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王妃带着系统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贺贤,侯金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后,王妃带着系统开挂了

小说:种田

作者:空江月明

简介:为毛是个开篇就死的炮灰!好在有个无敌农宝网!她只求远离男女主,种田发家把富致……可是,堂妹女主你为啥不放过我?你家那庸才,我真的没看上。啥?你非得说我和那庸才有关系?千万别这么侮辱我的眼睛好不好!“有本王这样的人间极品在,她能看上这样的废物?爱妃,走吧!咱家封地还缺点儿高产种子呢!”

角色:贺贤,侯金玉

《重生后,王妃带着系统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贺贤,侯金玉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后,王妃带着系统开挂了》第1章 贺家大丫免费阅读

腊月初七。

流澜县八里庄杏林村旁边的山上,十来岁的小女娃穿着打满了补丁的薄夹袄,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山路上。

她是贺贤,也是贺大丫。

贺贤是她的名字,贺大丫是原身的名字。

脚上又一次被干枯的杏树枝子扎破,贺贤忍不住嘴角抽搐一下,疼啊!

她悲催的想!

穿越就穿越了,为毛是个出场就死的小炮灰?

这女娃,是一本名叫《农女当自强》的小说中女主的堂姐,也是出场连一章都没活过去的炮灰。

因和女主贺小福起了小冲突,被贺小福的亲哥哥贺大宝推倒摔死的小炮灰。

炮灰的使命是什么?

在挡了女主路的时候、在女主需要的时候、在女主女配起争端的时候、在……一切一切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死!

所以,原身死了!

要说起来,这原身贺大丫真可怜。

死了也就死了,入土为安呗?为啥要丢山上喂野狗?

就在原身的大伯将这女娃丢在山上的时候,她来了。

贺大丫突兀的坐起来。原身的大伯连声呼喊着诈尸跑了,喊都没喊住。

那速度,杠杠的,放在后世,妥妥能参加百米田径赛还能获奖的那种。

被撇下的她只能一面适应这具身体,一面慢吞吞的下山,顺便回忆下女娃的记忆。

冰天雪地的,走在硬邦邦的都是满枯枝败叶的地上,脚底板那个酸爽啊!

更别说,脑袋上那拳头大小的伤口,虽不流血了,还是疼。

寒风吹过,透心凉,透心疼!

忽然,她听到有人喊“大丫?”

是个女声,声音还带着一点颤抖。

这是怕啥呢?

“大丫啊,你还活着?”翠花嫂子问。

贺贤无语,不活着,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不,也不是活着。

贺大丫死了。现在这个芯子已经换成了她贺贤!

花大娘看着贺贤脸色变了又变,十分怀疑的开口:“你大伯咋说你诈尸了?”

贺贤瞬间觉得通透了,难怪,那声音里带着害怕。

脑子飞快转着,背着个诈尸或者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声,穿越过来也没活路。

“婶子……”

贺贤哽咽了一下,脸上愤怒、委屈,一滴泪倔强的在眼眶中滚了好几圈。

“我被大宝哥推倒摔晕了,我奶和我大伯不想为我花钱。大伯还说我活着就是浪费粮食,不如丢到山上喂狗。”

这自是谎话,那贺大丫都死了,上哪儿听这些话去?

但是,抢占舆论先机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她没死,没死,没死!

几个妇人面面相觑。

大丫虽然是个丫头,可到底是三房的独苗苗,贺老三唯一的骨血。

贺老三没了,难道连这点骨血也不能留?

说话又有不少人看到围了过来,短短时间,竟有十多个人了。

“大丫,赶紧家去,你娘只怕担心坏了。”大强媳妇看着贺贤这样,忙说。

贺贤抖抖索索的,一副害怕极了的样子。

看到小姑娘吓成这个样子,妇人们老母亲情怀爆满,争先恐后的要陪着贺贤回家去。

壮胆儿事小,看热闹事大啊。

说起来,老贺家真是好,承包了村子里一年到头的热闹!

每天听着贺老婆子骂人就不孤独!

一行人呼呼啦啦的朝着老贺家宅院外头走去,一路上少不得又吸引些人。

呜呜泱泱的几十个人,才到了老贺家院外,隔着篱笆墙,就看到老贺家热闹的很。

贺老婆子侯金玉正拿着秃头扫帚扯着三儿媳田桂花劈头盖脸的打。

田桂花呜呜咽咽的哭,声音都有些嘶哑了,脸上泪痕斑斑,却执意挣扎着要出门。

侯金玉一张干瘪的嘴里刻薄的骂着不干不净、不堪入耳的话。

老贺家大房里的人在旁边围观,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不过,都闭着嘴巴。

贺老二家的和贺老四家的面上似有些不忍,却一样紧抿嘴唇。

贺贤差不多消化了原主贺大丫的记忆,认出了站在贺老婆子的身后不远处的贺小福,也发现了贺小福眼神中的不屑和难以掩饰的鄙夷,以及一丝痛快。

原主的死明面上看起来是贺大宝的错,可实际上,是贺小福背后做的推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目前贺贤不打算与女主起冲突,免得被炮灰。

这一刻,她更加坚定了远离女主的决心。

正想着,就听到贺小福说话了,声音柔柔弱弱,听起来乖巧无比。

“奶,您别打我三婶了,她也不容易。”

“呸的个不容易,老娘才不容易。一个不下蛋的鸡,白吃我老贺家的,还敢忤逆不孝!”贺老婆子啐了一口,那唾沫带着臭味溅在了田桂花的脸上。

田桂花并不知道女儿已经到了家门口,还在抱着侯金玉的袖子挣扎哀求。

“娘,大丫还活着,你就让我去找她吧。”

“她死了,这个是孤魂野鬼缠身,没看老大都被吓成啥样子了?你敢弄回来,老娘要你的命。”

田桂花的心疼,侯金玉感受不到。

她有十二个孙子三个孙女,贺大丫虽然是大孙女,却不在她的眼里。

她只疼大孙子贺大宝和二孙女贺小福。

长子嫡孙和高人批过命,福禄双全、能旺家的孙女,当然更值得疼。

至于其他的,那是草芥。

“呦,贺家大嫂子这是干啥呢?三里外,都能听见你们家的热闹。”花大婶子拔高了声音说。

贺老娘看到院子门口忽然出现的这么多的人,吓了一跳。

“桂花性子这样绵软,都能被你欺负哭?!”

花大娘说着风凉话,却也是许多人心里真实的想法。

“你是属日头的,啥啥都要看一眼,当自己能普照人间?”被人看了笑话,侯金玉恼了。

侯金玉的一双三角眼冒着怨毒恶狠狠的瞪围观的人,却在这时候看到了站在花大娘后方的贺大丫。

这死丫头,真的活过来了?

她直愣愣的朝贺大丫冲过去,挥手打算打人,却被一旁大强媳妇给挡住了。

“跑我家里来看笑话,咋不闲死你?实在闲,回家抱着老爷们滚炕头去!”侯金玉啐一口骂道。

大强媳妇年轻,看不惯侯金玉打人,下意识的拦了一下,却没想到侯金玉会这么说,臊红了脸,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

其他年纪大些的倒是没啥不好意思,哄堂大笑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空江月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70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