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剑》小说章节目录张头儿,陈胖子全文免费试读

次日,白心安去找匡野,他打算把自己要修仙的事告诉匡野。刚到铁匠铺,白心安就发现正在打铁的匡野他爹黑着脸,面露不悦。

白心安小心翼翼的问:“匡叔,我来找匡野,他在吗?”

“在里屋呢,你去吧,顺便把他放下来。”匡阖言语之间好像还没有消气。

白心安进到里屋,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他看见匡野被捆在屋子中间的一根柱子上,绳子从胸口到脚,绑的结结实实。匡野鼻青脸肿,这时竟睡得正香,口水拉着粘丝一直滴到胸口的衣襟上。

白心安想起昨日和匡野分开时,他神秘兮兮的样子,现在已经猜了个大概。匡野肯定是又打那把剑的主意了,只是不知道这次作出什么新花样儿,把他爹给气成这个样子。在白心安的印象当中,匡野他爹好像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儿。

白心安知道,匡野他爹平日里非常疼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跟匡野在街上玩,匡野看见有个孩子在吃冰糖葫芦,也想吃,可满街找也没找到卖糖葫芦的,估计已经走远。于是嘴馋的匡野上去就问那孩子:“我给你一个铜钱,你把糖葫芦给我吃行不行。”

没想到那个小孩子挺坏,当着匡野的面把糖葫芦上上下下舔了一个遍,然后得意的说:“想吃啊?自己买去。”

匡野的暴脾气一下上来,把那孩子的糖葫芦打落到了地上,孩子哇哇大哭起来。站在孩子不远处的孩子母亲看到这一幕顿时发作。

“你个打铁的小野种,疯了不成?看我不打死你。”那孩子的母亲边说边要过来扇匡野。

白心安看到那孩子的母亲要动手,赶忙上去拉匡野跑,结果他俩每人都挨了两个耳光。

“他娘的,你说谁是小野种?”匡野的父亲听到这边吵吵嚷嚷,发现一个悍妇正在抽自己的儿子,顿时抄起铁锤走过来。

但其实真正激怒他的,是野种那两个字。

“骂你儿子咋了?你看看你儿子,一肚子坏水儿。别说打他了,惹急了老娘连你一块儿打。”悍妇指着地上的糖葫芦叫骂。

“哎呦,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我们匡家有多狠。”匡野的父亲拎着铁锤大声喊。

事后,匡野父亲带着匡野还有白心安,爷仨并排坐在铁匠铺门口。

匡阖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跟你们两个臭小子讲啊,千万别得罪女人,她们根本就不讲理……那嘴叨叨叨跟扔飞镖似的……”

白心安和匡野看着匡阖满脸被那个悍妇挠的血印儿认真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儿,对匡阖的话深信不疑。开始他们以为以匡阖的气势,一定是抡起铁锤把对方脑袋砸个窟窿。后来他们才知道,匡阖从来不打女人,见到稍微泼辣一点的妇人甚至都躲着走,跟耗子见了猫没区别。

“老白,你发什么呆啊,快给我解开啊。”正在白心安走神时,匡野睡醒了,一边说话,一边往回咽刚才流出来的口水。

白心安一边解绳子,一边问:“你又把那剑怎么着了,惹你爹发这么大脾气?”

“我就拿锤子敲了几下,想看看这剑结实不结实,哎你还别说,几锤子下去,啥变化没有。我就说是仙剑吧?”匡野一边松着筋骨一边说,毫无悔意。

屋外正打铁的匡阖听到里屋匡野一副不知悔改的语气,无奈的摇摇头。

“啥?修仙?”匡野突然喊出了声,而且声音特别大,正在打铁的匡阖一愣,手中的铁锤僵住不动。

白心安把张头儿说的关于修仙的事情给匡野讲了一遍,其实他是来跟匡野告别的。匡野从门缝看了一眼他父亲,转头回来轻声细语的跟白心安谋划了起来。看他那样子,显然是比白心安还兴奋。

这一切早就被匡阖发觉了,他只是继续打铁,佯装不知。

转眼间,两个多月过去。白心安发现,最近豫州城里多了不少跟他年纪相仿的孩子,有男孩儿也有女孩儿。通常由大人带着,住在豫州城的旅店当中,个别一些住在百姓家,看样子像是来串亲戚。

“小白,后天就是那个叫蜀月宗的修仙门派来接人的日子,你会被他们带走,去他们那里参加宗门考核,如果过了考核,你也就能正式开始修仙了。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修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张斜一改往日邋里邋遢的状态,很认真的跟白心安说。

白心安很坚定的回答:“嗯,张头儿,我都想好了。”

最近这些日子,白心安每天都会带酒给牢房里的人,几乎花光了他身上所有的钱。他还真有点舍不得一些人。比如身体不好的魏老头儿、三日不喝酒就认怂的耿钟、总是有各种笑话的蔡六、神神叨叨的吴大叔等等。

临走前,白心安尽量编更多的草席,为此熬了不少夜,他希望临走前,把像魏老头儿这样的犯人的席子给换上一遍。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白心安决定带上这个给犯人们送酒的酒葫芦,留个念想,临走时他还特地买了一壶酒,不喝,但却喜欢沉甸甸的感觉。

前两天,他用韧草给屈灵儿编了一个零钱袋,屈灵儿像得着宝贝一样,一直挂在身上。从前,屈灵儿在溜出来跟他和匡野玩儿时,总不忘去薛掌柜那里要些钱抓在手上,给白心安和匡野买吃的,成了她的癖好。白心安和匡野要是不要,小丫头又是装哭又是打闹。

其实,屈灵儿何止是他爹屈云舟的掌上明珠,在白心安和匡野这里照样儿是极尽呵护,豫州城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没谁敢惹白心安和匡野这对儿混世魔王,但他们没少看见屈灵儿对这两人非打即骂,都唏嘘不已。

白心安和匡野那天早就商量好,他俩一起去修仙,但不告诉屈灵儿,否则这个小丫头片子一定也会吵着跟去,听说修真界到处都是危险,绝不能带她。在豫州城里他俩能护着屈灵儿,去修仙就说不好了。

匡野这边,料想自己的父亲不会同意,早就决定瞒着父亲偷偷走。这两个月来他再也没打那把剑的主意,他知道自己走后,就只有那把剑陪着父亲了。匡野每天起早贪黑卖力打铁,哄的父亲特别高兴,时不时的还会喝上几杯酒。

这些年,匡阖特别在意匡野打铁,教起来极细心。好在匡野并不讨厌打铁,有时甚至感觉越打越有精神,几天不打铁还会手痒。

修仙宗派蜀月宗来领人的日子就在明日。

深夜,匡野趁自己父亲睡着之后,蹑手蹑脚的偷偷出了门。还留在桌上一张字条,想来一个不告而别:爹,我去修仙了,等我回来给你带点儿灵丹妙药,保你多活几十年,我走了,别担心我。

连夜,匡野顺着他这些日子跟白心安一起偷偷在豫州城墙脚下挖的狗洞爬了出来,到了白心安家,他们会按张头儿的要求,明日一早在豫州北山脚下碰头。

“老白,没想到啊,咱们也能当仙人了。”匡野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毫无睡意。

白心安也想象着修成一定的境界,就四处去找母亲。这时,白心安家的门突然开了。匡阖推门而入,站在两人面前。

“其实吧,我还真挺舍不得我爹,他虽然经常揍我,但也是因为我老折腾那把剑,平时对我好着呢。还好他身体好,我也能放心些……”匡野根本没听见门响,完完全全沉浸在即将修仙的亢奋中。

白心安却已经看到匡阖站在他俩旁边,赶忙用胳膊肘怼匡野。然后给正在看自己的匡野使眼色,叫他往门口看。

匡野看向门口,发现父亲正在盯着自己,一惊之下竟跳了起来,站在炕上,嘴里磕磕巴巴的说:“爹,你…你咋…咱别动手,这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

“小兔崽子,什么事能瞒得住你爹我?这是咱们匡家的传家宝剑,你去修仙就带上吧,防身用。要爱护,下次回来我要是看见这剑有损坏,看我不打死你。”匡阖说着,把剑扔给匡野。

“老白,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爹还是当我是亲儿子的,我以前一直觉得这剑是他亲儿子。”匡野刚接过剑,娴熟的取下皮套,观摩起来。

“白小子,这把剑给你。”匡阖递过第二把剑,转身便走。

“谢谢匡叔。”白心安这辈子第一次有一把剑,不禁也仔细打量起来。

正打量间,屋外传来匡阖的声音:“白小子,你这把剑,叫白却。”

“白却?哎,我爹怎么没告诉我,这把剑叫啥啊?”匡野看看自己的剑,又看看白心安的剑,然后说:“既然这剑是我家的传家宝,我看就叫大宝吧,大宝剑。”匡野看着手里的剑,喜出望外,他并没有发现,那双幽蓝色的龙眼闪了一下。

要是那些被残垣剑威慑过的修士知道如今这把剑改名叫大宝了,一定会大感意外。

白心安手中的白却,同样没有剑鞘,也是用皮套包裹。

从皮套中取出来,可以隐约看见剑身散发着白光,给人一种秋霜的感觉,然而剑身的纹路上,又全是火焰的形状,霜色的火焰显得与众不同。在剑身与护手衔接的地方,有一处特别的刻纹,方框框起来四个字,像是印章。右侧两个字好像刻意没有刻完,看不出是什么字,而左侧两个字,自上而下写着“白却”两个字。护手通体金色,均匀分布着一些云纹。剑柄看上去像是木质的,但摸着却分明是金属质感,被两个金色的圆环分成三段部分,剑镡与护手颜色一致,形似一盏灯笼。

白心安对此剑爱不释手,丝毫不差于匡野对于大宝的喜爱。

>>>点此阅读《谁人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董大别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0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