所获,这豫州州狱铁桶一块。原本一直都是陈掌柜去见耿钟,但陈掌柜被陈留杀死之后,陈家老者一时也没有信得过的人手,只能亲自抛头露面。

陈家老者是一个叫做炼血宗的修真宗派一脉,被安排在这小小的豫州城多年,以血入药虽然是陈家的绝密,但显然还不是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只是这秘密,只有陈家老者一人知晓,甚至连他的孙子陈留也不知情。

那陈掌柜之前每次带回消息,也都是一知半解,他听不懂,只能做一个茫然传话之人,但陈家老者却句句明了。

而匡野的父亲匡阖,每次探视完之后回来,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打铁。白心安问过匡野,为什么匡阖总是去探视那个杜威。据匡野说,那杜威原来是铁匠铺的铁匠,在他三岁之前一直在铺子里帮着打铁,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闹市杀人,被关进了豫州州狱。

匡野的父亲很少提及此人,只是多年来一直定期探望,但次数并不多,远没有天香酒肆的薛掌柜去的频繁。

这豫州州狱,越发神秘……

原创文章,作者:董大别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0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