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大魔王》小说章节目录谢谢陈,道凭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明朝大魔王

小说:历史-金手指

作者:学前班一把手

简介:明朝后期,大明鼎盛的时期即将逝去嘉靖年间,混乱的朝纲,奸臣当道,皇帝政治腐败,虽有无数人才、能人涌出,但依旧无法改变不远的将来明朝这艘大船驶向覆灭宫墨的一次意外,来到嘉靖年间蒙古俺答还没发起“康戌之变”戚继光,俞大猷也还没成为抗倭名将徐阶还没斗倒严嵩,张居正还在翰林当小弟日本没入侵朝鲜,努尔哈赤也还没建立后金。想着把命运捏在手里的宫墨,面对着历史这个庞然大物,序幕拉开……

角色:谢谢陈,道凭

《明朝大魔王》小说章节目录谢谢陈,道凭全文免费试读

《明朝大魔王》第1章 明朝的车免费阅读

嘉靖二十七年(1548)6月

霸州境内的文安县,西有易水,东北有得胜淀,加上作为外地进京的中转站,商业发达,交通便利,非常繁华。

城内一座精致的宅邸外院处,有专门居住着护院家丁厢房。

宫墨躺在床上已经醒来有些时候,脑袋的阵阵刺痛不允许他做过多的思考,撑开厚重的眼皮,大致了看了一下周围,屋内东西全是仿古的样式,没有任何现代电子设备的东西。

心里一惊,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梦境?还是……穿越?

这时候人声从门外传来,由远而近。

“你说昨日阳光明媚,怎么就突然打起旱雷了?”

“是啊,幸好宫墨控住惊马,不然老爷本月诞辰陈酿就全毁了。”

“后面撞的那一下够重的,人头当场昏过去了,不知道现在好点没有?”

“嘎吱”

门应声推开,两名家丁边走边聊一前一后进入屋内,后面还跟着一位郎中。

出于对陌生环境的警惕,本能使宫墨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郎中坐在床边,打了个眼色,示意两名家丁帮扶一下宫墨,方便为其换药。

也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伤势太重,二人刚抬起一点角度,宫墨还没来得及开口喊停又痛得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正午了。

换了药之后,伤势好了些许,大脑也可以正常的运转了。

宫墨伸手摸了一下脑袋,厚厚的纱布包裹着,余光瞟到手指,再望向手背,又猛着掀开被子,大腿上的胎记也没了,紧接着摸摸了某个部位,

一声长吁:“还在还在。”

就是身体都没有了原来眼熟的模样,肤色也有差别。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闭上眼睛,宫墨感觉大脑深处隐约有着一道血槽图像一直在闪动,血槽里面淌着血,血影挥之不去。

心里一沉道:“后遗症?”

记忆充斥进来,宫墨,嘉靖(1530)年生人,未及弱冠,刚满十八,父亲早逝,母亲张氏含辛茹苦带大,做点小本生意供宫墨读私塾,去年院试成绩合格,成为了一名生员,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秀才”,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了。

明朝制度是这样的,秀才有某些特权,见了县长大人可以不下跪,可以免除一人的徭役,但是离当官还差很远。

这样一来母亲免除了徭役,本想日子可以越过越好,但是没过多久,母亲张身体劳疾成病,身体一如不如一日。

为了治病,治病需要钱,宫墨辞去私塾教书工作,进到当地富甲一方的李府当起了陪读兼家丁,辅助家族的少主们读书,偶尔管家会指派点杂活,签下一定期限的卖身契,可以快速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

谁知刚来几日,母亲挺不住病情就撒手西去了。

捋清了来龙去脉,宫墨昨天大概预料到的事情已经坐实,穿越了….

1548年,明朝嘉靖年号!!!

“这是造了何孽?”

“和客户试个驾,速度开快了点,直接开回明朝?”

穿越前名字叫余珂,21世纪新青年,职业为某豪华品牌汽车销售,在一次与客户试乘试驾过程中,违规超速驾驶,为了避让对向新手司机,导致车辆失控,卒。

宫墨犹豫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对准脸庞,心想,梦里不会痛,没错!

“啪!”

一声脆耳的声音响起。

宫墨痛得龇牙

“嗯?”“还在这?”

再来,

“啪啪啪!”

此时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推开,此时站着一个小丫鬟,托盘端着一碗散发着热气腾腾的白粥和几样小菜。

表情呆若木鸡看着这位头上还缠着纱布的仁兄,双掌对着自己脸上极其忘我的练习着失传绝学左右互搏….

托盘跌落在地,食物撒了一地。

“啊!”

“快来人啊,宫墨疯了。”

那名丫鬟急忙转身就跑开叫人去了。

宫墨一愣,这行为确实过于异常,翻身下床,打算出去解释一番。

走出门口,映入眼前的称之为庭院的景象竟无法一眼收底,够大,古色古香园林设计,中央设有凉亭,院中行走的小道由鹅卵石铺砌而成,围合庭院的回廊中的栏杆甚至还雕刻着各式各样的纹路。

“如此大户人家?”宫墨诧异。

环视一圈,目前的位置应该是府邸外院,一般是府内下人居住的地方。

宫墨走下台阶,撇见旁边木桶有半桶清水,俯下身子打算洗把脸,水面映出的倒影映出长相。

脸庞菱角分明,犹如雕刻过般,鼻若悬梁,口唇方正,早年生活不易,神情显得相当坚毅。

对于这世界另外一个自己的长相,目测大致身高,还算满意。

上辈子背负的车贷房贷,加上每日每月业绩压力如梦魇般,朝九晚九的销售生涯早让他疲惫不堪。

在这世界,舒舒服服的做个陪读书童也不是不行。”宫墨强迫内心往乐观方面去想道。

凭穿越前的记忆,有少许先天性优势,找机会混个一官半职,再娶个三妻四妾,岂不美哉?”心中的忿忿也逐渐化解,越想越舒畅,宫墨竟旁若无人笑出声来…..

“陈管家,您看,这幅样子好像病得不轻!”

带着闻讯赶来的管家,小丫鬟指着正在仰天狂笑的宫墨说道。

这名身穿管家服饰的中年男子走近两步,疑惑问道:

“宫墨,你没事吧?”

听闻有人叫唤,宫墨笑声戛然而止,悻悻反应过来,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思索一阵,回应道:

“陈管家,我没事。”

陈管家略微紧张的脸色缓了缓,说道:

“没事就好。”

“小翠,去厨房拿一份饭菜过来。”

“好的,陈管家。”

小翠回应道,走的时候朝宫墨吐了吐舌头。

“宫墨,你这两天就好好休养吧,你的事情老爷爷已听闻,你以后就不用碰这些杂活,好好辅助少爷读书就可以了,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陈管家看着宫墨赞许的说道。

明朝这个是比较偏向文人的,在整个国家社会中,文人墨客大放异彩,独领风骚,在中央集权的朝廷,也是内阁学士独领话语权,仅次于皇帝,甚至有时候皇帝也要避其锋芒。

宫墨作为一名秀才,虽说无任何家族背景,但是在这小县里面,这个年纪里面能考取功名的人中也算是屈指可数的知识分子了。

“好的,谢谢陈管家,有劳了。”

目送其离去后,宫墨陷入沉思,上辈子的一切全部远离而去,父母,妹妹,准备结婚的女朋友,兄弟,朋友…内心一阵绞痛。

罢了,反正怎么活都是活,那就换个活法吧,穿越过来这个世界目前的处境也还算好,没有追杀,没有仇家,也不愁吃穿,先安定下来,走一步算一步。

忽然,脑袋又传来阵阵疼痛。

宫墨一闭眼就能感受到脑中的血槽图像在阵阵放大,像是在提示自己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宫墨心想。

他屏息静下心来,闭上眼睛重新审视了一下脑袋的这个血槽图像。

“咦,血槽上方的空白位置还有字?”

看清血槽上的小字,宫墨瞬间石化。

原创文章,作者:学前班一把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67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