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剑》小说章节目录张头儿,陈胖子全文免费试读

白心安经常会把在牢里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和事说给母亲听,对那些品行其实不坏,只是迫不得已犯了罪的人,母亲并不排斥白心安跟他们交往。

白心安的母亲是北城郊出了名的温和之人,跟谁都没红过脸。因为娘俩儿都很善良,邻里就颇照顾,有什么好吃的通常会端过来一碗。

据说,魏老头儿也是一个可怜人。年纪大了无儿无女,可偏偏又是一个暴脾气。两年前,在山上摸参,因为山参的归属跟人家起了争执,失手杀了人,才被抓进豫州狱。

熟悉魏老头儿的人都知道,他虽然脾气暴但却讲理,他说参是他的,那就一定是对方胡搅蛮缠。被杀的人是豫州城里的一个混混,街坊们反倒都觉得魏老头儿这是为民除害,私下里为他惋惜。

“娘,汤好了,您喝一点儿,大病初愈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白心安把汤端到桌上,皮糙肉厚的手也不嫌烫。

白心安的母亲坐下来,先给白心安盛了一碗汤,这才自己又盛了一碗。白心安低头闻了闻,觉得一定是好汤,虽然他没怎么喝过好汤,但他就是这么觉着,因为这是屈灵儿给的。看着母亲开始喝了,白心安也端起碗,不用勺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碗。

突然,刚喝了几口汤的母亲浑身发抖,双眼瞬间布满血丝,脸色狰狞起来,随后晕倒在桌上。白心安大惊失色,以为母亲的病又发作了,赶忙站起来要扶母亲,可也两眼一花,不省人事。

约一炷香的工夫,白心安的母亲缓缓睁开眼。她看见白心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可还没等有什么反应,就听见屋子角落里传来一个低沉又苍老的声音:“白香,十几年不见了。”

“大长老!”白心安的母亲顿时清醒了,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哪怕十几年没听过,还是让她有些害怕,这个声音,给她带来过不少心理阴影。

“十几年了,你隐藏起来,苟活在这凡人界,可怎么过成了这般样子,连性子都变了。害得老夫找了好久。”大长老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这个昏暗的房间。

“十多年前,我自封修为和记忆,本想着就在凡人界生老病死的。没想到,还是没能如愿。”白心安的母亲眼神黯淡下来,低头望向地面。

“这孩子的父亲是?”大长老问道。

“凡人界的凡夫俗子罢了,早在这孩子两岁的时候就死了。”白心安的母亲平静的说道。

这白心安母亲口中的大长老,正是刚刚出现在天香酒肆三楼的黑影,他观察了白心安半天,发现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凡人界少年,倒是那个叫屈灵儿的孩子不一般。趁着白心安跟屈灵儿说话,他遥遥一指,点在汤罐上,一丝微不可查的光融入汤中,正是这汤,让白心安的母亲恢复了所有的修为和记忆。

“主人那里正在筹备一件事儿,当中少不了你的禀赋,我这才亲自过来寻你。”黑衣老者盯着白心安的母亲。

“主人有事,白香自当从命,只是这孩子……”白心安的母亲转头看了看已经昏睡在桌上的白心安,面露不舍。

“这孩子由你自己处置吧,凡人根骨入不了界内,没法儿带走。三日之后的子时,老夫在豫州城北门等你。”黑衣老者说完,消失在屋子中,仿佛融入到了屋子的空气当中。

远在铁匠铺的匡阖这时正在擦剑,突然抬起头好像察觉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便继续低头擦剑。

白香把倒在地上的白心安扶到炕上,轻柔的帮他缕着头发。想着这清瘦少年以后一定会是个玉树临风的大小伙子。

十几年前,白香自封修为和凡人界之前的记忆,想陪着这个孩子平稳的度过此生,没想到反而成了这个孩子的拖累,最近一年拖着病体,让这个才十二岁的孩子吃了不少苦。可到头来,还是没有办法陪这孩子走完一生。

这时她想起一件事儿,脸上突然出现生气的表情,这种表情从未在她的脸上出现过,至少村中的人都没见过。给白心安盖上被子,转瞬间,白香出现在了陈家祖宅的院子里。

“谁在这当家?给我滚出来!”白香的声音很奇怪,除了陈家老者,其他人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但都昏昏睡去。

“你是?”陈家老者被声音震得不轻,早已经气血翻涌,走出门来正想看看到底是得罪了谁,可一看是白心安的母亲,顿时诧异,即便是他平日里极深沉的眼睛,此时也遮掩不住意外和惊恐。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我儿子的血都敢收?”白香质问道,显然根本就没把陈家人放在眼里,一句小子早已说明了一切。

白香恢复记忆之后,模糊的想起来,在她服过药半睡半醒时,正是这老者取走了儿子的血。

“老朽多有得罪,不知道道友是哪个宗派,我炼血宗……”陈家老者从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来的这个人他惹不起,不得不上来就搬出自家主脉的宗派。

“什么狗屁炼血宗,听都没听说过。别废话,赶紧把我儿子的血还回来,少一滴,我让你们整个炼血宗从此消失。”白香说话显得非常轻松,但就是让人觉得她说的一定是真。

“老朽这就交还贵公子的血。”陈家老者手一伸,一个白玉瓶子凭空出现在手掌上。

白香看了一眼血瓶,那血瓶瞬间又消失了。陈家老者双眼一亮,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不痛痛快快交出血瓶,恐怕现在他陈家上下已经无人生还了。

“哼!你给我记好了,今日的事不许让我儿子知道,否则会有什么下场你应该很清楚。”白香冷笑一声,转身消失在院子里。

眨眼的功夫,陈家祖宅的正厅全部坍塌,陈家老者跪地不起,口吐鲜血。

恢复了记忆和修为的白香,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显然此时才是她原本的性格。跟往日的温和不同,极其霸道。

白香回来时,白心安还昏睡着。她取出血瓶,里边的血慢慢又回到白心安体内。看着白心安,在凡人界十二年的光阴一下子涌上心头,跟这孩子相处的日子历历在目,让白香泪流不止。她不由的感慨,没想到自封了记忆和修为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温和弱女子,没给这孩子带来一天好日子。

“臭小子,以后不能陪你了,我这一走,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生,再无法相见。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等长大了要娶个好老婆,一定要漂亮,你可不许花心。算了,就算你花心,我也看不到了,管不了。你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行,这凡人啊,没什么不好。哪天遇见一些自称仙人的,一定要敬而远之,那个世界可不好,远远不如凡人的世界好。”白香自言自语道。

白香说着,把别在头上的簪子取下来,用针打了一个孔,随后又打磨的圆润一些,放在手心让它慢慢变小,同时,好像在上边留下了些什么,然后用绳子系在了白心安的脖子上。

“就当是给你留一个念想吧,希望你不会用到。”白香接着自言自语,黯然神伤。

原创文章,作者:董大别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0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