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在上:病娇王爷要逆天》小说章节目录冯将军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妖妃在上:病娇王爷要逆天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徐三三

简介:我特么真的不是王妃啊!南淮月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重生后脑袋进水去敲了寒王府的门。又为了南家,当众一口咬定怀了寒王的崽。从此人情债越滚越大……别动,我就是想还个债而已,我不卖身!等她再遇前世杀手组织。“等等,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重操旧业!”“夫人,你在说什么?”“没……”

角色:冯将军

《妖妃在上:病娇王爷要逆天》小说章节目录冯将军全文免费试读

《妖妃在上:病娇王爷要逆天》第1章 雨夜重生免费阅读

轰隆隆——

阴沉的天空中响起沉闷的雷声,豆大的雨滴很快便在地面上积起了一个个小水洼,再重重砸下,高高溅起。

大街小巷中都是人们相互呼喊躲雨的场景。

只有……

那朱红的宫门外。

一个身材瘦弱,衣衫单薄的女子跪在地上,不知疲惫的连连叩首,大雨打得她脊背弯了又弯,连声音都小的宛如猫叫。

“皇……上,南家,南家断不可能投敌卖国……”

“求皇上,明鉴……”

“求……”

最终,她还是扛不住在一众守卫的漠视中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扑通一声,引来一旁守卫侧目相对。

“哎,这人该不会死了吧。”

“死就死呗,不过是一个叛将之女,现在云国谁不知道她爹投敌叛国,皇上都下旨全家抄斩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被赦免的。”

“唉,管她呢,跪死也算为她爹尽一份孝心了,放心,明天会有人过来拖走的。”

说完,几人便聚在一起讨论着一会换完班去哪里快活,话题逐渐朝着男人那面发展。

……

“杀!”

原本躺在地上昏死的女人突然仰着头大喊一声,差点没有把一旁的侍卫吓得尿出来,几人你推我,我推你,好不容易才选了一个人出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死是活。

“哎!”

“起来!这里是皇宫可不是让你躺着睡觉的。”

被推出来的侍卫不耐烦的踢了好几脚,正好一脚踹醒了她。

唔……

这里是哪里?

她不是进宫行刺狗皇帝了嘛?难道她被谁救出来了?

不对啊,她当时分明看到了无数的利剑朝着她刺了过来,还有禁卫军背后那个男人惊慌失措的眼神。

他……

“哎呦,谁啊!没完没了了啊!”

南淮月还没想清楚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人一脚踹在了小腹上,疼得她立马蜷缩在地,嘴里忍不住哀嚎。

疼,是真的疼。

身体上不仅残留着被利刃刺穿的疼痛感,还有着长时间跪地,被雨水浸泡的虚弱感。

可以说,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好肉。

这时偏偏还有人总要在她耳旁不知死活的挑衅。

“吓老子一跳,大哥,你看这小丫头是不是疯了?”

“家都要被抄了,还以为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小姐啊。”

“哈哈,还在做梦呢吧,还不快滚,说不定还可以看到老爹最后一眼呢!”

……

守卫们越说越过分,对着她指指点点,笑得弯了腰,可南淮月就像是听不到这些嘲笑一样,呆呆的瘫坐在雨地上。

没人知道她现在内心中有多震惊。

什么抄家,什么将军小姐?

他们全家不早在一年前就被那个狗皇帝送上断头台了吗?

怎么会……怎么会……

一个惊世骇俗的念头缓缓在她脑海中浮现。

重……重生……

“告诉我!”南淮月猛的从地上扑起,一把就拽住了守卫的领子,一张惨白的小脸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今天是什么何年何月,告诉我!”

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般,惊得小侍卫当即慌了神,磕磕绊绊的开了口。

“庆……庆云五十二年,四,四月初三……”

“庆云五十二年,庆云五十二年,哈哈……”南淮月低头喃喃自语,没一会便痴痴笑了出来,“哈哈……四月初三!”

就连被小侍卫惊恐的一把推开,重新倒在雨地里,浑身浸满了泥水,她也非但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四月初三!

初三!

她死也忘不了他们南家被满门抄斩的日子。

庆云五十二年四月初四。

这也就是说,她,真的重生了?

南淮月抬头悠悠看了一眼大门正中央上的牌匾,果不其然,上一世的今天,她跪在宫门口苦苦哀求,企图让皇上收回成命,重审南家叛变投敌之案。

瓢泼大雨中,她跪了多久,就磕了多久的头,喊了多久的冤枉。

直到膝盖跪的麻木,嗓子喊得沙哑,磕破了额头,鲜血顺着雨水染红了周身一片,至昏迷都没有看到那一抹明黄身影的出现。

她捂着笑得抽搐的小腹,单手撑地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长时间的跪姿,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这一世,她再不会天真的相信那个被猪油蒙了心的狗皇帝了!

再待在这里,南家必死无疑。

在侍卫的嘲笑声中,南淮月拎着湿漉漉的裙摆一瘸一拐的越走越远,直至完全消失在雨幕中。

她强迫自己以最短的时间接受这个骇人听闻的事实,然后飞快的在心中细数现在可以真正帮助南家逃过此劫的大人。

冯将军?

不行,虽然此人是父亲的好友,可是他为人完全不懂世俗圆滑,早就被皇上一道圣旨发配到边关守门去了。

丞相?

南淮月摇了摇头,这个老匹夫,当初酒宴上吃的满嘴油光的样子,陷害南家的事他没有占一份也就罢了,还指望他救人?

呵……

想来想去,她把最后的希望投到了当朝太子,她的未婚夫身上。

其实,她第一反应想到了就是太子殿下,可是他也是第一个被她排除的。

因为上一世的他,从南家出事到她殿堂上刺杀皇帝,唯一出面的场景,竟然是她想要混进皇宫不得已委身于他的那次。

还未婚夫。

我呸!

南淮月重重的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别说去求他,光是想到他的名字,她就忍不住犯恶心。

可是……

南家的二十一口人命终究是压弯了她的脊背,现在的情况下,或许也真的只有他能出面保上一保南家了。

就在她打算认命,决定大不了再一次委身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她想起了上一世最后看到的那个身影。

厉子沫!

云国亲封的第一位王爷。

她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呢!

虽然现在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看似被皇上遗忘的私生子,可是多了一年重生记忆的南淮月清楚的明白,只要再过上一段时间,这个‘不受宠’的王爷会被皇上捧得多高!

来不及了!

就他了!

南淮月很快下了决定,转头朝着寒王府一瘸一拐疾跑了过去。

因为比起来软弱无能,见色忘义的太子,她此刻内心更偏向那个从未相识的寒王爷。

成败在此一举了。

贼老天啊,既然你选择了让我重生回来,那这一次就发发善心让我赌赢吧。

原创文章,作者:徐三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8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